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二维码qksp下载

      瞪大了眼睛,看着窗外,谁知道是怎么了,软软的床躺着,也没有了往日夜里都会复发的疼痛,整个人都显得轻飘飘的,但就是睡不着。

      无聊的正在一颗两颗三四颗,数着星星,这时候菱姑娘的声音远远飘了过来:“明天早上跟我一起修炼,明早要是起不来,以后就不用看见我了,还有,我按照你说的弄了副假牙给你,明早来拿。”

      假牙是晚上给菱姑娘做菜的时候才想起来的,自己没了牙齿,吃东西多不方便,虽说之后会有的,但是暂时也得有用的,这才求菱姑娘帮忙。

      躺在软软的床上,身体也不怎么痛了,最近总是在疼痛和酸痒中度过,今天突然间所有的不舒服几乎都消失了,怎么反而觉得不舒服了呢?难道说……我习惯了这个疼痛的感觉?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我是个M???

      这绝对不可能!

      既然睡不着,还是出去溜达一会吧,还记得下午看到院子里好像有个很大的躺椅在那,位置应该是在菱姑娘的窗下,正好还有事要问问她。

      披着自己的大衣,拿着自己的手杖,推开门,走了出去。

      哒……哒……哒……

      手杖点在石板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异常的响亮。

      当我行走到大摇椅边上的时候,菱姑娘好像再也忍受不了了,从窗子探出头来,手里还有一本书,冷冷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啥,其实我有些睡不着,正好有些问题还想请教一下,要不我也不能来打扰你。”

      菱姑娘没说什么,不过看起来显然被打扰了看书,心情不佳,只是没有发作,看着我费力的爬上了摇椅,又挑了挑眉,还是忍着没说话,就在她以为我要问的时候,只听得摇椅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呼噜声……

      睡着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因为实在是睡的太死了,好像好些年没睡的这么安稳过了一样。

      凌晨的时候,我还在美美的做着梦,突然被人一脚从摇椅上踹了下去。

      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踹我的人,不认识,根本没见过。

      又扫了一眼自己被踹的部位,一条腿已经缩进腹腔了一大半,另一条腿也是弯曲的不像样。

      现在我的肉体已经好了一半了,伤口都已愈合了,只是损失的精血还没弥补回来,外形上看有些像个几十岁的老头。

      虽然受到的这点疼痛跟愈合伤口时候的疼痛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但还是让人很不爽的,人家主人家都没说什么,你在这充什么大瓣蒜!

      摸了摸手杖,握在手中,躺在地面上直了直弯曲的腿,拄着手杖站了起来,一把将缩入腹腔的腿拽了出来。

      看着对面的那个人,慢慢走了过去,手杖点着地板哒……哒……哒……

      在距离他两步远的位置站住:“合适吗?”

      他看着我,笑了笑:“你说了可不算,那可不是你该躺的位置。”

      我看了看他,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打不过就认怂,打得过就弄死你,这没什么道理好讲,自从受过那样的伤之后,看到过自己像肉摊上的肉一样,我觉得自己没变得像个变态已经是自己素养很好了。

      手杖点着地板,还是清脆的哒哒声响,默默地回到了屋子里。

      没去管外面发生了什么,菱姑娘可能也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也没听见他们俩的交谈,就在屋子里轻轻的摸着手杖,等着菱姑娘叫自己。

      果然,过了一阵,菱姑娘的声音就响起在耳边:“出来吧,先吃点东西。”

      推开门,还是熟悉的菱姑娘。

      不熟悉的是院子里桌子上的早餐,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烤肉?

      谁家大早上吃这玩意啊!

      “昨晚你做的不错,但是也不能叫你小瞧了我们世界的手艺,这可是我最拿手的菜了,肉质松软,鲜嫩多汁,一般人可没这口福的。”菱姑娘给我介绍着。

      走到桌边,看着桌子上的肉,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但是不吃就是不给菱姑娘面子,那就是瞧不起她,而且没听说这是菱姑娘亲手做的吗,不吃?不合适吧?

      轻轻的撕下一小条,看了看没什么配菜,也没什么蘸料之类的,忍着油腻的感觉塞进嘴里。

      滋味倒是真的不错,但是真的不适合早晨吃这东西,太油了,哪里是什么鲜嫩多汁,那是油脂四溅。

      吃了这一条之后实在是下不去口了,在菱姑娘不是很友善的目光下,端着肉走进了厨房。

      要说我最喜欢的早餐,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一碗温热的大米粥,配上油条两根,外加一小碟咸菜,但是现在明显没有这个条件,而且时间又紧,天知道菱姑娘能不能忍住怒火。

      目光扫荡了一下,看到了一个袋子,里面隐隐有些白色被我看到了,是面粉吗?

      探手进去,捏了一点,嗯,不错,确实是面粉,不错,就是你了。和了点面,放在一旁让它反醒一下,动手片了些烤肉下来,只挑内部的肉,油脂多的地方也片了少许。

      蔬菜就根本没见到,可能那个世界就没有吃蔬菜这种习惯,不过幸运的是大葱还有两根,将就用吧。

      葱切葱花,只要绿的部分,葱白部分切丝,绿葱花只是为了好看一些而已,起锅,把片下来的肉油脂多先下锅。熬出点油来,加入葱花,再下瘦肉,炒了一会之后,加入葱丝,再翻炒一会,加入清水没过肉的表面,加入适量盐,咕嘟一会就可以了。

      看了一下自我反醒的面团,看来反醒的不错,擀成一个厚度相当的面皮,表面加了一层干面粉,防止粘连,一点点卷成一个卷,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切成条,备用。

      看了一眼刚才烧着水的另一口锅,不错,时间拿捏的死死的,已经开锅了,下入面条,用筷子打散面条,只再需要几分钟时间就差不多了。

      准备了两个空碗,一个大碗,一个大盆,大盆之内装有半盆的凉水,先把两个空碗拿了出去,摆在桌子上,故意没去看菱姑娘的表情,回来把肉卤盛进大碗,没有端出去,放在了一边,面条已经煮好了,捞出来放进大盆里,端着就出去了。

      菱姑娘生闷气已经好久了,看见我端了一盆这个出来,顿时气就压不住了,你这个能比我的烤肉好吃???

      抽了抽鼻子闻了闻,没闻到什么香味,指着我:“把我的肉拿出来去!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这个东西的!”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又回到了厨房端出了菱姑娘的烤肉,还有我的肉卤,回厨房的时候我顺手带走了一副碗筷。

      带好菱姑娘做的假牙,不得不说,做东西这方面她真的很拿手,做饭除外。

      菱姑娘默默的啃着她油腻的烤肉,看着我风卷残云一般吃着面条,忽然想尝尝,本来白白的长条看起来没什么食欲,可是加上那碗碎肉之后,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我其实根本吃不了多少,现在吃一碗已经是极限了,现在身体还在恢复状态,吃多了油腻的东西会增加身体负荷的,只不过习惯了这么吃面条,这一碗面条楞是吃出了气吞万里的感觉。

      吃完这一碗之后,我是真的不能再吃了,菱姑娘还在慢吞吞的啃着烤肉,就在我刚要收拾的时候,菱姑娘叫住了我,说她收拾,让我去后院等她就行了,她马上过来。

      我把用过的碗带回厨房洗过之后,就向后院走去。

      这时候菱姑娘一伸手,厨房就飞出了一副碗筷落在手上,笨拙的挑了点面条,结果还掉了一半在盆里……

      我实在是没忍住,看不下去了,照她这么捞,一碗面条得捞个几分钟。

      我又折返回来,给他挑了一碗面,浇了一些肉卤在上面,递到她的面前,坐在刚才吃饭的位置,看着她。

      两口?还是三口?一碗面就没了?

      看着面前又伸过来的碗,我就又给她填了一碗面,又加了些肉卤,确定了,是三口。

      最后我看她吃的实在是太不过瘾了,大碗里也没多少肉卤了,直接把面都捞到大碗里,推到了她面前,看着她伸过来的大拇指,还有含糊不清的话语,隐约间听到的好像是:真香!

      后世有人记载:王初做面条时,后已烤肉以待之,王觉甚油,难以为早餐,乃做面条欲与后共享,后初觉难堪,大怒曰:吾宁饿死,坠楼而亡,也不食尔之粒米寸条!其后见王食之,后又亲食之,笑曰:甚香!

      --语出自王的自传《我还年轻那些年》(有改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