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AV

      谈宴西脸退开去,手臂倒搂得更紧,低头去看她,也叫她抬起头来。

      手指碰了碰,她脸颊皮肤微烫,看他的眼睛却格外安静,像雪地里漏下一道月光,诚然是明亮的,但也是微冷的——简直如同方才主动搂他的脊背,投入回应的人压根不是她一样。

      谈宴西哑然失笑,“怎么这么看着我?”

      她摇摇头,很淡地笑,只说:“我在等你说我该走了……”

      “来都来了,还打算走?”谈宴西自然也想到了他们第二回见时说的话。

      “谈总体谅我们这种上班族,明天还要早起。”

      “你说你多没礼貌,”谈宴西声音里三分笑意,指尖无意识摩挲她的耳垂,“跑过来蹭我一顿饭,礼物也没带一份,现在又打算一走了之。”

      “那就只能求你多担待了?”

      “拿出个求人的态度我看看?”谈宴西搂她的腰,两人靠得更近,他很是浮浪地看着她,笑说:“叫我声‘三哥’听听,我就放你走。”

      周弥一下抿紧了嘴唇,片刻,笑说:“我说过我不这么叫你。”

      谈宴西一时无声。

      单从他的表情,看不出来他是不是觉得她这人有些不识好歹。

      但周弥坚持着不妥协。

      片刻,谈宴西手掌轻轻地拊一把她的额头,有些像是安抚小孩子的那种不轻不重的力度。随即站直了身体,“走吧,送你回去。”

      周弥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去拿自己挂在衣帽架上的大衣。

      姚妈走出来,冲周弥笑了笑,问谈宴西:“这就走了?”

      “把人送回去再回来。”

      姚妈高兴得很,“那你明儿打算几点起床?我给你包馄饨吃。”

      “七点吧。”

      “行。”

      姚妈将他们送到门口,谈宴西嘱咐她,“您到点了就直接睡,不用等我。”

      “我现在觉也少。”姚妈点点头,“那你们路上小心。”

      回去的车上,谈宴西很懒散地歪靠着身体,眼睛要阖不阖的,似乎随时能睡过去。

      来回得花去一个半小时时间,原本他可以不用亲自送。

      车无声地行驶了一会儿,周弥再去看谈宴西,他眼睛已经彻底闭上了,呼吸微沉而匀净。

      她偏着头,安静地打量着他。

      夜因寂静而被拉长,从车窗外缓缓地流淌过去。

      不知道过去多久,谈宴西忽然睁开了眼睛。

      沉默地对视片刻,他伸手,将她眼睛一把盖住,另一手拽她坐近些,挨着他的膝盖,一侧身,将她圈在狭小的范围里,再度追问:“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周弥笑说:“你也没说我不准看。”

      她伸手,掰开了谈宴西蒙着他眼睛的那只手,目光越过他肩头,看见窗户玻璃上出现线条状的水渍,“怎么下雨了。”

      谈宴西松了手,她转过身去,往外一挪,额头靠着玻璃往外看。

      是今年第一场春雨,灯光里雨线发着微光,不开窗似乎都能闻到空气里『潮』腥的气息。

      想来,等这场雨过,那树梨花就真的要开了。

      谈宴西无声地看着她,她额头贴玻璃,张眼观察的这动作很有种天真感。

      不过是雨,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

      叫他想到两人第一回见面,她也是坐在车上,扒着车窗看雪,呼了白气在窗玻璃上,还赶紧用手擦去。

      他其实也不是全能弄懂她,比如头几回见面,整一个带刺的状态。

      但认识以后就发现她其实本质很温和,有种超脱年龄的冷静、成熟和克制。

      再熟一些,就能发现她很自我的一面,比如固然经济条件一般,用以日常喝茶的茶杯却一点也不将就。

      再有就是现在,偶尔的孩子气流『露』。

      有时候她的一些心思他能『摸』透,有时候又觉得,她还是捂住了心里的一个角落,捂得很紧,滴水不漏地提防着他。

      谈宴西径自笑了声,抱着手臂,靠着座椅,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也不催。

      好半晌,周弥才回过神,一转头就对上他的目光。

      那么温柔而近乎纵容的眼神。

      她不由地怔了一下,好像外面绵绵的雨一时间浇上了心里。

      车到了路口,靠边停了下来。

      周弥睁开眼睛,有点蒙,看一眼才发现到了,自己脑袋正枕在谈宴西的肩膀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谈宴西方才也睡着了,这时候打了个呵欠,说:“车送你进去?”

      “不用。下了雨那条小路更恼火。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你早点回去休息。”周弥看出来他实在困乏得很。

      说完,便要去拉车门。

      谈宴西伸手将她一拽,“外头还下雨呢。”

      “不大。跑着就回去了。”

      “你给我坐着。”谈宴西按着她的手,笑说,“怎么有时候这么不讲究。”

      前座司机打开车门下去,绕至后方,开了后备厢。

      一会儿,拿了一把长柄的黑伞过来,撑开了,再拉开车门。

      周弥这才弯腰下车了,把伞拿过来,自己撑着。

      正准备走,看见谈宴西从那一侧车门下来了,从车头绕了过来。

      他大衣也没穿,身上就薄薄一件白『色』衬衫,过来接了她手里的雨伞,将她肩膀一搂,说:“还是送你进去。”

      周弥微微怔了一下,“你把外套穿上。”

      “就这么一点路。就当吹风醒酒了。”

      “你酒早就醒了。”

      “知道是借口,还非得拆穿?”谈宴西笑说。

      下雨天,进去的这条巷子格外安静。

      早春料峭的天气,看见沿路的路灯四周像是起了蒙蒙的雾。

      谈宴西搂着她肩膀,雨伞也往她这一侧倾斜,她能感觉到他身上微微的寒意,不由主动向他凑近些。

      心里有种恍惚的情绪。

      谈宴西可真是一个挑不出错的人。

      可能,错就错在他太完美。

      她记得之前有阵子看有个综艺节目,一堆演员去比拼演技,有个导师说,演员最重要的就是信念感。

      谈宴西要是演员,怕就是最有信念感的那一种。

      她很相信,哪怕假如他俩这段关系,只持续到今天的0点,11点59分的谈宴西,都还会做尽他所有该做的事。

      游戏人间,也带着诚意而来。

      到了楼下,周弥一步跳上台阶,对他说:“你赶紧回去,别冻感冒了。”

      谈宴西笑着,却没动。

      周弥也就犹豫了。

      楼上有住户的防盗网上盖了铝制的顶盖,被上一层落下的雨水,砸出闷重而有节奏的声响,滴滴答答。

      好半晌,谈宴西出声:“你觉得我在等什么?”

      “……”

      谈宴西没那拿伞的另一只手,将她手臂一拽,她半只脚掌落在台阶外,身体朝他倾过去。

      抓她手臂的那只手,落下去搂住她的腰。

      他头低下,将靠近时却一顿,只轻轻落一个吻在她嘴角。

      随即松了手,退后一步,笑说:“晚安了,大公主。”

      转身而去。

      周弥还晃神地站在台阶上,久久没动弹。

      他一手抄兜地走进巷里,细而绵的雨丝,白衣黑伞,昏黄的路灯光照亮地上水洼,像一个一个的小月亮。

      周弥上楼开门,程一念和宋满都还没睡,各自待在房间里,忙各自的事。

      宋满抱着手机,躺在床上聊微信,周弥进门,她立即坐起身,“外面下雨了,你打湿没?给你发了好多微信,你都不回。”

      “没有。有事,没注意看微信。”

      “有人送你回来的?”

      周弥没理她,脱了身上衣服,换上一条睡裙去浴室洗脸。

      宋满也从床上起来,穿上拖鞋,走到浴室门口去,站在门槛石上,笑看着周弥,“是不是啊?”

      周弥往化妆棉上倒卸妆水,朝镜子里瞥一眼,“你穿件外套,别着凉了。”

      宋满很不满,撇撇嘴,“人家姐妹都会分享恋爱小心事,为什么你不能。”

      周弥白她一眼,“人家姐姐可不会供你吃喝还替你凑医『药』费。”

      “那我往后管你叫妈?”

      周弥一脚踹过去。

      宋满笑嘻嘻地躲开了。

      周弥洗完澡,简单护肤,回卧室躺下。

      微信上还有些消息要处理,她打字的时候,宋满拱过来,斜躺着,脑袋往她大腿上一枕,仰头看她:“姐,你是真的在跟谈宴西谈恋爱?他是什么来头?靠谱吗?”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课程落下这么多……”

      “你真的好‘妈’啊……”宋满哀叹,“我担心你啊。虽说谈宴西确实条件不错,比窦宇珩也就好了一百倍吧。但我宋小满岂是一封红包就能收买的……”

      “嗯。他还帮你转病房,找专家,陪护一下午。”

      宋满神情严肃了两分,“所以,我们拿什么还他的人情呢?窦宇珩的事情才过去多久,我怕你又难过。”

      “我什么时候为窦宇珩难过过?”

      “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

      周弥顿了一下,伸手拍拍妹妹的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说的哦?”

      “嗯。”

      “那我信你。你肯定是比我聪明多了。”

      周弥笑一笑,“你再熬夜,变更笨,还秃头。”

      “我发量多着呢!”

      各自又玩了会儿手机,忽然听见外头的雨声大了起来。

      周弥放了手机,下床去,掀开窗帘,看见雨水斜打在玻璃上。

      转身,从一旁的梯形置物架上找到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支。

      还是上回顾斐斐给她的,没抽过几支,铁塔猫的红酒爆珠口味,入口有点清凉的口感。

      像是把这微涩的雨夜也吸入肺中。

      她脑袋靠着玻璃往外看,透过雨幕,看见昏暗的巷里,路灯孤零零的立在那儿。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像是宣告她与谈宴西的人生自此正式有了交集。

      她没了一开始的慌『乱』,反倒突然镇定下来。

      左右她没什么可失去的。

      谈宴西想要的,她未尝给不起。

      室内室外的温差,让玻璃蒙上一层雾气,擦去了又弥漫开去。

      她手指最后一次抹出清晰的一小片,再看一眼那条小巷。

      好像还能看见那道白衣黑伞的身影。

      脑海里反复是今天谈宴西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晚安了,大公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