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操b大战

      兽神和놋山神找到大家伙临时暂住的地方的时候,饈大家伙正在享用今晚的晚餐,只是一些普通的野兽烤肉,勉强能够填饱肚子。

      兽神看着大家伙围坐在一个个小火堆䖅前,旁边只是简单用木块搭䲛建的一些小房屋広,根本遮挡不了什么,这样风餐露宿的一幕ޮ,中年人看得有些心疼。

      “二哥,四哥,你们终于来了,快去老首领那边吧,他们等你们很久了!”山神和兽神走过众人葊的身旁,有人췌瞧见了问候了一句。

      “吃完你带几个人今晚守夜!”兽神说道。

      헹 “好勒,保证完成人物!”那年轻人拍拍胸脯道,然后指点了三五个跟自己很熟悉的人一起。

      “哥哥,你回来了!”伊布刚起身,想要抱小天神去睡觉,正好与兽神碰了个面。

      兽神恩的一声,看向她怀里뀉的小男孩,问道:“小家伙睡了?” 

      伊布点点头,想要说点什么,还没有开口,身后的老首领这时候却沙哑道:“兽神,过来这边坐着!”

      伊布抱着小天神侧过身去往临时搭建Χ的房子那,兽神来到老首领旁边坐下䛊,这时候ጁ一直沉默不语的锤神开口问道:“二哥,突破了?”

      兽神点点头,没有在突破这件事上继稃续下去,转口问了一句,“大家都安顿好了吧?”

      “二哥,放心吧,都安顿好膑了,老少妇孺都엃有住所,咱们年轻的,晚上靠树上,躺地上也能睡!”木神道。

      좈 “现在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也不必太过担心,即使有危险,咱们也可以到禁地里面躲着。还有,部落是不能回去了,出去探风的勇士也回来了,房屋和其他一切东西都烧成灰烬了,没有剩留的东甍西。”老首领缓缓开口,说得云淡风轻,依然控制不住脸上的悲༔痛。

      那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东西,说没了就没了,叫人怎么能不心痛,却也无计좮可施,任凭它们化为灰烬。

      “家园没了,咱们重建便是,陨落的勇士,虽然死无尸首,但也要给他们誻立一块碑,好好安慰他们的家人。”兽神道。

      这件事来得太츁过突然趦,兽神一时间还真的没能反应过来,“也许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兽族暴动,大荒世界历练了这么多年,我也曾见识过兽族暴动,但像这次这么大规模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 山神道:“兴许是真的有ꪏ大物苏醒了,若不然它们也不会一个劲儿的往外逃跑!”

      “能够吓跑似人境쫍凶兽的存在,那得是多么恐怖的大物?”木神不敢想象,似人境凶兽就已经够呛了,要是来个更高修为的,还不把这片天给捅破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תּ人,说到底还是咱们太闭塞了,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电外面鍊的世界如何,咱们更不知道!”兽神感慨道ꕺ。

      “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一年多来,咱们失去了很多的同胞兄弟,无一不是死在了大荒‡凶兽手上!”木神愤恨道,为陨落的同胞感到心痛。

      杼 “为了部落,死伤在所难免,咱们祖祖辈辈千百年来,哪一代不是如此,部落想要延续下去,就得流血,就得牺牲!”老首领严肃道。

      “我这不是想说不要做无畏的牺牲嘛!这里确实是太危险了,每天都要跟野兽打交道,命都交给老天爷了,要是哪天运气不好,连我也得被收走了!”木神鼲撇撇嘴道。

      摨“你个臭小子,你要是敢跟其他人也这么说,信໵不信我宰了你!”老首领气得胡子都快立起来了,随手拿起一块木头就要扔过去。

      “我错了,我错了,老首领我就这么一说,哪能跟别人鼓吹这个!”木神缩脑袋,两手自然ꋪ护在前面,连连求饶。

      “少说几句,有些话可不能乱说忆!”兽神轻斥道。

      一旁的锤神摇了摇头,低声叹息,其实木神说的銇没텩错,人族在这个世界生存,每天面临的都是嗜血残暴的大荒凶兽,每一次只有拼尽全力才能有活着的可能,这样的⡾生活,每一天都在上演,说不厌倦,那也是不可能的。

      ⱙ愩“我们这个部落,能够在这里生存上千年之久,属实不易。你们说的我都明白,我族先人何尝没有想过走出这个残酷的世界{,但你们也知道,这个地方太大了,放眼望去,遥无边际,谈离开,何其艰难。”老▒人目光颓然,自己也这么一把年纪了,又没了双腿,出去显然不现实,老骨头也只能埋在脚下的这一片土地了。

      “咱们连这个地方具꒗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东南西北有什㦹么东西更不知道,说起出去,且不说这跋山涉水,花费时间长,累点也就累点,但这拖家带口的,还有其他不少的东西,路上要是遇上个大荒大物,咱们还好说,打不赢可以跑,其他人栖就只能葬身兽腹了。”锤神摊摊手,表示这个想法可﴿行性不高,道阻且跻。

      “三哥说得对,咱们部落老少⻈妇孺居多,行动起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眼下之事᝱,还是䲣想想怎么解决现在的困境。”山神道。

      ꙭ “昏迷的勇士都醒了吗?”兽神问道。

      “除了几个失血过多的还在昏迷状态,其他的都苏醒过来了。”锤神回道,想起他们回来大的那一幕,有些感慨,有些痛心。

      ꑷ“他们と是在什么地方遇픈袭的?”兽神继续问뵆道。

      “好像是在东边的那一片密林,距离进入山脉ⴙ深处的地方还隔着几片密林,他们初到那里的时候便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开始榾的并没뿖有注意,在他们觉察到危险的时候,兽群已经慢慢冲过来了。”锤神道。

      “奇怪的声音,什么声音?”兽神诧异问道。

      “这我还真没问,兴许是某个大物发出的怪音吧。”锤神摇摇头。

      “不会是鼂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山脉最深处苏醒过来吧蝵?”木神震惊道。

      “能够引起兽群暴动的,绝非什么善类ᣗ,不论是外来入侵还是沉睡苏醒,这对裆我们来说都是极为不利的事情。时候也不早了,通知大家몁伙也该休息了,今天先到这,明天再做打算。”不知不觉间,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深夜了。

      쯤 “我去巡逻一番,木神,你推着老首领去休息ƙ吧!”兽神对木燫神说道。

      “二ᤸ哥,我䱘跟你去吧!”山神说道。

      “也罢,那我便去休息片刻!”锤神也感到有些困意,伸了个懒腰就走了。

      木神推着老首领走了之后,山神侽扭过头看着兽神道:“二⎵哥,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情?”兽神有些奇怪,两人边走边谈。

      “二哥,前些日子,我带队出去狩猎的时候,发现了一处脚印,虽然很浅,有些模糊,但是我敢肯定翌,那是人的脚印。”山神现在想起来这件事,依然是一脸震惊Ⴐ。

      “脚印?咱们部落出去狩猎的勇士不少,留下个脚印岂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兽神回了一句,遤丝毫不觉得奇怪。

      “二哥,开始的时候我也뽀是这样认为的,直到后来我发现,有一处脚印较为明显,这跟我们穿的鞋子留下来的脚印并不一样,更何况,往东走的那一片区域,本就是我们极먺少去的地方,平时也只有我带队的时候会去到那里,是不是我们自己人留下来的,我还是ꫝ能够分辨出来的。”

      说着,两人脚뽞下一蹬,踩着一块大石头跳上了树杈,接连着几个相连的动作,夊来到了树梢之上,气定神闲,飘然嫎而立。

      脚下树木通天,笔ᄂ直而上,树与树之间的空地上,星星火堆,穹顶之上,是一轮大줨而圆的圆月,月᝗光柔和,温柔洒下,铺满了整片密林。盽

      这样的一幕,美好得不像话,很容易让人的心安静下来,仿佛在治愈遭遇兽群暴动过后的创伤,一切퀣宛如䢴还没有发生过。

      微风阵阵,非常壮实的中年男人听完了山神的话,内心巨震,“你可知道你现在在说什খ么?”

      “二哥,也许我们应该有更大胆的猜测!”山神同样动容,内心在翻腾。

      “此事你땄还跟谁说了?댱”兽神问道。

      “放心吧,二哥,目前就你我二人知晓此事,这些天我也在反复确认,现在我可以很ᝨ断定,这不是我的幻觉!”山神肯定道。

      “这两天你带我去一趟。”兽神说道,想了想,还是要叫上锤神,蕇要是有突囩发事情,多ꐀ个ﷴ人也多个照应,“也叫上你三哥!”

      “此事要是真的,四弟,这会影响到咱们部落的未来!”兽神道붬。

      “二哥,若是此次兽群暴动与脚印有关呢?”山神更加大胆地猜测,兽群暴动෹要是人族킊所为,这将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倘若真的有人族大能前来这大荒,那会是怎样的实力?”兽神不敢想象,心里更加震惊了,“此事暂且保揙密,莫要传出去。”

      两人默然而立,心里想的却是同一件事,内心一阵躁动,倘若真的有大能前来,必定是为了斩杀大荒大物夺取金贵的兽丹和兽骨,要是能䡤够碰到他们,带上自己的族人离开这大荒世界,这会改写了南荒部落的历史!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