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爹中国网站

      地图依旧是末日研究所。

      “……”

      薛澜调试好属『性』便提枪冲出了保护地区, 他一边向地方阵营的方向跑去,一边用余光瞥向身侧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人。

      “别看我,专心打。”

      “……”薛澜虽然听话的收回了目光, 可怎么都觉得……这个人就在这么近盯着,他怎么打。

      “怎么,怕我看?不是之前还说不想被外界影响比赛,要我帮你?”段闻峥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却似回想起另一件事:“你一个人单挑整个青训营的时候,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紧张?”

      “……”

      但是……他就算被一群人围观看比赛也没什么, 可现在段闻峥坐在这……

      “你、你别看我,你看游戏。”

      “行。”段闻峥虽然是有心想逗逗他, 却也不是真的想影响到他solo。他应了一声,便靠坐回电竞椅上, 安静的观战游戏。

      薛澜沿着研究所的空场向前走,不久便与温衍正面遭遇。

      短暂而激烈的交火后,正负面的两人血线同时跌下红线的30%, 双双躲入研究所试验的货架后。

      温衍的出枪速度依旧快得令人惊艳, 面对这样的对手, 薛澜再次觉得浑身的热血都随之沸腾起来。他躲进一侧的掩体后迅速利用携带的针剂补充血线。

      温衍的血线应该刚刚跌破30,大概还有29%的血量,而自己……只剩11%。

      “出枪的速度很好。”

      温衍的声音自耳麦中传来, 薛澜一怔, 随即下意识看向身边的人。

      果然段闻峥的视线已经随之从电脑屏幕再次转回到了他的身上。

      那目光明明平缓, 却让薛澜下意识背脊一寒。

      果然绝对不能小瞧一个电竞选手的耳力!!

      他正紧绷着情绪,却听温衍再次说道。

      “但你太过在意枪|械等级和伤害差距,反而会压抑了自己的潜能。”

      温衍的话薛澜听得似懂非懂,他的视线落在眼前的游戏界面, 认真的斟酌着温衍的话。

      自己是知道,如今没有了账号等级的差距,他和其他选手的差距还有芯片和枪|械等级,所以他也知道,在双方都达到最理想的精准打击时,以他现在的账号他一定会是最先倒下的那一个。

      所以薛澜承认自己的确有时会碍于这些数据的差距而变得畏首畏尾。

      “就比如刚才,如果你在第一枪之后如果能接上一枪连发而不是先考虑躲避子弹,那效果一定比现在要好。”

      连发。

      薛澜自然知道,连发是《末日曙光》中可触发的隐藏属『性』,在『射』击后为了增加真实体验感而做出的如同其他技能释放后的后摇,正常一发子弹后可以通过空格键结束人物后续动作再连开一枪。

      只有极少数精英选手才能打出二连发,屈指可数的几名职业选手打出过三连发。

      而温衍更是凭借超高的『操』作技巧打出了四连发,这也更加奠定了他在电竞史上无法撼动的地位。

      薛澜想得认真,温衍也在另一侧的掩体后按兵不动。

      “如果刚刚你从a点冲,可以通过那个货架作为掩体在进入掩体前卡出两连发。”温衍一边补充血量,一边随口就刚刚的问题点拨道:“两连发全中,你可以清掉我至少百分之五十的血,如果是三连发……”

      如果是三连发,就可以将温衍的血线清至必须退回掩体的血皮。

      就像这场solo暂时中止,wind针对实战也开始了耐心细致的教学。

      薛澜的血线已经补过30%,他的指腹划过空格键——

      空格键不仅是可以取消技能后摇的卡位按键,更是游戏中控制人物跳跃的按键。也就是说——如果无法在技能后摇前0.3秒之内按下,亦或是在开枪之前按下,都会让人物接收到“跳跃”的提示。

      在应该开枪或躲避时跳跃无疑会让自己沦为敌方的枪把。

      可即便是这样,温衍的话却如同打开了一扇门,让薛澜醍醐灌顶。

      他的人物满级后,一直在利用训练之外的时间打匹配生存战刷芯片,打排位赛刷突击丨枪的经验值……可这些账号最基本的信息需要日积月累,即便是他消耗再多的时间,也无法在短期内达到和其他用几年时间练号玩家同等的伤害。

      但是如果他能触发连发,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弥补账号上的差距。如果他能触发连发,他就可以赶在孟棋退役之前得到lgw众人的认可。如果他能触发连发……

      薛澜正想着,忽然脑门一疼。

      他吃疼的捂住脑门,看向身侧刚刚弹了自己脑门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收回手的段闻峥。

      “solo的时候怎么能被敌方几句话扰『乱』?”

      “……”虽然但是,温衍是不可能说这些只是为了扰『乱』他的阵脚的吧?

      可薛澜的目光对上段闻峥的视线,还是乖乖坐正继续认真solo。

      段闻峥见小朋友还算听话,神『色』稍霁:“别想着连发,先把眼下的solo赢了再说。”

      薛澜亦知道连发需要反复练习,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他忙收了心思认真观察起眼前的局势。

      如今他有30%的血,而温衍的血量如今也应该已经恢复到接近50%,可想到这,他又不得不想到……如果他能打出暴击的两枪连发就可以直接带走温衍。

      可用一个设想来完成一次没有任何练习的『操』作太过冒险,而且……

      薛澜不自觉的偷偷看向身边的段闻峥。

      他总觉得身边正含笑看着自己的段闻峥,此刻眼底写的明明就是:如果你敢用wind刚刚教你的打法solo,我就敢现场solo给你的头拧掉。

      薛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忙放弃了这个尝试的想法,寻找新的战术出路。

      只是如果枪和技术都没有优势,面对这样同职业天花板的选手,他怎么可能赢呢。

      除非……

      “你的手丨雷控制得很好,与其用连发冒险,不如让他见识一下怎么什么是未来职业选手的预判。”

      段闻峥的想法竟与他不谋而合。

      如今这样的情况,他最有效、最有可能从温衍身上扭转劣势的方法,就是依靠对温衍走位的限制和对雷圈的判断。

      此刻solo继续,温衍也已经开始悄悄抹向薛澜所在的位置。

      薛澜凝神绕后,一边听着清浅的脚步声,一边穿越一排排林立的货架。

      在快速穿越间,有子弹打穿货架上的试剂瓶,薛澜微侧过身险险的避过。也在子弹穿过的瞬间判断出了温衍的位置,举枪便向那货架后扫去。

      温衍的直播间内只有零星的弹幕飘过,众人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屏息观战。

      子弹在几排货架间穿梭,薛澜的子弹一发接着一发,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觉得他是打算在这场solo中使出连发。

      在双方的枪林弹雨间、在指尖在键盘上争分夺秒的跳跃间,薛澜的视线静默下移,落在wind游戏人物的脚下。

      温衍也似察觉不对,他在两枪交织的炮火声中似听到一声细微的响动,视线中脚下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

      凭借多年对战经验的本能,温衍快速收枪向身后的掩体闪去。

      那颗手丨雷直坠脚下,他虽然凭借本能的后退避开,却还是被余震清去一格血线。

      温衍忽然一怔。

      不对。

      这个雷并不是为了攻击,而似乎是为了限制他的走位。

      如果是这样……

      他抬起头,果然看到前方那把已架起的枪。

      以手丨雷限制走位,再将枪口对准他必然会第一时间想闪身进入的掩体。这时如果对手有片刻因这样变故而产生的慌『乱』或不察,他就可以至少打出一枪命中。

      温衍的目光在一瞬间收紧,他压抑住心底沸腾而起的炙热,在闪身的第一时间再次架起枪,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在一阵枪丨械飞弹的急促声响中,屏幕前的所有人都同时屏住了呼吸。

      温衍竟再次使出了子弹连发!

      此刻仅有百分之三十exist,刚刚被雷圈清血后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五血线的wind。

      对攻击伤害与血量研究透彻的玩家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解决掉对方,exist需要三枪而wind却只需要2枪。

      然而此刻wind却已经使出了连发!

      也就是说,此刻他只需要完成一个对他来说极其简单的三连发,就可以轻松赢下战局取下exist的人头。而exist……

      第一颗飞出的子弹在分秒之间冲破空气,第二颗子弹就已接踵而至,紧接着是第三颗……

      exist却毫不退怯的站在原地,亦在此刻扣下了扳机——

      所有在直播前的人都不觉捏了一把汗。

      这一枪……竟也是两枪连发!!!

      wind的两言三语点播,竟当真让exist打出了两枪连发?!

      可是……

      即便是这样又如何呢,他的两枪连发终还是比wind稍慢了一瞬,到底是初出茅庐的后生……怎么可能现学现卖就赢了教学的师父呢。

      不过他既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真的『摸』出连发,无论是天赋还是凑巧,也已经是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了。

      众人叹惋之间,似乎一切已成定局。

      就在这时——

      追逐着wind子弹而去的目光,却被余光之下的一道亮光吸引。

      众人不知那是什么,温衍的目光却为之一凝。

      原本散漫靠在电竞椅上的段闻峥也不自觉收起了唇边不经意的轻挑,在这一刻肃穆的凝视着此刻的游戏界面。

      他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他们一同刷出的、明明被削弱得不适应版本已在职业联赛中许久未见……却被薛澜视若珍宝留下的,护盾芯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