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星直播官方

      阴素冷走到뿉东宫偏殿门口,就听到宫殿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皇儿,近日朝中……ԝ大事,你也……钕”

      “母亲……孩儿……自当……” 㿌

      阴素冷暗暗想道:萧暖和阴臣在宫殿中。他眉头一皱推开宫殿大门,进入到宫殿中,萧暖和陈臣的对话戛然而止。

      坐在龙椅上的萧暖和站立在下首的南夏皇帝陈臣不约而同看向阴素冷。

      阴素冷大踏步走到萧暖的近前,萧暖目视着阴素冷面无表情地说道:“阴公公,你将养好身ꮅ子了?”

      看到这个女人如此,阴素冷心中透出一阵寒顎意,这个女人还是那个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女人吗?用心如此歹毒✩,竟然将自己变成了阴阳人?

      䮈 阴素冷冷哼一声,然后将头颅䇎别过去,不看龙椅上的萧暖。

      而垂手立在阴素冷身边的南夏皇帝陈臣眉头一皱,伸出手指着阴素冷大喝一声:“好大胆的奴才,竟然ꚅ敢跟太后如此无礼?”

      阴素冷的面立马阴沉下来,扭头目露凶色地看着南夏皇帝陈臣,直将自己一双垂落的双拳攥得咯嘣咯嘣直响。

      㔊 “奴才,你…〗…”南夏皇帝虚蛿指在阴素冷鼻头上的딙手指,在轻微地颤抖。

      龙椅上萧暖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一阵震颤,㼖这阴素冷和南夏皇帝陈臣的关系并非一般,陈툩臣实乃是阴素冷的儿子,但是由于诸多缘故,萧暖并ྜ没有将此事告诉陈臣。

      于今日,南夏皇帝陈臣剑拔弩张之势,萧暖或多或少都感觉到自责。

      “诶,”南夏太后萧暖长叹一声,顿了顿说道:“我儿不可如此,阴素冷跟随本宫多年,没有功劳谺也有苦劳,今日唐突,可不必与他计较。”

      䅭 南夏皇帝陈臣扭过头去,愤恨地看着太后萧暖,心中有诸多的不解,这阴素冷不过就是一个奴才,如何又担当起母后亲自在求情,只要他一句话,将这老奴拖出去杀了,这无뀮礼老奴岂不是当场፬殒命了吗?

      南夏太后见此,突然伸出纤纤细手,遥遥指着阴素冷说道:“阴公公,你可到本宫这里来。”

      阴素冷大踏嗻步走到龙椅边上站立。

      즌南夏皇帝陈臣眼见着太后萧暖瞅阴素冷的眼神有些暧昧,心中怒火中烧,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然而着南夏太后萧暖看着陈臣高挑的背影却没说一句话,

      砰,宫殿大门被南夏皇帝陈臣关上。

      阴素冷淡然地看了一眼窗户外气鼓囊囊地南夏皇帝陈臣。然后怒目而视萧暖说道:“你为何如此?”

      “一个假太监淫乱宫闱,此事传将出去,岂不是这普天下最大的丑闻?”南夏太后萧暖冷冷地说着,“如此,我儿如何在皇宫和朝野之上立足?”

      阴素冷眼神一黯,竟然默不作声,毕竟他与萧暖之间的感情,不是一日两日,自小起两人感情笃厚。

      南夏太后看到阴素冷的眼神中有所变化,眼中马上闪烁出两抹狡黠的精光。她随手抓住阴素冷的手放在胸뛪口说道:“今日如此,素冷,你又怎知本宫不心疼?”

      噇南夏太后宛若黄莺씭啼泣一般的声音,声声入了阴素冷的耳,阴素冷冰冷的心仿佛融化了一般,大生生的眼中竟然饱含揥了两圈晶莹剔透的泪光。

      抓着阴素冷的手,南夏太后萧暖从龙椅上站起来,一头扑在阴素冷的怀抱里,然后轻轻摩挲着阴素冷的胸膛,语调轻柔地说道:“如今我们的孩子大了,素冷该安下心来,与我一同见证孩子䯩们的成长?”

      阴素冷默默地点了点䀉头。

      —————————————

      “毒娘子,今日,我看你往那里跑?”

      一声断喝后随即传来叮叮当当兵器交织在一起的声音。

      在兵器交织的声音中,被称作毒娘子的人娇喝着说,“老娘,那里都不去,只想着在这里与你拼命。”

      随着这两声落下,只剩下叮叮当当兵器交织的声音,在洞穴中回响。

      猣 㲆这时斜躺在洞地上的陈禹缓缓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一清楚后됉他心下里立჈刻一惊。

      他处在一处山洞中,山洞外叮叮当当兵器交织的声音,时而在山洞中回荡。山洞里,躺着一具已经被开膛鐦破肚的中年男眡性尸体。

      这尸体死状㐔甚为的恐怖。

      面容狰狞而惨白,灰白的眼睛是瞪凉着的,嘴是长着的,鼻孔和嘴角中有干涸的鲜血,凝固在嘴角和鼻孔下。

      赤裸的长满黑毛的胸膛上在心脏位置上,被锋利的刀豁开一个长长的口子,而在裸露的胸膛中,那心脏却已被掏出,只留下空空胸腔。

      很明显,这人已经死了多时,尸体上熰的尸斑,成条块状显现了出来。

      而就在这具尸体旁边,却有一堆篝火,篝火上支着一口大锅,锅中不知道正在煮着什么,咕咕地从锅口冒着热气。

      在篝火五六米远处,临近山洞深处有一张小桌,桌面上放着一个被破棉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脸的婴儿。

      婴儿的双眼紧紧闭着,面部表情仿佛沉睡了一般。

      陈禹四下里,看了一下山洞的环境,竟见山洞空无一人,ᆪ而山洞外那兵器交织的叮叮当当的响声,却时而传入他的耳畔。

      他试图挣扎娕着坐起,这时才发觉到自己浑身被绳索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只是挣扎着动了一下,陈禹又无力的躺在洞地上。

      这时山洞外兵器碰触叮叮当当的响声,越来越煦清晰,陈칷禹马上装死,仅眯着眼睛,蛉斜视着洞外情景。

      一个中年驼背禖,身穿黑麻粗布衣裳,环眼浓眉,蒜头鼻子,头发蓬乱的男子,手拎着一口黑色长剑,步伐连续闪挪,另一手掐着剑诀,连续挥剑,步步紧逼,将名为毒娘子的少妇一步步逼到山洞内。

      而这名为毒娘子的礵女子,边挥ᷚ舞着一根拐棍笨拙地抵挡,边躲闪着黑长剑刺来的剑锋,边往山洞中退去。

      中年驼背男子见毒娘子力气和身法有不支之态,嘿嘿冷笑着纵身一跃,在空中时双手同时握住黑剑剑柄,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毒娘子劈下来。 㪝

      毒娘子却未躲避这一剑,手举着拐棍,横在了自己的头顶上,当地釢一声响,黑剑剑刃劈在拐棍之上,这겟拐棍咔嚓一声响,随即拐棍的木头外皮脱落,露出一锥状,三刃的黝黑的,奇怪兵器出来ᐵ。

      纵然如此,这驼背中年킢男子的力道也甚大,就在黑剑劈在拐棍之⫻上,强大的力道,却也将毒娘子震出了数步。

      只见毒娘子踉跄着步伐,连续后退了数步,手ꃹ中锥状的兵刃,随之拄在洞地上,当时就在嗡地一声响后锥尖插入岩石中之时,毒娘子才稳住ܯ身形。

      驼背男子一落地,手中黑剑挺举着,剑锋虚指着毒娘子说道:“念在你我师门一场,今日我留你一个全尸。”

      毒娘子嘿嘿冷笑。

      这驼背男子挥着氆黑剑,前行一步,然后侧身从空中跃起,这时他手中黑剑连续挥出,在空中随着他身体翻动,而向着毒娘子劈砍而来了。

      毒娘子看着黑剑挥刺而来,嘿嘿冷笑数声,然后举起手中的三棱锥直迎着黑剑刺去。

      叮叮当当……黑剑和三棱锥碰触在一起,火花四射,黑剑徒ⷃ儿一收,驼背男子反手收剑,又是一剑向毒娘子的脑门刺去。

      毒娘子却不抵抗,手腕一抖,三棱锥挽了一个剑花,徒儿身子﹝横ᑡ纵了一步,然而驼背男子手中之剑却突然横劈而去,直向着毒娘子的脖子劈砍而来。 씐

      毒娘子蹲身歇步,却躲过了劈来的黑剑,趁此时手中的三棱锥横刺而出,直取驼背男子的腋下,驼背男子嘿嘿冷笑数声ꊗ,收剑挥剑如同行云流水,黑剑一闪便格挡在三棱锥的前面。

      当地一声,三棱锥刺在黑剑剑身上,而这驼背男子岿然不动,并借此凎势,挥掌向着毒娘子的面侧拍了过去。

      然而这毒娘子,另一只手腕翻转,挥掌就迎着驼背男子的手掌拍去,砰地一声,两个手掌拍击在一起。一缕黑黝黝的黑芒从两个手掌间腾腾升腾。 阰

      驼背男子冷笑着说道:“嘿嘿……小师妹,五毒教的五毒掌,你到没放下,可惜今日我这当师哥的…嘿嘿…却饶不过你。픐”

      陈禹心中暗暗想:怪不得,在酒家中蒙汗药,原来那伪ﵰ装成老媼的妇人,竟然是五毒教的弟子。

      “废话少说,你这驼子,今日不是你就是我鯝活。”话间毒娘子挥剑一挥,就向着驼背男子的脖子劈去。 撙

      驼背男子瞅着三棱锥,冷笑一声,然后抽身向洞口纵跃而去,毒娘子却不肯就此放驼背男子如此离去,纵着身子,紧跟着追赶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快要纵跃到洞口时,这驼背男子突然长啸了一声,然后就在空中回身,双掌凭空拍了出去,袖口中带出两蓬黑色烟雾。

      空中纵跃的毒娘子惊呼道:“五毒散。”

      “哈哈~”驼背男子狂笑后说道:“小师妹,要不是你当年与师父私夀通,又何必麻烦师哥苦苦追杀你十余年,又何必有今日将五毒散用在你身上。伄”

      鎖 毒娘子却不与他≠说话,只是挥了一下䩡袍袖,将自己的口鼻遮掩住,然后挥出另一⦜掌,打出一道真气出去。

      然后她说道:“当年的事儿,是师父非得要了我的身子,却依漟不得我半分,你这驼子又何必一再苦苦相逼,如今我的心思,只在我那死去的孩儿身上,半点也不想过问五毒教的恩恩怨怨。”

      驼背男子却不与毒娘子说些什么,双目紧紧盯在飞射而来的那道真气上,动作甚为奇怪,只见他飆一双手掌ꭦ虽然收了,但是却并不直接挥掌拍出真气,将飞射而来的真气击散,只是将黑剑放在口中咬住,然后双掌一挥,就拍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这才挥掌虚对着飞射而来的真气拍出。

      令人奇怪的是,在驼背男子的一双手掌上却没有飞射出真气,只在他的太阳穴处快速鼓冒出两个如同鸡蛋大小的包砧来。但是这时驼背男子的手掌上却缓缓出现两个黑色的像是黑雾一样的旋转中的黑影出来。

      砰,真气击打在驼背男子的双掌上,驼背男子身子只是微微震动了一下,同时真气一接触到驼背男子的双掌,就停滞不前,在驼背男子双掌前形成一团快速旋转的芒影出来。

      朓 驼背男子面露狰狞之色,看着自己一双手掌前的快速旋转的光圈口中뎂咬着黑剑语音不详地说道:“小师妹,你休要巧言令色于我,我听师娘说过,是你勾引的师父。”

      “啊~哈哈~”

      驼背男子狂笑时一挥手掌,就将自己手掌前的芒影震了出去,那䈎一፫团芒影快速向毒娘子飞射回来。

      毒娘子眉头一皱,挥出一掌,掌中飞射出一道真气,砰地一声ቝ就打在飞来的真ﮂ气上。

      쐎 此时两人间芒影四射,驼背男子挥手抽出口中黑剑,纵身挺剑向芒影中刺出。

      身影一闪,黑剑便以从芒影中挺刺而出ꎳ,眼瞅着就要刺到毒娘子的面上。

      毒娘子手中三棱锥宛若舞出剑花,一蓬黑影闪出几个虚晃的影像,直迎着黑剑而去,叮叮当当三棱锥ퟰ和黑剑碰撞在一起,火花四处飞溅。

      从未散去的芒影中,突然拍出一掌出来,毒娘子挥掌硬是接住了这一掌,砰地紣一声,两个手掌硬接在了一起,驼背男子却在瞅着毒娘子狡黠的笑时,抖动了一下手腕,在他袖口中一蓬黑䯦色的烟尘飞射出将毒娘子面孔罩住。

      毒娘子翻动了一下ʏ眼白,然后身子一歪,就凄凄惨試惨地念叨着:㺱“上天为何如此不公,我毒娘子先是被师父奸淫,生下一个死娃娃ꈧ,今日又要被同门师兄残害。”

      噗通鸳一声,毒娘子倒在了洞地上。

      然而这驼背男子却未对毒娘子生出一点怜悯,只是仰天哈哈大笑着说道:“师父可享受得…哈哈…我怎能又…哈炧哈…享受不得,今日这洞穴中正好无一人,我也与快活呀!”

      狂笑后驼背男子挥剑将黑剑插入腰间,然后一瘸一拐地向毒娘子走去,只在走到毒珲娘子近前,这驼背男子又瞅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毒娘子说道:“师妹可怨不得我,我也是奉了师娘的命令来杀你,你今日既然必死,何不在临死前了却了师兄的心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