被撑开众人蹂躏捆绑

      事实证明,有时候天赋比努力更重要。

      你全心全意做到最好,可能还不如别ﳇ人随便搞搞。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韩试和高哲在賂互亅相帮助的情况,无奈地得出了结论。

      三天的功夫,韩试基本都花在了练舞上。最后的成果也并不惊喜,虽倅然比起三天前的手忙脚乱,他至少能完整的一次跳完所有动作了。

      只是比起高哲的行云流水,他的舞姿既不灵动,也没多䙵少神韵,只能说靠颜值和身形撑着,好歹能看。

      高哲则ꞷ三天都花在了钻研歌曲上,最后沮丧地发现⮘,唱得还是不如韩试。

      几天相处下来,高哲还䓓发现了韩试的另一个短板,就是在生活事物上无知到了接近白痴的地步,꿑完全不能自理。

      比如换洗衣物,他不知道洗衣机怎么用;被子从来没折⡾过ⰿ,很快成了狗窝。

      关键高哲问过,韩试是真的不会,而不是不愿意做这些琐事,让他一度怀疑韩试可能是一个娇生惯养Ԯ的少爷憤,家里㿶好多矿的那种。

      当时韩试无᪡语极了,不确定地回答:“也有可能是跧几个楼盘?”

      江说起来,他还臌只见过小姨一个,这罢身体的亲人。૿

      第四天,到了正式录制每个练习生的主题曲视频的时候。

      练习生们穿着节目组发的校服式灰色西装,放眼看去,清一色的帅哥,养眼的很。

      100人分别进入对应等级的练习室之中,工쮭作人员和摄ۛ像机早已准备兯就绪。

      A班有8人,韩试不太熟悉,B班20个人,几天一起上课和练习,差不多都认识了,至少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算是点头之交。햩

      其ิ中有个比他还佛系的,任何时候都淡定的很,叫郑乐;榜有个特别喜欢表飏现的ㄟ,叫李青;有个爱插科打诨的,叫宋宇……

      Ә

      导师还没进来,二十个人正有不少在窃窃私语。 㩫 峘 “怎么办啊,我肯폝定不合疐格了!”

      “太难了,舞蹈还好,唱的时候就吃力。”

      “表䑱现太差的话,制作人代ꛤ表会不会骂人啊?”

      “真想先侤看看A班的表演。他们确实很厉害,我挺佩服的。”

      一会儿制作䏎人代表张一星ߏ和几位侾导师퍯进来了,让所有人都踘靠墙站着,中间腾出表演的地方。

      张一星直接宣布考核开始,练习生们自行决定上场顺序。

      练习生们뭠看来看去,有的跃跃欲试,有的面露紧张,就是没人主动第一个站出来。

      韩试也没动,他对顺序不太在意,主要是自信不够,想看看其余练习生的表现如何。

      过了片刻,对着张一星扫过来的不满目光,终于有人走到了中央。不出所料,是李青。

      ⊾李青神色自信,画呄着浓浓䭥眼线的眼睛里斗志昂然,站定后摆了个姿势,给人的感觉就是起范了。

      㰙在不少人的加油声中,他回以礼貌的微笑,然后示意工作人员准备好了。

      伴奏响起,他的表演开始:声音쉎偏高亢,音准无误,舞蹈干净利落,举手投足之间神采聬飞扬。

      整首歌的完成度挺高。

      韩试默默看着,李青虽然很张扬,但实力在B班里确实是很强的。

      他的表演结束,练习生们都鼓掌赞叹。导师们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뫤是否满意。䰑

      第榅二个上场的叫王南,一个有点缇娃娃脸的练习生。他ҵ上场的霷时候表情很忐忑的样子,但一膞表演,还是挺沉着自然的。

      只是表演到了一半的时候,他的踩点突然出现了一个失误䃄,导致后面的动作都抢夠拍了。

      王南一䳃下子整个人都懵住不动了,眼角泛红,巴巴地望着ⵅ几位导师。

      伴䚂奏还在继续,他给导师深深鞠了一躬就跑出了练习室。

      ꅢ 和王南同宿舍的宋宇,还有練一位摄像师ᡱ傅,立马跟着出去了。

      考核继续,敟有表现很好的,也有表演完直接就哭出来的。

      ䷼ 对于꜀一个男生动不动就掉眼泪,韩试依諤然无语。 ۼ

      他看的有ž滋有味坊,如同一个安静的观众,完全没有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的自觉。直到所有练习生都展示完了,高哲瓵隐蔽地悻提醒了下,他才뇣反应过来。

      韩试站到偓练ᮛ习室中间,对着摄像机鞠躬后就随着伴奏开始꼚表演。

      他的声乐部分发挥的还是很稳定出色,李荣的小眼睛都透着赞许;舞蹈则是一言难尽,好几个动作都被他面不改色的模糊着带过了,让柳烟忍不住大皱眉头。

      等他表演完,B班所有练习生的主题曲视频就录制完了,乢导师们马上領开始进入重新评级的环节。

      练习生们则到了难得放松的休息时间,直到晚饭过后,才有ꥮ通知让所有练习生到演播大厅集合。

      一百人在分开了几天之后,再次按照初定的评级站位,密密麻麻地站好。

      ᑓ 大部分人的表情都很沉重,甚至沮丧,估计主题曲的表演做的并不理想。

      制作人代表张一星进来后,拧着眉。他没有寒暄,拿起话筒就说:“说实话,我很奞失望。”

      “首先A班。”张一星紧盯着A班的8个人,语气严肃道:“按照我和导师们的预ྀ期,A级的定位是已经具备了出道的水准,随时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艺人。你们几个扪心自问,你们现在的水平可以了吗?”

      冘站在最前面的A班练习生全都垂下了头,不敢直视张一星的眼睛。

      张一星像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意,韩试在后面偷偷瞄了一眼,也겔不知道他是稇否真的有如此生气。

      像极了在讲台上训话、䝱恨铁不成钢的班主任。

      “还有B班,你们是打算呆在B班就心满意足了吧?”张一星接着道坰,“一㫕百人中最终只有九人能够出道,事实扶很残酷,但也是必然的规则。你们觉得匪按目前的状态,二十人谁有希望挤进去?”

      张一星足足训斥了一刻钟后,各位导师开始点评练习生们的表现。

      声乐导师李荣对韩试比较认可,舞蹈导师柳烟则一丝不苟쨇道:“你的表演其实是放大了你唱功上的优势,而对舞蹈上的不足遮掩。说的好听点,叫扬长避短;说的严重点,就是浑水摸‹鱼。”

      鋐 阜 张一星也道:“想要成为九人团中的一个,还得努力提升。”

      ⦥ 韩试鞠躬道谢。其实他的心态比较咸鱼,对他来说,新奇远远大か过于对出道的渴抯望㹷,毕竟他是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节目곘。

      既然已؁经参加了,认濰真对待,尽力就好,结果倒并不是至关重要。

      反正小姨说的,难家里人似乎看的很开,他至少没有来自外部的压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