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高新区美女直播

      回到老巷子,那种阴冷与沉闷的感觉再次袭来。

      卓歌虽然是个魔偶,但在感官上同常人没有区别,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她都觉得这老巷子的氛围很是压抑。

      “颜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颜承淡淡回答:“这个地方很特殊,适合我。”

      “特殊在什么地方?”

      “早些年,这里其实是用来关押特殊人群的。”

      “特殊人群?”

      “就是普通司法机关无法惩罚的那种人,比如梦者体系里的盗梦师,判官体系里的阴倌,赊刀人体系里的断死师,很多很多,举个你熟悉的例子就是,猎人体系里的血猎。”

      卓歌惊道:“颜哥你居然知道血猎!”

      “很奇怪?”颜承挑眉。

      “当然啦!要知道那是很多高级猎人都不知道的存在。”她刚说完,转念一想,又释然了。颜哥连“群”这个神秘代号都知道,知道血猎也不意外。

      她略微低头,小声说:“是我见识短浅了。”

      “的确。”

      卓歌一头黑线,颜哥说话真是伤人。

      “是谁负责看守这里呢?”

      “早些年是判官中的司判,不过后来司判一脉出了点事,就由国家监察司接手。监察司把原本关押在这里的人转移走了,这里就空了出来。因为这里还留有司判的叠纸术,跟俗话里的‘鬼打墙’一个效果。即便这条巷子就在闹市里,一般人也根本发现不了,进不来,误打误撞闯进来也只会在原地打转,最后再绕出去,见不着里面的东西,就体现出一个清净,与世隔绝。所以,就有些见不得世面的人住进来。”

      “这是监察司默许的吗?”

      “见不得世面的人,监察司也总得给条活路,不能把人逼急了。直白点说,允许这批人住在这里,比不允许更安全。”

      “哦。”

      “话说回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就连监察司都不知道。”颜承认真看着卓歌。

      卓歌眨眨眼,“猜的。”

      颜承呵呵,“我信了。”

      “哎,其实是我在福音基金会的一个长辈告诉我的。他知道我要来华国执行狩猎任务后,就特意告诉我说知冬市住着位颜先生,碰到大麻烦可以去找他。”卓歌小声说。

      “长辈?叫什么?”

      “费利蒙·埃德加。”

      颜承略微想了想,一个胡子十分浓密的中年男人形象浮现。不过,现在应该已经是个老头了。

      “原来是他。没想到他居然加入了福音基金会。”

      “你们认识吗?”

      颜承点头说:“我在休眠前的最后一个顾客就是他。”

      卓歌眼睛一亮,“颜哥跟博士做了什么交易?”

      “博士?”

      “埃德加博士是福音基金会十二执事之一,分管基金会的古派文学和艺术研究所,代号博士。”

      “原来如此。”

      “怎么了?”

      “当初,他从我这儿交易走的是一本失传的古籍,里面记载了许多神秘侧的东西,其本身也是超凡物。按照你们福音基金会对超凡物的分类分级,应该是2类A级。”

      卓歌知道,在福音基金会建立初期,即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就对超凡物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划分。

      类别分为三个类别,分别用罗马数字1、2、3表示。

      具备实体且具备一定意识的被归为1类,具备实体但不具备意识的为2类,不具备实体的则统一为3类。

      按照对人类的威胁程度、影响水平和价值意义划分为S、A、B、C、D五个等级。

      “A级!”卓歌惊道,“什么书啊,居然能够达到A级。”

      她正是因为很了解这一点,才如此惊讶。在神秘侧,A级又被成为战略级。任何A级超凡物都具备很高的价值,如果能合理使用,往往能发挥战略级的巨大的作用。

      颜承问:“听过血腥玛丽吗?”

      “嗯,16世纪著名的吸血鬼,信仰莉莉丝女王。”

      “那本书就是她亲自撰写的,里面详细记载了吸血鬼的习性、特点、能力表现和不同信仰的吸血鬼的区别,也还有不少吸血鬼势力内部的秘辛。因为记载方式很特殊,是以血族意志所撰写,所以无法印刷,一般人也无法观摩,也就很少人知晓。”

      卓歌嘀咕道:“难怪能被列为A级,里面记载的内容对福音基金会很有价值。想必埃德加博士就是凭借这本书成为十二执事之一的。”

      “或许吧。那本书的确很有意思。”

      卓歌好奇地问:“这么重要的一本书,颜哥为什么要交易出去呢?”

      “我已经看过一遍了,熟悉内容,并且埃德加提出的代价的确令人心动。”

      “什么代价?”

      “一枚纯净的灵魂结晶。”

      “居然是灵魂结晶!难怪了。”卓歌一下子就理解了颜承为什么要交换。

      她虽然不是秘术师,但也知道,秘术师十分耗费资源,尤其是灵魂,对于秘术师而言,灵魂是非常重要的材料。

      不论是制作像二号三号那样的高级秘偶,还是配置稀有秘药,亦或者使用部分秘术,都需要用到灵魂。而灵魂结晶就相当于是很多灵魂提纯浓缩后的产物。

      想到这儿,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储存着“林俊茂”灵魂的眼睛。

      “那颜哥你是怎么弄来那本书的?”

      “交易过来的。”

      “跟谁?”

      “玛丽。”

      “……”卓歌咽了口口水,“颜哥,敢问您今年高寿?”

      “忘了。”

      “……”

      ……

      回到住宅后,颜承并没有直接着手处理刚收来的灵魂,而是领着卓歌进了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个通往地下的通道。

      他们走下去,便到了一个地下室。里面一片漆黑,有一股十分古朴陈旧的味道,不太像那种东西放久了的霉味儿,就是一种历史的味道。

      颜承冲着黑暗轻声说:“开灯。”

      顿时,如同老鼠过道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各个方向响起。接着,一盏又一盏散发着黄白色光芒的壁灯亮起,火光摇曳,使得影子晃动,像是油灯,但又闻不到煤油味儿。

      卓歌朝旁边的一盏壁灯看去,赫然看到每一盏壁灯都有一个手掌大小的小型木偶托着。这些小型木偶没有具体的人形,看上去构造很简陋,就像五根棍子搭在了一起。

      “这些是?”

      “发光人偶,一种低级人偶,还够不着秘偶的层次。”

      “为什么不装电灯?”

      “这里放的某些东西不能见光。发光人偶说着是发光,其实是一种秘术。”

      卓歌并不是很了解。关于秘术师的认识,她基本都是道听途说。只能说以后跟着颜哥慢慢了解。

      卓歌转移目光,朝前看去,立马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了。

      这个地下室很大,比之前那工作室还要大很多,像一个小型图书馆,甚至于一个足球场,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柜子货架。货架上放置了许多物品,各种颜色,各种形状,书籍、珠宝、匣子、工具、罐子、药材……它们静静地躺在货架上,或带着厚重的历史,或带着尘封的秘密,或带着让人不安的神秘,静静地躺在货架上。

      “这是什么地方?”她低声喃语。

      “‘市场’,里面存放着我的商品,一些收藏品以及材料。同时,这里也是你以后工作的地方。”

      “什么工作?”

      “清点、整理、分类、维护、保管。总之,相当于图书馆管理员。而你,”颜承看着卓歌说,“是这一代的‘市场’管理员。”

      卓歌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市场”,咽了口口水,“有……有多少啊?”

      “记不清了,商品应该过万,收藏品,我比较挑,估计只有五百件,至于材料,大大小小太多了,数不清。对了,还有我以前的交易清单、契约也在这里。”

      “这么多,都是我一个人整理?”

      “目前来说是。”

      卓歌深吸一口气,下意识退后一步,颤巍巍地问:“颜哥,你哪儿来的这么多东西啊?”

      颜承笑了笑:

      “世界各地搜罗来的。”

      “你是土匪吧!”卓歌绝望呐喊。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还真的当过土匪啊!”

      颜承不理会卓歌那要死了的表情,边走边说:

      “跟我来,先让你看看怎么结算契约。”

      卓歌望一眼密密麻麻的货架,以及货架上密密麻麻的商品,痛苦地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