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视频平台

      ㅈ灰区位于不夜삄城西部,是不夜城的贫民窟,和印象댐中的贫民皆窟情景一样,这里的居住环境恶劣,几百年前的房屋破破烂烂,垃圾随意摆放在街头巷尾,拥堵街道总能闻到特殊的味道,这是肮脏混乱的区域,代表着城市阴暗面,不光彩事情时时发生땠,另外一个方面这里的治安条瑡件差,相对其它城区时不时有卫兵巡逻,在这里半天你都可能见不到一支巡逻队,衣衫褴褛的乞讨者,蓬头垢面的小孩,横行霸道的混混,总能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就来这么近一个小时时间,因为身边有几位美女作为同伴,不开眼的混混和地头蛇们,以为有人数优势开始了明夺暗抢,即使明知队伍不好惹,身手不凡,依然前赴后继,初衷不改。跟随着引ꕁ路者,七拐릸八拐,解决了一个又一个不长眼的攈麻烦,终于来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大门前。

      “几位大人,你们옿所要找的人就売在这里面,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那么,我的报酬?”引路者右手上下摇动门环,摇摇欲坠的大门,发出刺耳的声音,令人不舒服,声音不大,但也足够让屋内之人听到。

      “给,这是㦜你的报酬,你数数,看数量是否有误。”幸运将一堆铜币交到引路者手中。

      引路者笑面如花,数着铜币,检查成色,口中公式性㻯的说:“哪里,哪里,公子办事,我们放心,既然事情已经办完,小的告辞,后会有期,希望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说着转身离开。

      “乖徒儿,见多了,你就习惯了,各行各业有自己生存法则,记住了,即使你强大如城主,有些可以改,有些只能听之任之,行规不可破,牵一发而动全身。”见幸运对引路者那矛盾的言行迷惑不解,逍遥叹一旁提点幸运。

      “知道了▜,师父,这种地方会有人居住吗ꈌ?”

      “荒山野岭,䂜简单﬈的茅草屋都有輘人居住,这可比那些房屋坚固ꇔ多了,不要小看各大种族的生存能力,尤其是身为最底层民琙众的求生意识,他们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有时候大到让你无法想象,记住了,你现在是一个普通的人,这里不是光明顶,一切存在即为合Գ理。”

      见房屋之内没有动静,逍遥叹对刀剑二人使了一个眼色,䚾高声对着屋内方向喊道:“房屋内的人ꨗ员注意了,我们诚心拜访,有委托任务相商,请大开方便之门。。。十息⍫的时间,十息过后,休怪我们暴力破门了,到时后果自负。”

      “逍遥,我们这是求人办事,宜智取,不宜强攻。”凤冕看到刀剑二人来到门前,諛蓄势待发,有实行暴力倾向,希望逍遥叹三思而后行。

      “天下฀熙熙皆为錒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人重利,緄有利可图之事,为何不做?我们出钱,他出力,两不相欠៧,只是一个交易而已。交易鸦完成之后,江湖不再相见,又何必管他生死。”逍遥叹摀不同意凤冕的看法。

      䰏 “逍遥,你的做法太暴力,对我们此行⠪的目的不利,难怪没有人愿意帮助你。”

      륵“逍遥公子,也许㸤主伇人不在家,我们稍쓰等一会,明天再来拜访吧!时间不急。”

      砆  “三顾茅庐吗?好大的面子啊!司姑娘,这房屋内会没有人?不过是姑娘仁慈,给他面子罢了,真相如何,你我清楚,又何必自欺欺人。刀剑,时间已到,动手吧!”

      㿑 䮇쒠“是,老大。”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原本摇摇欲坠的破门结束了它的使命,溅起了ⁱ无数的尘土,逍遥叹带头进入,幸运等人再一次刷깶新了对逍遥叹的认识。

      “幸运啊,真不知道光明顶为什么让他成为你的师父,败坏门风,有辱师门。幸运,真不知道遇到逍遥,是他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蒂娜摇了摇头,非常人行非常事,而这种非常ㇽ之人常常是疯子,敬而远之뗧是上策。

      “大胆,来者何人?擅闯民宅,可知何罪?”一声爆喝,一道愤怒的身影快速从屋内疾驰而来,携带着无尽的杀气,向前面带路的逍遥叹袭击而去。两道身影赶到逍遥叹身前,一道与袭击之人对了一掌,另外一道主动攻击来者,乒乒乓乓之声不绝于耳。

      “刀剑还不住手,你们这样会败事的。逍遥,这就是你的行事风格?你确定自己求人办事过?”凤冕暗道一声࢖糟糕,现在即使有理也说不清了,这一趟算是白쯰来的。

      “男人之间的事情,女人一边呆着去,惺惺相惜者,打拨一场就好了,这就是不打不相识的来历,刀剑,继续,留一口气,别打死就行,失手慲了也没事,这么不经打的人,留下也没有用。”逍遥叹火上浇油,袭击者心下一惊,再次逼退刀剑二人之后,不进反退,认真打量这一群不速之客。

      “哼!庙小容不下几位大神,请回吧!”

      ᆸ “哈哈哈!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都是钱财惹的祸,没有钱哪来装修的启动资金,你们这些所谓멘的高手啊,一个个自命清高,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难道不知道开门迎客,财源滚滚来的道理。ꃱ”

      “哼!我视金钱如粪土,看富贵为浮云,岂会在意你这些蝇头小利。”

      “一分钱一分货,曾经有人对我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金钱不是万能的,就看你如何运用这钱的能仃量了。我有足够利益,可以打动你,就不知道你的能力能不能让我满意了。”

      뽺 “年轻人,特立独行,不走寻常路是好事,但是别过了奮,否则就是⣟祸事了。”

      “多谢前辈提醒,晚辈记住了。前辈的真实本事如何,晚辈不知道,但是晚琖辈知道一点,籍籍无名如晚辈者,想要让前辈达成晚辈的意愿,剑走偏锋方为正道,否则连一次机会都没有,这些可都是前辈们教导有方啊!”

      “哼!话不投机半句多,开门,送客!”房屋主人说着不再理会众人,转身向屋内走去。

      “无门,又如何开?前辈,你这不是为难晚辈吗?”

      见屋主脚步不停,无回心转嬥意之意,逍遥叹叹了一口气,对刀剑说道:“㢛刀剑,听到了没有?主人已经说要开门送客了,奌但是又不将门打开,作为客人,很是为难呢。”

      “简单,主人不开,我们来开。”

      “放肆,这里是不夜城,你们要湘为自己承担相应的后果。”见厁刀剑二人向屋内大门走去,屋主愤怒阻挡,双方对峙,千奇百怪之人他见多了,如此品德之人,大都来自于世家子弟⴮,看几人的装扮一般,不可能是屈尊降贵之人,他们哪来的底气?

      “恶人还需恶人磨,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前辈,你见惯了世事无常,晚辈也不是三岁小毛孩,本次任务艰险ﴨ,耗时长久,非一般人所能完成,否则我们也不会长셰途跋涉,不远万里来找前辈了。” ៏

      “没兴趣。”房主没有任何犹豫,回答ﴲ的干脆利落。

      “商人无利不起早,为利。。。”

      “平凡人一员,否则你们能在这贫民区找到我,还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

      “非櫟也,前辈,每个人都是为利而来,承认也好,反驳也罢,衣食住行,哪一样不要用钱财开道?没有利穪益之事谁做ⶊ?不是为了襠满足各自的欲望,社༸会又如何进步?”

      “一派胡言,你的这些说辞,近者有各国国主,远者有诸神之城神族,与他们说,强于我百倍,更能解决你所遇到的问题,又何必舍本逐末。”

      “前辈,我怎么从你的语气中感祀觉到一股酸酸的妒뱜忌?前辈,说句不好听的话,若不是太们太远了,鞭长莫及,否则,我们又何必来到你这里?你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更不是褠第一个考虑的选择。。。”

      “哈哈哈!小娃儿,你们要真有那本事,又何必来找我呢?”对逍遥叹的话,房主不屑一顾,轻视之意十分明显。攂 鯪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对方有时间限制,뽚前辈不是最好的选择,从我们得知的情报来看,也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没有时间,送客。”

      “前辈,晚辈表现出了自己强势。。。”

      “欺负我这老弱病残,这就是你所谓的强势?”

      “这里是不夜城,中州混乱之쫍地之一。”

      “哈哈哈!小娃儿,你还知道这里是不夜城啊!那就老实点,少为自己惹些麻烦为好。”

      “年轻人活泼好动,这是我誤们的天性,也是我们的权利,否则的话,又如練何࿓称为年轻人?”

      “荒谬之论,我还是那句话,送客。”

      “我们受人之托,所托之人来自于光明顶。”

      “晚辈幸运,为光明顶。。。”幸运见逍遥叹提示光明顶,上前施礼。

      “这里是不夜天,不在光明顶的管쐳辖范围。”

      “是啊!这里是中州,光明顶等几家独大。”

      “小娃儿,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不,不,只是互利互惠,各取所需罢了。”

      “这就是你们求人的态度?”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有一成不变的政策,只有因人而异的方法。”

      “我要是坚决不接受,难道你们还能将我绑了不成?”

      “老而䳣不死是为贼也,䘡前辈,你多大岁数了,无儿无女,算得上是两袖清风,已经到如此落魄的境地,绑架?你太高抬自己了,这种赔本买卖,我逍遥叹可没有Ἒ任何兴趣。” 迴

      “你们㤩的诚意在哪里?”

      “前辈,山不在高,㭐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我依然还是那句话,送客。”

      “前辈,你可别逼我,否则后果自负。”

      銊 “哈哈哈!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这把老骨头接下就是。”

      “前辈,췛你已经得了骨质疏松症,承受不起我们年轻人的千锤百炼。”

      “哼!多说无益,放马过来。”

      “好,好,好,晚辈记住了,刀剑,关门抄관家欪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