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书法视频

      圣南一听,可不乐意了,微笑着冷语讲道:“在这个自由的世界里,怎么会有坏人与恶人,只有不努力,不奋斗之人,你给我们钱,我们给你权,这事很公平,毕竟我们是在为你办事,这办事,就得有酬劳,而我们也不会让跟随我们的弟兄姊妹们吃亏,所以,这事,你看着办吧。

      就这么着,直说了吧,你说的劳什子软币,于我们有利可图,所以才愿意跟随于你,不然谁认识你呀,你以为,就凭一个镇长之名,就能在这数十万的小镇呼风换雨了?

      在坐的都是诸行业的佼佼者,能助你办成实事,盘活整个小镇市场。”

      艾曼一听,只是笑了笑,微笑着问道:“这就是所谓的生意场上没敌人吗?”

      圣南笑而不语,韩霞微笑着讲到:“这么尴尬的气氛,可不是件好事,艾曼,圣南可是你二大爷。”

      艾曼笑而点头,可在看向圣南的眼神,就有点不自在了,圣南只是微笑着。

      韩霞开口讲:“那谁?就是素食会与荤食会的,不是要到你们的饭店吃饭去吗?”

      白衣赫坚高兴着回应道:“好嘞,和谐世界,人人都有一份道途,如若做得饭菜不好,你们可得给差评哟。”

      圣南微笑着对艾曼讲道:“新旧秩序,要改变很多规则,没人助你,你将一事无成,也别提什么功德了,如若不然,你连混口饭吃,都会很困难,我们如此算计于软币,就只是让软币能有实用,如若不然,那真的就是一张废纸。”

      白衣赫坚微笑着讲:“我赫坚可是凭劳动而挣取软币,可别看不起我们素食会的人,这次宴会自助餐,我们做得可是良心买卖。”

      赫坚话说完,白衣女文雯微笑着讲道:“很高兴为你们服务,我文雯,一定努力,全心全意为你们服务。”

      你照顾我们生意,就是收了我们的权,以后肯定得听镇长大人你的安排,我们做生意的,一切都是消费者说了算,如若所做菜肴,或者服务态度不够好,镇长大人你是可以给差评的哟!

      艾曼点头讲到:“那就如此吧,我们且去就餐。”

      离开了小会场,聚餐于天养餐厅,一路上,圣南提醒到:“艾曼,你这整改,殊不知,却动了旧秩序的利益,我以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了。”

      简单聚餐,饭后交谈,似乎都在讨论着各行业发展之途,直至深夜而散,暗夜里的杀戮,才刚刚开始。

      在小镇中心,一邋遢巡夜男人敲打着竹干,嘴里念叨着,声音低沉着喊:“

      夜深人静三更时,

      安心入睡神安康。

      善心以立见浮屠,

      轮回超度欲中魔。

      平时不做亏心事,

      半夜不怕鬼敲门。

      有仇报仇鬼火绿,

      怨念报冤怨魂来。

      夜静怨鬼冤魂到,

      怨鬼冤魂解私仇。

      三生石镇鬼中魂,

      地狱之下灭恶魔。”

      月夜下的鲜血流向了阴沟,一点点的被清水所清洗,待到天明,在洞府门前,一男人跪在洞府前,满身是鲜血,艾曼与圣南走了出来,圣南身穿黑色僧袍,脚下草靴,露出一双枯萎的厚皮,满是老茧的老脚,圣南看着所跪拜着的男人,男人磕头而拜,伏地讲到:“师父,徒儿以将事办妥了,只是残了六位师弟,死了三个师弟。”

      圣南点了点头开口讲:“彭云,事办妥了,那你回去洗洗,从今以后,带着你的师兄弟开间书店,名字我都踢你想好了,就叫浩然正气书院,而你将是我的大徒弟,是新书店的老板。

      只是我可怜的徒儿,冤怨之心难解,我也只能抚恤其家,而伤残组织供养,只愿以残的徒儿们,能化去心中仇怨,慈悲为怀,浩然正气而修善行,随我修行密宗轮回普度法。”

      彭云三拜而离去,艾曼皱眉问到:“为什么?”

      圣南微笑着讲:“一切阻碍都以清理,从今以后,福禄小镇,将以你而马首是瞻,你想做什么样的画卷,立什么样的规则规矩,都是你说了算。还有,你别忘记了,你是我们圣家的儿媳妇,你想办的事,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你公公能镇住诸道,做为你二大爷的我,肯定也能为你超度所有的难缠小鬼。

      在这世界上,要么不得罪人,要么就是往死里整。此所谓,铲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为不陷入,不讲道理,没有道义,且还没规矩规则的无尽暴乱与麻烦之中,最有效的手段,就是不受群体所掌控的,全都超度了!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

      愿不得,不可怨,冤怨念起尽杀屠。”

      艾曼皱眉看着圣南,圣南微笑着讲道:“好了,就如此吧!在修仙界,实力为尊,这道理,估计不用我跟你说,你也明白,就算你的出发点,意图,都是好的,可是利益之争,可就不那么好说了,我向你保证,死的人,皆都是该死之辈。”

      艾曼仔细看着圣南,圣南微笑,笑得是那么的慈悲善良,慈悲为怀。

      艾曼笑了,圣南点了点头问到:“圣闲的修为如何?”

      艾曼微笑着回应:“二大爷,圣闲以入炼气二级,如若努力,月底可入炼气一阶。”

      而此时,在艾曼与圣南身后的圣德哈哈大笑着讲:“以道佛两分,佛走内善,道向公道,此为人生在世的致理。

      位高权重不太注重钱,有钱越多越失权,这就是集体定律与平衡,此定律为千古无法更改之两极,有钱办正事,开正道,立人间正道,管人间善义正途,有公道,有权理民生。”

      圣南笑了笑讲道:“那咱俩,各行其道,福禄双全寿长在,此所谓钱行善义之举,公道福泽众生,就能平衡而立众生道途,而演化出人道,开道立业,众生有不死不灭之途。

      不知我跟你公公所说的话,艾曼你悟了几分?”

      艾曼一听,明悟了,微笑着问道:“二大爷,这就是把慈悲为怀,与不死不灭的修道理念,给带到了管理之中。”

      圣南微笑着讲道:“而终极理念,是为了碰撞之中,犹如雷霆,碰撞出电火雷光,有毁灭,也有新生,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创造出新的事物。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犹如你跟你夫君在一起,相互吸引,只为了创造下一代,而荣辱与共,追逐不死不灭。

      而今后,福禄小镇之规则,还有一道,税收截取之规则,以对众民,而福泽民众,此为千古不变之道理。

      而诸行百业之技能,众生皆可学习之,只是不能影响了所修慈悲为怀,不死不灭之途。

      只不过呢,有佛道之人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挣取的,没真本事,就别想从我这里挣钱,以后我手底下的人,只有两种人,能掌控标新立异搞创造,是我所要捧的人,勤劳之人,是我要保护之人,而若是懒人,我会让一群懒人,在一起,让他们演化成真正的恶鬼,被奴役的恶鬼。

      当然了,一切都在制定的规则之下而行事。”

      圣德一听,微笑着讲道:“那小二叔,咱们这就去开会,这事办不妥当,我们何德何能以享高位,打好福禄小镇基础,以后尽显创造。”

      圣南看了一眼圣德,笑了笑讲道:“记住我们的理念,所有的努力,皆都是为了众民跟随我们,让众民追逐自己的慈悲为怀与不死不灭。”

      圣德笑问:“你一个佛门丹药大师,让你徒儿开书院?”

      圣南哈哈大笑回应:“开书院,只为了让他们找到自己喜欢的行业,这一喜欢呢,就会去钻研,有成果了,我还怕没有衣钵传人?”

      圣德笑而点头说道:“也对,一个心胸狭隘之人,是永远不可能得道成仙,成佛做祖,如若不然,连人劫都渡不过,更何况,还有天劫,宇宙之劫。”

      艾曼很不理解问道:“公公,那我所努力,是不是以截化众民之人劫,让所有人都努力修炼,慈悲为怀而追逐不死不灭?”

      圣德笑而点头讲道:“不止是截,还得教化众生,消除智障脑残,而不听教诲还敢肆意纵恶者,那就得接受仁爱慈悲善怒之火的毁灭性打击。

      你说是不是呀,小二叔?”

      圣南笑语而言道:“一切规则定律之下,佛也有火,该咋办,就咋办呗。

      世界那么大,如果还活得犹如牲畜,那笑话,可就很好笑喽,唯一解决之法,唯有超渡也!”

      艾曼只是抱手行礼说道:“谢公公与二大爷教诲,孩儿将铭记于心。”

      话说完,艾曼跟着圣南,圣德,去处理福禄小镇事物,而圣闲闭关聚气修炼,一点点的在丹田气海,汇聚着灵气,磨炼化为自己能掌控的灵力,一点点的通脉,融脉,气走周身,而汇聚于丹田气海。

      炼气一级,只是吸纳天地灵气,而汇聚于丹田气海,练气二级,则是翻倍的叠加,而所修,对精神力,意志力,尤为考验,圣闲三十余年的生涯里,最不缺的,就是精神意志力,三十年间,从小就被培养,其中圣德无数次的讲道,还有让圣闲的努力学习,似乎犹如算计好了似的,让圣闲一修炼,修为就能快速增长,还能以所聚气所练出的灵力,打磨身体,把身体里的杂质,一点点排出体外,让圣闲犹如易经洗髓,而脱胎换骨,以显示了练气士的与众不同。

      飞翅闭关修炼出关,以是练气九阶的修士,而幻羽似乎与飞翅双休,荣辱与共,也一起进入了练气九阶。

      两人出关,却是先去拜了紫光夫人,而似紫光夫人以知两人来意,早以准备好了护山大阵所需要的灵晶,灵材,放在一储蓄空间袋中。

      飞翅与幻羽,很有礼貌的拜见紫光夫人,紫光夫人微笑着讲:“你们的来意,我以知晓,准备布阵的上品灵晶一枚,低阶灵晶九百枚,水灵珠一枚,金霞铁,五斤,阳山铜,五吨,秘银五百斤,寒冰玄铁,三百斤,金玄刚,一百斤,此为布置护山大阵,就全当给你们两孩儿,炼炼手,你能布几阶阵法,就布几阶阵法,只要你们努力了即可,等以后,你们修为上来,在一点点的为护山大阵升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