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哪个平台视频最火

      黑夜之中遗迹似乎,又再次的陷入沉寂。山続边的树林吹来,清凉的冷风,将原本残酷的一切所掩盖,却盖不过少女的血迹。

      亚弥拿起法杖,依靠着它一步步,走向少女。不出所料,那些血迹纷纷回溯到她的⳰身上,她再踛次站立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谢谢你啊魔法师,我叫丁娜,你叫什么名字?”她伸出手,微笑的ﳮ向他露出自己嘴角的獠牙。

      “亚弥,还有事情办成了,钱该还我了吧?”亚弥握住她的手,一点也开心不㸟起来。

      “钱?什么鯞钱?我不知道ᣉ啊。”她装着傻般,轻微的歪着头。

      “就是那个钱袋里的金币,快还回来。”亚弥不满的说道。

      䃀“钱都给那个老太婆了,我现在可是拿不出一分钱的。”她双手插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蹠“说起来,刚认㒃识别那嫑么小气啊朋友。”

      “你帮助了我,我可以回报你,比钱更好的东西。”

      “毕竟,我,可,是,吸,血,鬼,之,祖。”

      “丁娜·忒修维拉曼唭!”夻她一手叉腰,一手护着前胸,自豪的抬头向上。

      亚弥看着她这副样子,摇뱭了摇头,想着钱也追不回来了,转␣身㫝打算离开。

      ූ“哎!哎!别走啊!我真的很强的。”丁娜跟在他Ⰹ的身后,大声的说道,但是亚弥却并没有理会她。继续往森林里走去。

      “你为什么不相信塮我啊䇊。”她用力的拉住,亚弥的右臂膀。

      亚弥回头看了一眼她,想到刚才的钢铁机械巨蛇,向她问道:“你刚才怎么,没发挥出你的强大实巬力。”

      莉“那是厄运之夜,我的੠能力在那个诅咒,产出的怪物面前,是失去效䐐应的。”丁娜摆了摆手,显鬾得很无奈。

      ”这是最后一个要打的家伙,打完这个诅咒就消失了。“

      됉 箱“现在我可以尽岽情发挥,我的力量。”她向亚弥举着自己小小的儁拳头,仿佛在告诉他自己非常强。”

      就在二人斗嘴的时候,山地的森林之中,传来了铠甲的脚踏声。站在遗迹石壁间的亚弥,阷感受到了一群人的接近。

      夜晚的一片寂静之中,圆月下,风流吹拂起树丛,测露出,䪀阴䢭影下ퟠ的真实面孔。

       足球大小的㟣铁球从树丛的阴影里,被铁链所甩出。随之而来的是无数,带着金色耀光的箭矢。

      铁球砸在亚弥和丁娜所在的位置,在地面砸了一个坑,掀起巨大的尘土。巨大的箭矢则贯穿残破的石墙,击倒了那些摇摇欲坠的石柱。

      身穿铠甲的骑士们,和跟在他们后方的牧师、弩弓手,五十多人,从树丛间跳到遗迹上。

      为首巨大身型的骑士,辟开道路,来到众人ꄞ的前方。拉着手上伸缩自如的铁链,用着嘲笑的语气说道:“果然主动出击,才是王ᑡ道。”

      “比起跟那群家伙,策划如何暗中擒拿,还是这样比较有效。”

      遗迹中的尘土消散,巨大的铁球被丁娜,一指抵住。破碎开的绿袍之下,黑红的裙摆渐渐闪现。原本银白的短发变长,在风中飘荡。单手握住黑红的巨剑扛在肩上,深红的瞳孔,可爱칃的面容之中,透露着狂妄的笑容。 甽

      뀎她轻微的回过头,看向亚弥,向他问道:“如果我把这些人杀了能否,证明我很强?”

      亚弥看着她截然不同的身姿,被问的愣住了。但是一想到ꄆ眼前,未知的骑士和牧师们,正向他们发ⱜ起进攻。自己却没有应对危机,还⑐是微微点了下头。脦

      得到来自亚弥首肯,丁娜褚回过头,黑红的巨剑,转换成了修长的镰刀。撇开那阻挡着她前进的破碎石墙,以及铁球带来的尘埃。朝着未知敌人,霫所在的位置走去。

      大力拉回,铁球的퇠巨大身型的骑士,鏨从野猪铁γ盔的缝隙里,透出闷气。凶狠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破开尘土,向他们走来的红黑洋装少女。

       夜晚下的遗迹早已,失去那些遗留的石壁,被战斗所破坏,只剩下一片石块堆砌的废墟。

      亚弥扶靠在土堆旁,看着那于高大猪头骑士后方的弩弓手装填箭矢,在他们一旁的牧师们则开始咏唱,为那银白的箭头附加光明的属性。

      剑拔弩张的氛围,在遗迹之中持续了一会。等他们看到丁娜来到,离他们将近一百米的位置,荲猪头的骑士就立刻就,重重的跺脚,震荡着地面声嘶力竭的喊道:“箭矢!”

      一瞬间带着金黄光芒的箭头,就如同雨一般向丁娜袭来。被那箭矢疯狂的贯穿身体,丁娜身上的洋装闪耀起燃ꦓ烧໋的焰火,全身被那箭矢所贯穿。

      银謺白的长发坠落地面,但是手中长长的黑红镰刀,抛向弩手萛的位置。被前方的盾兵扛下来,摔落于地面。

      “吸血鬼之祖,랇不过如此,连神圣的遗物,都用不上,就杀⤤死了。”猪头骑士仰天哈哈大笑,将手中的铁链抛给旁边的骑士,自己从腰间取出银制剑,走向那ḣ趟在地面上,被箭矢贯穿的丁娜。

      “被我莱德海姆杀死,是畈你的荣幸。”

      “这个功劳收下躚,我就점可以成为古斯王国的圣阶骑士了。”他舔着舌头变态般,用指头拿捏起少女的尸体,仔细看着那副娇弱的面容,打算一剑捅死她。

      他身后的那些牧师、骑士、弩手们,纷纷向俺他靠过来,打算见证这处决异端的神圣时刻。在这昏ᐋ暗之间的火炬中,所有人都目光都聚向,那긁即将被银剑刺穿的少女。巁

      “神圣的光明与火焰之䮏神艾黎·古斯,请允许我代替您,抹杀这큫邪恶的异端。”说着莱德海姆手中的银剑,就立刻朝着少女的腹部刺去。

      “权能十三,蝠灵涌动。”睁开的红色瞳孔之中,带来着异样的红光。丁ꖛ娜的神情里,充满着不屑。

      骑士、牧师、缗弩弓手,身后的巨大镰刀,化为了黑色的小蝙蝠,飞到他们盔甲的缝隙之中,触及到毛孔下的血液。他们停下了㰁眺望的目光,和惊诧的对视。一个个身体颤抖着,倒在地面上,疯狂抓挠着尸体,发出痛苦的哀嚎。

      而那刺出的银剑,却被丁娜的食指所抵住,发出微微的颤动。莱德海姆的铁盔之下,粗旷的面ꉂ容变的扭鰗曲。

      “你这个恶魔凊···!!!Ѡ”他咬牙切齿之下,内心的恐惧渐渐升起。

      “你说我是恶魔?哈哈哈哈!”她猖狂的大笑着,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从古斯王国那么远,一直追杀到这边。”

      “对于我来说,你们古斯王国的圣阳教派,才是恶魔。”她沉稳的说着莢,右手朸抬起。四周在地面上,颤抖的人群,全部静默般寱爆裂开。他们身上的血浆纷纷,化为道路,流向丁娜的手上。

      巨大的黑红色长剑,如同审判的石板一样巨大。丁娜左手弹开那银色的剑,冷酷神情里带着不屑。

      “权能,二十,寄生。”巨剑竖着砍下来,将那坚硬的铠甲熔断,化为铁水⼧。分䀏割开的巨大身体,被那砍下巨剑分散的血水所吸收。化为一滩,不可明状的混合蠕动生物。

      厚重ꅨ的铠甲,从莱德海姆变的粘稠的身体上,脱落下来,撞击在地面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我不会让你死的,你已经被我下达了命躺令。”

      “如果你无法找到圣阶骑士,你将永远维持,这种不生不灭的状态。”她指头撇一撇,那团粘稠的混合物,就往森林里缓慢的爬鬆走了。

      亚弥看着眼前结束的战斗,和那血腥恐怖的场景,打算就此跑开。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会这么强。但是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只瘦小而又白皙的手,却牢牢的握住他的肩膀。

      “你要去哪里啊~?”丁娜可爱的向他崭露笑容,可是在他的眼中那䤇早已是一个,怪物般恐怖的存在。

      “要不算了,钱我不要了,我先走了行吗?”亚弥苦笑着向她问道。

      “不行,不是说要组队,现在别反悔啊。”丁娜指着他的鼻子,吓得他一点也不敢动弹。

      “难不成你ည是看到刚才的,害怕了?”她收回手,一手护住嘴࢝巴,嘲笑般的看„着庐亚弥。

      “你在说什么,我好歹也是一个魔法师,这种场面见多了。”亚弥强撑着,៭摆了摆먺手。

      “嗯··?那行吧,我们来订쬹契约吧。”她说着手指一ᔩ弹,手中便出现一张,古老的灰色羊皮纸张,上面写满了亚弥不懂的梅洛古文字。

      “组队冒险可以,但是契约就算了吧。”

      “我췥看不懂那些文字,我怎么知道你要对我做什么?”亚弥拿着那张丁娜,递给自己的羊皮纸,看了两眼ཌྷ,就知道是自己所不明白的东西。

      “你疑心病,怎么这么重?”ᗠ

      柩“这样吧,以吾之始祖的名号发誓,如果此契约将对魔法师亚弥,造成损害。”

      “本人丁娜·忒修维拉曼,将在地狱之中不死不灭!”她护着手发起誓言,眼神之中带着认真。

      㢚 亚弥看了看羊皮纸,又看了看丁ꠏ娜带有压迫感的气势,还是将信将疑的变换出铅笔,签下了契约。随着契约的签署,光亮在此间闪烁,契约里飞出,螺旋的蝙蝠与蝴蝶,交融向上飞入黑夜,无影无踪。鶘

       契约随着着螺旋的上升,而渐渐化为了灰烬。丁娜看向亚弥,微笑的蜌向他说道:“现在我们就是伙伴了,你会获得ᰩ来自于我身上一部分的力量。”

      坐 “但是代价则是,你不能够伤害我。”

      멼亚弥抬起左手,看懐着手腕上逐渐浮现的蝙蝠,黑色უ环状纹路。和脑海里的有关,吸血鬼权能的记忆。黑色的双眼认真的看向她,微㔊微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