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视频色站

      那并非江为早唯一一次预警危险, 否则顾灵均也不可这么快反应过来。实在后来发生过很次,每次江为出现不安、焦躁等说不清原因的反常情绪时,之后总会发生一点儿什么意外。再长大一些, 江为早够说之后,这种表现就更加明显。

      其中让顾灵均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莫瑞前台收一份寄给她的快递包裹, 当时她正好带着江为早去上班,江为早包裹的时候就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一会儿说里面有声音,一会儿说包裹怪怪的,反正就不喜欢, 不让她碰。

      顾灵均那时候已经隐约觉江为早对危险事物好像敏,加上自己没有预定过东西,包裹上又没什么信息, 干脆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莫瑞在推广自家产品时引发过很alpha至上极端主义者的不满,顾灵均作为董事和门面收过不死亡威胁,所以警方对此十分重视, 还真给拆个炸弹出来。

      顾灵均事后想起来一阵后怕,对女儿的预也忧喜参半。她在期限来前的半年选择回国,一直和江为早在一起, 带着一种侥幸心理。这一年来,一家人没再发生过什么意外,江为早也有过异常的表现,所以顾灵均对这方面的担忧已经越来越。

      保镖听顾灵均的指令,虽然觉得奇怪, 但还立即开始寻找停车的地点。可就在他松开油门准备刹车时,却发现制动系统已经失灵。

      “顾小姐,请系好安全带!”

      江楚些连着开好几天的会, 几乎天天加班,今天好不容易早下班那么一点,迫不及待地就想赶紧回家和妻女团聚。

      庄琦见她一副『插』上翅膀的模样,忍不住笑道:“虽然说小胜新婚,但你和顾灵均好歹也复合一年,怎么还这么甜蜜?”

      江楚些白庄琦一眼:“说得好像你和赵梓不甜蜜一样,你不也挺喜欢抱媳『妇』的吗?”

      庄琦叹口气:“我想呢,可我家那位好像不想。最近她公司也忙,呜呜呜,我回去就『奶』孩子的。她下班回来洗完澡就睡,说不上两句。”

      江楚些不想理她的假哭,自从顾灵均那知道这俩有“会玩”,她就一点儿也不情庄琦——她还没和顾灵均试过呢!

      “行行,等赵梓闲下来肯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虽然上辈子连恋爱也没谈过,但江楚些可听过不床死的例子。也不知道abo世界不存在这个问题呢,还ao之间不存在这个问题,又或者只单纯她和顾灵均不存在这个问题,两人一直挺激情满满的——她庄琦她也差不。

      或许,这abo世界的另一个好处吧。

      “那倒,赵梓说……”

      庄琦对江楚些那叫一个毫无保留,过去怕触及她的伤心事不怎么秀恩爱,现在可卯足劲和江楚些比恩爱。江楚些可不想听人家的闺房秘事,幸好手机在这时响起来,连忙抬手打断她的。

      “我先接个电。”

      庄琦一脸悻悻,本来还想埋怨几句,却见江楚些脸『色』骤变,手机脱手差点掉地上。

      庄琦眼疾手快一边接住江楚些的手机,一边扶住她摇摇欲坠的:“楚些,怎么?”

      江楚些面『色』倏然间便已经纸一般的苍白,嘴唇也已毫无血『色』,她死死地抓着庄琦的手,嘴唇颤抖道:“灵均、灵均和早早……”

      她说一半像突然反应过来,疯般朝停车场跑去,庄琦立时明白不好,连忙在后面追赶。

      “楚些,她怎么?你要去哪里?”庄琦直觉江楚些这个状态绝对不让她自己开车,可惜她平时锻炼得没有江楚些勤快,这时完全追不上对方,“你不要自己开车,我送你啊!”

      她追一半,江楚些就已经开车折返,庄琦那杀气腾腾的车速,这时也管不上不危险,连忙蹿路中央拦住江楚些的去路。

      在公司里就赶这么开,要给她开上路还得?出不出意外另说,超速起码得吃一路罚单。

      幸好江楚些没彻底失去冷静,在离庄琦还有不距离的时候就停下来。庄琦几步上去开车门把她从驾驶座里拉出来,发现她竟然连安全带没有系。

      “去副驾驶座,我送你去,目的地哪里?”庄琦面对江楚些难得强势一次,不容拒绝地道,“你冷静一点,电时间那么短,先把事情经过解清楚。”

      江楚些面『色』苍白大汗淋漓,浑僵硬地被庄琦塞进副驾驶座,深吸好几口气才终于发出点声音:“去市一医院,灵均和早早……出车祸。”

      庄琦大吃一惊,当下也不敢过询问,连忙给两人系上安全带,而后发动汽车。

      江楚些一言不发地靠在座椅上,明明什么没做,起来却异常虚弱。她半阖着双眼,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庄琦,我的手机呢?”

      “在你手边,刚才的电谁打来的?灵均吗?”

      江楚些费好大力气才『摸』手机,发颤的指尖艰难地『操』作着屏幕。

      “保镖,灵均和早早还在昏『迷』中。”

      “楚些,她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江楚些如此期望也如此坚信,可就在刚才,从电中听这个消息时,她的理智却全然地不翼而飞。那种浑冰凉、无法思考的觉她太熟悉,仿佛曾经那个歇斯底里的江楚些又回她的。

      这或许只一次单纯的意外,但更可她所认为的危险还没有过去。

      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失去理智,可要不庄琦在,她差点就要再次重蹈覆辙。

      “庄琦,谢谢。”

      “我之间就说这个。”

      江楚些点点头,再次拨通保镖的手机,他询问详细的情况。

      顾灵均和江为早坐在后座,外表起来只受些轻伤,但江为早年纪小,车子受冲击后当场就昏『迷』,顾灵均则因为医生给她打镇静剂。

      “两人还在做检查,应该没什么大事,就顾小姐的状态有些不对,江总,您大概什么时候医院?”

      “我半个小时之后。”

      听两人暂时安全,江楚些狠狠地松一口气。但她知道,顾灵均一定和自己想一处去,所以才会有些异常的表现。

      庄琦见江楚些在打电的过程中,情绪渐渐稳定,确定两人应该没有大碍,这才问道:“情况怎么样?”

      “两个人还在做检查。”江楚些『摸』一把脸上的汗水,气息微弱道,“保镖说刹车突然失灵。”

      “刹车失灵?”

      顾灵均开的又不什么杂牌车,也定时做车检,怎么可会突然刹车失灵呢?

      “可人为的。”

      江楚些淡淡地说出庄琦的怀疑,很显然,两人想一起。

      “谁胆子那么大!”庄琦十分震惊,“我不快点报警比较好?”

      候选人不,江楚些一时也想不究竟谁。最主要的她还没有亲眼确定顾灵均和江为早的安危,所以大脑基本处于罢工的状态。

      “等我见灵均再说吧。”

      “嗯嗯,你着急,人没事最好的,其他我可以从长计议。”

      江楚些已经不着急不着急的问题,天知道她花费大的力气,才让自己镇静下来。大脑中不停地闪过各种混『乱』的思绪,搅得她不得安宁,但她知道自己绝不再次被这种不安的情绪打败。

      庄琦在不违反交通规则的前提下,以最快的速度把江楚些送医院。江楚些根本等不及她去停车,先一步赶去顾灵均的病房。保镖一只胳膊挂在胸前,头上也缠着纱布,起来伤得不轻,但还一直守在病房门口。

      “灵均怎么样?”

      江楚些不不人家上的伤,只在第一时间心自己最在乎的人,实在人之常情。

      “顾小姐还没醒,不过小早已经醒。”

      江楚些点点头:“你辛苦,先去休息吧,这里我会处理的,后续可要问你一些问题。”

      保镖神情严肃:“我明白,这次我失职。”

      保镖所开的车顾灵均的,但顾灵均有自己常用的车辆,这辆几乎全权交给保镖来处理的,包括车检和维修。如果车被人动手脚,那也保镖的失职。

      只不过江楚些此时实在没心思去追根究底,也不觉得会保镖从中作梗,因为比起冒着生命危险来制造车祸,对于保镖来说,有很的方法更安全也更不易被怀疑。而且,现在也不会那么及时地把顾灵均两人送医院来。

      江楚些让保镖离开后,又在病房外驻足一会儿,一时竟不敢进门。她想起接电时的心情,非常害怕自己在顾灵均后会再次失控,也害怕顾灵均与自己想样的事后,会选择再次离开。

      虽然对方曾经承诺过不会再离开她,但江楚些依然没有忘记那份痛楚。在平静祥和的生活之中,这些伤痛被掩藏在喜悦与幸福之下,但当样的危机来临,一切旧伤不可避免地隐隐作痛起来。

      就在江楚些踌躇之时,病房的房门从里面打开。江为早小小的影站在门口,眼眶通红地着江楚些,可怜兮兮地喊一声“妈咪”。

      江楚些还从没见过女儿这副模样,心中一痛,蹲将她抱进怀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