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人体上原亚衣

      “注意素质!猴子,这门原价赔!”为首的A级黑大汉随即转过身向屋内走去,黑风衣摩擦着石榴红福字,沙沙作响。

      其他的黑衣人都瞪大圆圆的眼睛,一脸的茫然和疑惑:“什么操作,我们是干嘛来了,我们是一群什么人啊,来绑架好嘛,又不是旅游!人家都是见什么,砸什么,什么东西好,抢什么。我们还原价赔?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是老大没有!”

      这支小队伍共六人,灵力值全部都是突破3000标准的A级.虽然猴子和老大在等级上没有什么差别,但是猴子是处于A级中的级别A中级,黑老大是A上。一个级别中又分为上中下三级。况且黑老大在武力值、力量方面的实力都远远的超过猴子。

      猴子用手一抹,擦掉嘴角的鲜血,然后用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一时有些委屈,心里暗骂道:“麻蛋,好心当驴肝肺,拍马屁拍到马屎上,晦气!等老子攒够钱,买到灵石,突破A级,刘默你等着给老子死!”猴子上下摩擦几下发烫的脸,跟着黑衣人进了陈皮家屋子。

      刘默进了屋子,对着屋子环视一圈。迎门就是一张短腿的餐桌,陈皮用水泥方砖撑起那只短腿,餐桌上剩下半碗白米粥,餐桌左面外层有些暗黄的电冰箱,厨房里黑乎乎的煤气灶上一口炒锅,苏梅正躺在隔壁房间灰色土布棉昏睡。

      刘默轻举右手,伸出食指,向前勾了勾,向手下示意,“别磨蹭,抓紧行动!

      猴子他们却立在原地,没有行动的意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看谁先第一个上去把苏梅绑了。

      “我塔玛,谁!谁推我!”猴子不知道被后面的几个黑衣人谁猛的推了一下,一个踉跄就差点摔在刘默年前,正要发作对着后面破口大骂。

      “好样的”刘默手一提猴子的衣襟,拍了拍猴子肩膀。

      猴子对着刘默嘿嘿谄笑:“应该的老大,猴子愿意给老大鞍前马后效犬马劳”。

      “好!不错。灵石的申请名额排位位次给你臭猴子提前提前!”

      “谢老大”猴子目光一闪,眼珠子嘀哩咕噜的来回转圈,嘴角一笑,兴奋的准备喊刘默亲爹。

      拥有灵石对于帮助提升修炼等级对每一个修炼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有了灵石,相对的修炼等级就高,等级高了相对的战斗力强,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在这个乱世大有可为。可灵石可不是轻松的得到的。灵石按照纯度分为上中下三个品级,又按照重量的大小分为甲乙丙三个等级。丙级重量在3克拉左右,乙级别5克拉,甲级在10克拉左右,重量最小品级最低的灵石起码需要6万奉币,每克拉2万奉币。

      可是就算售价这么高,依然处于缺货状态,猴子在凤城的购买预约的排位顺序都排位第62586号。

      猴子转身快步走到苏梅窗前,轻轻掀开带有绿色大补丁的破棉被,转身看向黑老大刘默,顺手指了指苏梅,就像猴子吃螃蟹无从下手的样子,修炼等级A级的猴子对待一个昏迷而病怏怏的女人异常的谨慎。

      “重伤昏迷C级,怕什么!”刘默语气一冷,恶狠狠对着猴子说,显然对猴子畏首畏尾的行为十分不满。

      “怕什么?不怕你上啊,瘦死骆驼比马大!要是突然醒过来连你这个破A级,也不过是个小虾米,装什么笔!”猴子定了定神,深深呼吸一口气,彻底掀开盖着苏梅的破棉被,扔到水泥地上。

      后面紧跟着另外一个人给猴子递上一个土黄色麻袋,三下五除二把苏梅装进麻袋,扛在肩上。

      刘默睁大虎目,瞪了他一眼说:“素-质”,下巴朝着刚刚被踹的掉了几块油漆的门扬了扬。

      “大写的服!mmp我们干嘛来了,还得配上自己的钱,自己买灵石还不不够呢!”猴子看着刘默,满脸的写着“饶了我这次吧,老大”,一副委屈和祈求的表情。

      刘默背着手,转过身去,不理猴子。

      “认栽,大爷的!不是200奉币嘛,我有!我就当喂了你这条老狗,A级老混蛋,等我突破,用一万个方法教你做个坏人!”猴子左手使劲箍住肩膀上昏迷的苏梅,右手不情愿的向兜里掏去,拿着200奉币扔到餐桌上,靠近凝固的白米粥旁边。

      “少了!”刘默依旧背着手,将手指关节摁的啪啪作响。

      猴子右手中间有些微微颤动,嘴巴微微扭曲,又掏出200奉币扔到餐桌上。嘴里、脸上、右手都传递一个信息“你大爷,刘默,你等着!”

      刘默带着猴子还有几次随从,踏着陈皮家地上掉落的墨绿色油漆渣,消失在无边无尽的黑夜里,将油漆渣踩得的支离破碎,横七竖八。

      与此同时陈皮左眼皮跳动了一下,呜-呜-呜-呜,检测到母亲将要给宿主带来痛苦,因但因距离过远无法计量,痛苦值+0,余额161.

      “距离过远无法计量?”陈皮细细思量着这句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话。“也就是说痛苦系统可以检测有距离的,距离近可以计量,距离太远的话不能计量,但是可以检测到是谁给自己带来的痛苦”陈皮嘴角一笑,好像哥伦布经过艰苦的远航,发现别人没有发现新大陆一样窃喜,人家没有这个功能,我有!

      关键还是闷声发大财,陈皮一阵暗爽,继续细细想着怎么去使用这个技能。

      想到可能是母亲是不是肚子饿了或者是体温又上了,就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赶紧的去给苏梅买晚饭。

      傍晚时分,陈皮走进了凤城靠近家最近的一个农贸市场。此时市场里面没有几个人。匆匆的提着一篮子菜赶着回家做完饭的眼镜男;坐在灰色水泥摊子后面,面前还剩一小把不新鲜的芹菜的苍老的大爷;躺在黄中带黑的破摇椅,扶手绑着银白色铁丝的水果摊老板;撅着屁股,收拾肉摊的肥练老板,农贸市场的银白路灯打在陈皮羊毛衫上如橙子一般亮黄,陈皮走进飘出阵阵面香的拉面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