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乱小说录目伦

      ⧨世间有三界,三界有六道——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牲道、恶鬼道和地狱道。道道相向,宛如钟表ꪰ齿轮紧扣密合;层层相接,튺宛如钟表指针周而复始。六道轮回,从未出过差错,直到这一天……ࠧ

      渔夫乔大年在这黄河打了三十年鱼,至今仍是光棍ꀉ一条。“奇了怪了,ꏫ今儿怎么没一条鱼呢?”乔大年抠了抠鼻子正要딱打道回府,却见渔网里躺着一条只有巴掌的鲤鱼,可偏偏不同툌于૙别的
鲤鱼,头顶处生着几片金鳞,“唉,就这一条能干啥啊。”

      탢 乔大年提着鱼回ꉚ到了家,手法娴熟的清理,结果从鱼肚挳子里摸出一颗黑红色的珠子。乔大年吃了一檮惊,又突然窃喜起来:“这珠子不댜会是黑玉的吧,这次可发财了!”乔大年赶紧起身清洗珠子,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엶这珠子ᤜ刚入了水颜色竟然转成了白色,紧接着又慢慢变得透明ૈ起来,里굵面有个小小的黑白交错的影子。

      乔大年拿出珠子,对着光一看,那个黑白的影子突㉮然变成了一张鿄小脸,朝着他阴森森的笑了一下。乔迲大年发出一声惊叫:“这是什么东西?!”手一序滑,䔅珠子应声而落,摔成几瓣,׸里面的影子化成一崊缕黑白交错的烟ﳿ,钻进了乔大年的鼻子里。乔大年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票 施等乔大年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乔大年睁开眼,手按住胸口,脑中用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썴事情,却只是ᯞ一片空白。等等,这是怎么回事?!乔大年猛地坐直了身子,他的肚子竟然鼓的像极了十月怀胎一般。应该是无法接受这么刺激的事情,乔大年眼睛一翻,“扑通”一声,直挺挺的栽了过去。

      랇 好不容易醒了过来,乔大熍年也从惊吓中变成了震惊,他慢慢的起身,并不觉᭔得有什么不舒适,只不过他是没脸出去见人。所蓡幸家里的粮食还够,乔大年也不担心饿死的问题,但他也开始忧愁起来,这孩子……丫的该从哪生出来啊???总不能是从后面……乔大年赶紧晃了笆晃脑袋停止了恐怖鰥的想法。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了乔大年䷔一跳,他生怕自己这副德行让别人看到,哪里敢开门,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甚至把呼吸都忘记了。

      꿪 “我䑲知道你在家,乔大年!给老娘开门!不然我就踹进去了!”乔大年一听这话,立马苦了脸,这大嗓门一听就是檃村头的王寡妇——王艳丽,本来㵟俩人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蹾关系,况且他也单身这么多年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思量再三,乔大年缩在门后面,慢慢打开了门,只探出一个脑袋,小心翼뗝翼的问:“怎么了?”

      “怎么着?过来看看你个老东西,你还不乐意了,是不是藏女人了?”王艳丽用鼻孔瞪着乔大年呜哩哇啦的喊了一堆。说完就撸起袖子要往进冲,乔大年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别……”

       嵤可惜话还没说完,王艳丽已经冲了进去䰜,看㞢到乔大年那鼓鼓的肚子,“啊”一声,“你你你,你有孩子了?”这话刚问完,王艳丽才反应过来——大老爷们儿上哪生孩子去???

      瘿破旧的房屋里,坐着一对中年男女,两人看着彼此,唯一离奇的是男的居然是个大肚子,两人相顾良久。

      终于,王艳丽忍不住了,问道蒢:“这是怎么一篩回事?我活了大半辈子,头一回听텲说男的也能有孩子。”

      乔大孋年摸着脑袋,一副便秘了煮的表情,皱⌲着眉头使劲想了半天,仍然是什么也没硾回想起来,忧愁的叹了口气,说:“唉,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只记得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就已经是这样了。”

      两人又商讨了一番,仍是拿不쳰定主意。乔大年咬咬牙,做了很大的思想斗诛争,终于做出了棶决定:“多少是条命,不管哪来的,车到山前必有路,生!”王艳丽头都大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从哪生?!

      就这样,^王艳丽在乔大年家住了三个多月,每天负箢责照顾乔大年,日子竟也过的有滋有味起来。

      这쉃天晚上,两人早早的上床睡了觉,意外就这样来临了。

      睡梦箵中的乔大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肚子䵍慢慢的扁了下去,随着⠚他的呼吸,一阵黑白交㐎错的烟从他的⼒体内飘出,比起那天刚进去的时候,多了许多。飘出的烟越来越多,渐渐的凝聚成了一团,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宝宝,在他的臂弯里呼呼大睡。璒

      乔大年是被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惊醒的,他睁开眼轝,正巧看到王艳丽捂着眼睛倒在地上韮。乔大年正要起身去扶䩢,全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抱住了自己的胳膊ꈳ,扭头一看㣲,一个肉嘟嘟的小宝宝正紧紧抱着他。

      “妈呀!!!”乔大年发出了比王艳丽还大的喊声,一阵哭爹喊娘过后,发现自己的肚子恢复正常了,心中又不免一阵恶寒,“该不会,是我睡着ꑻ的时候把他漼给拉꼉出来的吧?∯!”他仔细辨别了一下,发现宝宝白白净净,身上并没有污浊之Ꜫ物,这才慢慢松了口气。

      耞 也许是因为不断的尖叫声,小宝宝慢慢睁开了眼睛,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乔大年,嘴里也开始咿咿呀呀。乔大年壮着胆ﰼ子摸了摸宝宝的脸,软绵绵暖呼呼的手感传操来:“嗯,有体温,是个人。”

      紧接着,乔大年把王艳丽搬到了床上,又抱起来小宝宝軍,心道䝾:“也是奇了怪了恡,不哭也不闹。”

      乔大年盯着小宝宝的脸看了半天,琢磨着뚄该给他起个什么名字,毕竟也算是း他的“亲紃生骨肉”,自然要ꬊ随他姓。思前想后,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来的,一醒来就在胳膊上躺着,要不然就叫为“乔臂落㦬”⡝吧?

      “也不妥当,太俗气,不能像我这名字似的。”乔大年摇了摇头,突然眼前一亮,“我这一辈子都是个打鱼的票,也因此捡了个你,就叫你莫乔鄛柏舟吧!”兴许是同意了这个名字,怀里的小宝宝挥蓹了挥手,“咿呀”一声。 뚷

      ⨁乔大年也头一次觉惆得自己这么有文化,满意的点了ꨥ点头。突然,怀里的宝宝开始大哭起来,乔大年一看表,已经到了大中午,该吃饭了。于是,又开始发起蒮愁来,该给这孩子吃什么呢?乔大年四下看了看,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王艳丽,咽了咽唾沫。

      正当乔大年胡思乱想的时候,怀里的乔柏舟可不干了,一口咬住了ᦴ他的ᄦ小红点。

      “啊!!!!”乔大年只觉得胸口一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