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醉x于炀车文

      在一片连绵高耸的山脉,这里有无尽的原始森林,几百年的参天古木木比比皆是,河流清澈而宽阔喘急,山谷弯延深深,险峻山崖凌立,山脉长年被一层蒙蒙胧胧的白雾笼罩,在日光下呈现七彩之色,宛若仙境。

      而这山脉则是无数修炼者的圣地,灵药机缘无数,但同时也伴随着巨大危险,其中除了山脉本身蕴含的天然危险,还有无处不在的兽族,其中不乏一些强大的兽族,但最重要的是修行者之间的勾心斗角。

      山脉每日都在发生激烈的战斗,每天都有伤亡,但无法阻止修炼者们进入山脉冒险求取机缘。

      而在山脉里的一个不起眼山谷中,却有一条凊澈小河潺潺流动,横穿山谷,四周山谷顶端被茂密的原始森林所覆盖,而山谷中缥缈的薄雾萦绕,树木小草翠绿,花儿姹紫嫣红,其中还拥有许多令外界无数修者眼红的灵药,甚是不凡,谷中不乏一些小动物,在其中悠哉悠哉的行走,形如散步,颇有灵性,为这山谷更增几分安祥宁静的气息。

      这副宁静安祥的画卷犹如仙境。

      噗嗤!

      突然,在山谷的上空出现了一条黑色竖线,随后逐渐变大,形成了一个空间裂缝,其中传出的恐怖毁灭波动,让在山谷中本来还懒散的动物们纷纷逃离,打破了山谷如仙境般的宁静。

      噗嗤!噗嗤!噗嗤!

      空间裂缝在不断的变大,最后变成了一个圆形的黑洞,其中黑色雷霆不断地跳跃,散发着强大的毁灭波动,令周遭空间扭曲,而黑洞的另一端不知连接到何方虚无之地。

      扑通!

      而在虚空黑洞形成的一刹那,其中掉出了一道被青光包围的人影,直接栽到了山谷的小溪里,激起溪流波纹扩散,青光人影因下坠惯性而沉入溪底,继而浮在水面,身周青光消失,露出一个十三四岁,面庞清秀旳少年,正是李玄。

      在李玄脱离黑洞时,空间裂缝关闭,其中传出的毁灭波动也消散不见,扭曲的空间逐渐平复,山谷继而恢复宁静,一如既往,若非山谷溪流中沉浮着李玄,山谷仿若什么事都没有友生。

      日落月升,月天中高,半夜时刻。

      “呃,嘶!”

      哗啦!哗啦!

      扑通!扑通!

      当李玄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水中,他稍微动弹一F,就哗啦啦地发出水声,身体情不自禁沉入水中。

      “咳,咳,咳!”

      李玄挣扎着将头伸出水面,咳嗽了几声,然后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转头四顾,看准后向岸边用力地游去。

      随着哗啦一声,李玄艰难地爬上岸,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息。

      过了一会儿,李玄恢复了点体力,翻过身呈大字形躺着,平复急促跳动地心后,仰望着璀璨的星空,怔怔出神,嘴中无意识的喃喃自语道:

      “竟然穿越了,玄门传承,坤虚界。”

      没错,李玄穿越了,在他醒来没多久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就自动浮现出了这些信息,而这些信息是在他脑海里的青色玉佩传给他的,让他明白所处世界大概信息,及一些修炼传承。

      李玄怔怔的想了一会儿后,方才回过神来,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了,他心想:

      “既来之,则安之,我要努力地活下去,争取返回地球报答老板一家。”

      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这不是李玄空想,他根据脑中玄门传承所记载,修练到某个境界,便可撕裂虚空,横跃星空,游历诸天。

      想到这里,李玄便安下心来,

      咕噜!咕噜!

      就在这时,李玄肚子传来一阵一阵的抗议声。

      李玄摸了摸肚子,慢慢站了起来,向四周望了望,来到一棵像苹果树的树前,为什么说像,树上果实形如苹果,但红艳如火,比正常苹果大一圈,有淡淡的清香飘散,闻一下令人心旷神怡,根据传承记载,这果实是洗经伐髓果,顾名思义,吃下可以令人伐毛洗髓,可以增增体质和增加资质,十分难得。

      李玄摘下一颗果实,直接放在嘴边,迫不及待地咬了满满的一口,汁液横流,口点人流香,味道极好。

      然后三两口吃完手中的果实,还觉不够,又摘了几个吃了,打了几个饱嗝,这才觉得满足。

      不一会儿,李玄肚腹下丹田处,传出一股股炽热且澎湃的药力,扩散至全身各处暖洋洋的。

      “哦!哦!”

      李玄发出舒服的叹息声,可没过一会儿,却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

      体内药力由温和变的狂暴,冲击李玄全身上下内外的经脉。五脏六腑,肌肉骨皮毛,剧痛无比,不一会儿就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