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直播是什么直播下载

      清顺治二年(大顺永昌二年、大顺二年、弘光元年)六月下旬,西路大顺军由李过、高一功率领,离开湖广西北部的兴山、归州、巴东一带驻地向东运动,兵锋直指远安、当阳及荆门州一带。附近州县风声鹤唳,一夕数惊。高一功带领主力来到荆门州,将之团团包围起来准备四面攻打。李过带领部分人马包围了当阳县,准备攻城。

      荆门古城墙砖石结构,高有一丈六,在州城中不算高大,倒是其城墙外有一道宽阔的护城河,河中有深浅不一的水,最浅处也有六七尺深,人不能徒涉。该城有五座城门,分别是东作门、西成门、南熏门、凤鸣门、北辰门。城池呈簸箕状,东西狭长,东西北三面高,南面低。该城三年前曾经被李自成和罗汝才的农民军攻破,战况比较激烈,四天破城,双方军兵死亡数千人。知州卢学古等明朝官员宁死不降,投水自尽。当时的攻城部队就有高一功,其部将冯养珠也在进攻荆门州之列。

      今年春天,李自成溃败撤离荆襄四府根据地时带走了大部分精兵强将,只给白旺留下了一万多人,每个州府只有几百乃至数千人。阿济格率领吴三桂、尚可喜等率十几万大军兵临荆襄,各地留守的大顺军基本上都接受了阿济格的招降,冯养珠也奉荆门州投降了清廷。此次,高一功主动要求带队来荆门州,也有重新招降冯养珠的意图。

      冯养珠率部投降清廷后不久,就听说闯王蒙难,部队七零八落的消息,不禁为自己做出投降清廷的决定而庆幸。不料想才过了二三个月时间,就听说西路大顺军从川东重入湖广,而且来到了距此仅有四五百里地的巴东一带。他不断收集这方面消息,生怕其找上门来。哪知道越害怕,狼越吓,突然之间,数万大军兵临城下,将荆门团团包围。而且,领兵的就是自己当初的老上司高一功。一霎时,他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在守备府团团乱转。他清楚,以自己手下这三五千兵马抵挡大顺军的进攻,无异于螳臂当车,以卵击石,自寻死路。可是,如果不拼命抵抗,被老上司抓住,又免不了被当做叛徒惩治。

      正在走投无路之际,南门守军拿了一封绑在一支雕翎箭上的信进来,说是刚才有个大顺军射进来的。他急忙展开一看,却是高一功写来的劝降信。在信中说,十分理解你们在强敌压境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自保行动,相信你们以堂堂华夏的七尺男儿,决不会甘心情愿做建奴的走狗,留下千古骂名。希望你们能幡然醒悟,弃旧图新,早日反正,共图大业,青史留名。倘若怙恶不悛,继续与大顺军为敌,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城破之日,必遭严惩。望审时度势,三思而行。

      看了来信,冯养珠那颗悬在空中的心放到了肚子里。老上司的话说到了自己心窝里,对自己当初不得已的行为表示了理解,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和出路指点了迷津。他思索片刻,提笔在手,笔走龙蛇,一瞬时写就一封回信,吩咐备马,拟亲自去城头射向城外。刚刚走出府门,却见知州带着三两个从人慌慌张张跑来,见了他顿时泪流满面。

      冯养珠不由得纳闷,问道:“知州大人,这是为何?请府内说话。”

      哪知道那知州一进守备府竟然哭出声来,说道:“冯守备,本州自信到任以来没有背地里参奏过守备大人,在粮饷上没有亏欠过您。下官是个文官,手无缚鸡之力,大人若是举城以降,请只绑缚本州,勿伤其他同僚。而且,请哀求高将军大发慈悲,不要屠戮我满城生灵。如此。下官纵死九泉亦瞑目矣。”说罢,闭目等死。

      原来,那知州也是降清不久的官员,方才闻报城外给冯守备联络,便料定冯养珠十有八九会向老上司献城。他既没有前任阖府投水殉职的勇气,又不忍一城百姓受乱兵杀戮,便想以一人之死来换取全城平安。所以,不去躲藏,反而主动上门,生怕连累了诸人。

      事情说到了这个份上,冯养珠也不在掖着藏着,把自己写好的信拿了出来让知州过目。见其中有本州知州为官尚可,我斗胆向大帅求情,如果对我当初降清有气,责罚由我一人承担,勿怪他人。职愿以一人首级谢罪,请求保全荆门全城军民不受杀戮。知州“噗通”一声跪倒地上,感激涕零:“下官自诩为人坦荡,未料到守备之品行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早就替下官谋划到了前头。下官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量,罪过,罪过!”

      冯养珠连忙双手将知州掺起,说道:“因下官之故,劳动知州大人担惊受怕,罪莫大焉。既然大人来此,咱们可以演一场‘苦肉计’,我暂时把大人留置府中。将来,大人可以禀报朝廷,就说我武力劫持了大人,做出了叛逆乖张之事,免得大人事后担责。现在,请大人与我在此共同等候,我派人将书信送出城去,直接交给高将军。”说罢,派自己的心腹将佐联袂出城而去。

      高一功看了来信,听他们说了冯养珠的安排,写了回信交来人带回。这边传令各门停止攻城,自己则带了一哨亲军入城。

      冯养珠脱了上衣,背了几根荆条,带了全城将佐迎候在凤鸣门外,见高一功到来,连忙率众滚鞍下马,口称“部下冯养珠等负荆请罪,恭迎大帅莅临,请责罚!”

      高一功慌忙下马,叫道:“冯兄何故如此?本帅未曾怪你,快快请起!”他亲手将其荆条解下扔到一旁,抽出一根箭“啪”地一声折断,高声说道:“今后,高某若待冯兄等人有二心,当如此箭!”

      这一下,在场诸人顿时放了心,纷纷鼓掌叫起好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