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叶渚

      高杰回去跟邢娘子商量了一下,便找到移民代理,说自己只挑二百青壮,但是得把家小带上,毕竟漂洋过海姘,有家小在身边会比较稳定。

      移民代理答应了下来,但쒁是得走移民贷款,也就是这些人过去之后,必须每月跟银行还办理移民的钱,数量不多,高杰也同意稝了。

      高杰挑选的人员超过一千人以上,待一切程序走完,便分批运送到大员的北ꑶ港,准备在䋭这里接受远洋的适应性训练。

      高杰的这一次海外之行的始作俑者还是社团,这个结쾢果是几方博弈的쒊结果,社团卖给柔囙佛土地后,总觉得不放心,因为柔佛过去的人数太多,全部都是天方教徒,日后要是绿化就不好收拾,南部非洲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虽然社团没햏有领土的要求,但是也不能放任自流,所以便撺掇郑芝豹以保护王ꙶ子殿下的名义安排一支成建制的移民过去,加大吉南部非洲的开发。

      为什么撺掇郑芝豹呢,还是社团不想出钱,而郑芝豹更不想出钱,所以就计划搭柔佛王子殿下的顺风车,让꯺柔佛出一部分钱,社团⬮再搭点,凑足二万银币,作为高杰一޾行人的启动资金。

      柔佛素丹只得捏下鼻子认可这件事,但他有一个担心,怕这个名义上的护卫队喧宾夺主,便要求这支队伍的官长必须是在职的明朝官兵,作为赫赫天朝的在职官兵,总得按规矩办事,不至于欺凌藩国的王子吧。

      但是正经的官兵哪里能抛家舍业历经艰险的去海外几万里外的地方啊,所以这个差使便阴差阳错的럒落在刚刚弃暗投明的高杰身上,其明朝官军的职位还没有捂热,ཚ便被打发到那个不毛之地去了。

      高杰和邢娘子一路从平陆乍坐船到黄河南岸,然后转入涡河再进入淮河,一直到侾扬州,再从扬州转乘海船到达大员,倒没受什么奔波之苦。

      到达大霷员后在淡江港短暂停留,在淡江港期间ꁳ还讟被蘢王启덷山接见了一次,王启山开始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他在高桥提供的一份文件上看见他们的名字,作为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붦,王启山还是比较重视的。

      王启山不但见到了高杰两口子,而且还见到了另时空鼎鼎大䑮名的李成栋,在另时空,李成栋投降清军后,追龑杀了隆武、绍武皇帝,搞了嘉定三嘐屠,手上沾ꖇ满了血,最后又反正重归明朝,在抗清战争失败后落水被淹死,历史上对他的评价非常复杂。

      但在王启䒛山眼里,他现在还是一个和高杰一样的普通璋大汉,在明军中的职位也非常的低,而按照目前긚的历史走向,另时空的历史肯定不会重复了,뭾也许李成栋会成为一个著名的殖民地官员,在南部非洲发挥很大的作用?

      迄 肣而高杰被王启山接见时还有些受宠若惊,主要是大员的状况太让高杰震惊了,淡江比扬州还热闹,淡水河上挤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淡江镇的道路虽弑然很宽广,但路上挤满了人,要是不知道的,以为这是繁华的苏、杭二州呢。

      䫻这里不光有江南쁪过来的客商,还有很多的高丽⦴人、日本人,佛朗机人和红毛夷也不少,他们都是衣冠楚楚的,从他们的神色来看,也非常迷恋此地的人文环ꀅ境。

      “相公,这里的东西又便宜又好用,额们多ໜ买些吧,也不知道额们要去的牚地方,能不能买得到咧。”在见过王启山之后,高杰等人还有时间逛了逛淡江的市场,邢娘子爆发了女子剁手党的天性。

      “刚才王书记给额们介绍了一个商务顾问,先去找找他,王书记说,买什么东西也有讲究,买好了额᧐们还能挣钱哩,可以倒卖给咱们那边的土包子,让他们拿真金白银来换。”高杰连忙压制住邢娘子的购物欲望。

      邢娘子一听,也冷静许多了,接下来她开始好好뿰的考察货物,心里开始想哪些东西能卖上好价钱。

      高杰很快在市场中的一栋建筑中见到了王启山给介绍的商务顾问,待高杰递上王启山的介绍信,刚才还一脸疑惑的顾问立刻换脸,一副笑逐颜开的寧神态让高杰等人心情一松。

      “高长官啊,您说的事情很好办㶑,只是贵部还要ᜱ在北港进行适应性训Ӝ练,等该启程的时候再购买还来得及。”商务顾问满脸堆笑的看솬着高杰说道。

      “王顾问,是不是额们也要买一些农具和牲口咧,过去要种地吧?”邢娘子问道。

      څ “肯定要뿮买滴㷸,Ꜫ但是最开始还是要买些刀枪弓箭、盔甲啥的,得过去先找当ੲ地土人的晦气,找他们贡팂献一些物资,帮你们落脚,待落脚了,再等老弱们过去安居才行。”商务顾问一看就精于此ꁛ道。櫝

      高杰等人一听,啊,原来还是要过去抢才行啊,也是,抢劫是来得最疙快的,为了尽快落脚,使用点턕武力也是应该的。

      “几位计划使用点什么武器装备啊?”商务顾问᫺又满脸堆笑的问道。

      “无非是刀枪弓箭,还得有马匹,这些我们用得㡐比较习惯。”李成栋在旁边说道。

      “嗯,刀枪弓箭是必不可玛少的,但是火铳还是要买一些的,因썽为你们人少,这火铳就是妇女和老人都可以打放,万䤲一有哪个ⴉ不长眼的过来攻打,老弱妇孺覯也能上阵守卫寨子,而青壮可以骑马机动,待敌人疲惫了就可以突袭槃。”顾问说道。

      高杰等人眼睛一亮,对啊,火铳不需力气,只要能装弹开火就行,妇孺以寨子为依托,对付一般的敌人还真没问题。

      “至于这个马匹嘛,你们少量购买乶便是,螖这蓖里买很贵,您要去嬵的地方ꒁ离拉普拉塔大草原不远,那里的马匹很便宜,肯定会有商人띍贩卖到贵地,价格很有优势。”商务顾问又建议道。

      郑明宇翻过大垚西洋到达⿣南部非洲已经是过去一年多的事情了,南非现在已经有了一些人,柔佛王子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只是王子殿下还赖在国中不走,而大洋对面的拉普拉塔草原也满是嘉华商人的活첼动身影,Ė拉普拉塔的牛羊马匹真多啊,本土那边可是一船一船的往回拉。

      如果有需要的话,也有商人会把牲口贩卖到大洋对岸的南非,价⑥格还是相对便宜的,比起从大员万里迢迢的运过去要便宜숄多了。

      “前期为了打仗,肯定急用,所以要买些牲口,后期也不少用呢,种地、打仗都少不了,肯定还要买。”邢娘子算计道。

      “既然要种地,肯定还得买农具种子啊,这一想吧,多着东㨔西要买呢,看来我得组织譛一些家眷诐,成立一个商社才行,专门做生意。”

      邢娘子自言自语的一番话,让高杰等人大为赞成。

      高杰等꯱人下了采购订单后便结束了淡江之行,赶到北港与ꁈ大部队相会,他们的适Ҭ应性训练很简单,就是有人对他们铴进行预备役的常规训练,让他们有一定檎的组织度,还有一些关于拓荒、建筑賒、卫生桽方面的基本操作,让移民能尽快适应当地环境。

      高杰和李成栋等核쐒心人员组织了少量青壮进行了强化训练,他们计划作禲为先ꎤ锋人员提前出发过去打基础,等那边建好住处,准备好物资之后,再把大部队发送过去。

      而邢娘子则因为怀孕便留守在大员,她应该会在生完小孩以后才走吅,她已经怀孕顢五个月了,肚子挺着不小,活动也淭不方便。

      邢娘子以前就在闯王军中管账,管理起后勤杂物尤为擅长,这个一千人的后勤对她来讲根本不算什么,所以高杰对她还是比较放心的。

      随着先锋队适应性训练的结束,一艘从淡江开过来的明珠级无动力风帆船来到北港,商务顾问非常尽职尽责,如约完成了采购清单上的物资采购事宜,并且把这些东西装上了船。

      这些物资中还有二十匹蒙古马,这一下船上可昮就热闹了,人和马都装在Ⳙ同一条船上,这气味Ⅸ可就令人酸爽啊。

      不㼑过高杰죶、李成栋等人都是喙爱马之人,这些蒙古马是马场港出产的,还有一些杂交优势,看起来比明ῤ朝国内的马匹还要俊美一些,让高杰等人非常满意。

      这些马按照一人一匹被包襫干下去了,分到马的人可就必须和马在一起,得日夜照顾马匹,要给它喂食,每天刷马,跟它亲近和橮它说话等,不过漫长的船程足够他们培养好感情了。

      高杰的先锋人员有一百五十人左右,都是孔武有力的青壮,高杰买了十副盔甲,加上之前从军中带来的旧盔甲,能武装三十名枪手,至于刀枪和弓箭,那就全部换新的了,大员产的钢刀可比明朝官兵的刀强多了,还有弓箭,个头比明朝的小,但是出力却一点也不差,品质非常不错。

      剩下的不是经年老兵的青壮,便人手一支火绳铳,前面的适应性训练已经有打放火铳的内容,青壮貐们可以勉强使用。

      明珠级到达北港后的第二天,高杰、胡茂祯、李麞成栋、李本深还有他们的手下登船,船只将航向淡马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