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视频秋葵

      “到我了,林大哥你在外面帮我守着就行了。”

      一个小时后,随着前面那人出来,王硕朝林冲吩咐一句,触发了BOSS空间。

      眼前一花,出现在了一座极为宽敞但充满了古风的庭院之中。

      庭院中央,十多个年纪十几到几十岁不等的男子,正围着一个三十来岁蓄着胡子,跪坐在一张案前的黑衣大汉安静地听讲。

      王硕自己,同样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突然,一个少年匆匆自外面跑进来对着正讲的大汉说,“盖师,外面有位自称魏国剑者荆轲前来拜访。”

      王硕心神一动,静待下文。

      黑衣大汉剑眉轻挑,面露不屑,但还是开口:“请他进来吧。”

      “唯。”

      少年应了一声跑出去,很快一个一身灰色麻衣,身背一口宝剑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见面,这男子便对盖聂行礼:“大剑师,魏荆轲有礼了。”

      “嗯,请坐。”

      黑衣大汉淡淡点头:“素闻剑者荆轲之名,不知今日寻吾所为何事?”

      荆轲跪坐后言道:“轲闻大剑师剑法超群,特来拜访。”

      说着,他取下背后宝剑递出,面露得色:“此乃吾之宝剑清玄,出自冶炼名家之手,大剑师以为如何?”

      黑衣大汉眼眸微抬:“可。”

      荆轲锵然抽出宝剑,溅射寒光,直指黑衣大汉:“可及大剑师之剑利否?”

      “放肆!”

      “大胆!”

      围坐周围的人全都被荆轲举动激怒,纷纷怒斥,王硕同样身不由己地呵斥几句。

      唯有那黑衣大汉神色不变,挥手止住众人,问:“尔为剑者,可知何为击剑之技?”

      荆轲自信一笑:“若手臂之捍头目而覆腹胸也,诈而袭之或先惊而后击之,一也。”

      黑衣大汉面露鄙夷,拂袖言:“徒负盛名,你走吧。”

      荆轲如何看不出对方眼中的不屑,心中兀自不服:“大剑师有何高见?”

      “也罢,即你今日来此,吾亦不叫你空手而归。”

      黑衣大汉言道:“用剑之理,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变阳兴,追形逐影,光若仿佛。”

      荆轲一时悟不透其中精妙,只当对方敷衍自己,心中愈发不快,震剑再呼:“大剑师何不赐教一二?”

      黑衣大汉摇头不屑,“你之剑,吾之弟子即可胜之。”

      随着他说完,王硕眼前突然跳出提示:“代盖聂与荆轲比试(普通、稀有、传说)。”

      “终于来了!”

      王硕毫不犹豫选择了‘传说’。

      下一秒,他便自蒲团上起身:“弟子王硕,代盖师向阁下讨教。”

      荆轲怒极反笑:“好!”

      话音刚落,王硕一晃神间已来到了一片巨大空地上。

      无论是黑衣大汉还是围观者全都消失了,只留下他和那名叫荆轲的剑者。

      此时的荆轲气势勃发,宽大的衣袍无风自动,手中清玄宝剑寒光溅射数尺,光这份卖相就比之前那副平平无奇的模样强了何止数倍。

      荆轲面无表情,目光淡漠,宛如变了一个人,“尔为大剑师弟子,吾不杀你,若不支可直言。”

      “多谢。”

      王硕道了声谢,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挑战的人无一死亡。

      “小心!”

      不见荆轲有什么动作,身影倏然消失在原地。

      视网膜中只能捕捉到一片细密残影,速度之快即便是比之圆满境界的神行百变都毫不逊色。

      “不愧是传说难度,果然不同凡响!”

      王硕心镜展开,脚尖轻点以毫厘之差错开身法,不等对方变招青蛟棍悍然击出。

      “叮”

      “嗤”

      交击声中,王硕手臂处一道蓝光闪烁,厚厚的屏障上一抹细微却深刻的细痕正在缓缓消失。

      一击失利,荆轲再度闪身,一片凛冽如狂风般的剑气从四面八方袭来。

      这位传说级剑客一出手就展现出了恐怖的进攻性,身法如电疏忽来去,剑气如风无孔不入。

      这般狂烈如潮的进攻就算是林冲都稍有不及。

      好在王硕同样今非昔比,一道道或刁钻诡谲,或堂皇大气的剑光清晰印在心镜之中。

      同为传说且底蕴更加深厚,王硕本身的硬实力比之荆轲还要更胜一筹。

      手中青蛟棍如庖丁解牛,招式看上去并不精妙,却是每每恰到好处将剑光拦下。

      棍影与剑气交织,连成一片细密悦耳的碰撞声,但是其中凶险确实不足外人道。

      久攻不下,轲荆剑光更疾,王硕却是依旧如之前那样有条不紊。

      甚至由于适应了对方的攻击节奏,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荆轲面色凝重:“不愧为大剑师的弟子,既如此,那吾便不留手了。”

      “剑一!”

      荆轲身如鬼魅,剑光刹时间比之前更多了一倍,也更疾了一倍。

      但是剑气精微之处却比之前更甚,一道道剑气如有灵性一般,寻隙而入,直指王硕周身要害。

      说实话王硕也被荆轲这一剑吓了一跳,这一剑威力之猛就算是他也绝对挡不下来。

      好在他也不是毫无应对之法。

      电光火石间,一道残影落在剑圈之外,几乎毫无间隔王硕便与其完成了替换。

      但是还不等他松一口气,漫天剑光随着荆轲长剑一引收拢成一道璀璨剑气,倏然刺来。

      “竟然看穿了我的身法?!”

      不同于当日的虎啸团,指数2.0的荆轲实力几乎不逊色王硕多少,剑光转瞬即到,根本没有再次施展移形换影的机会。

      王硕虽惊不乱,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就是对攻吗,谁怕谁啊!”

      三绝棍第一式·疾风·一层棍影叠加

      “嗡”

      狰狞的青蛟棍首划过空气,发出闷雷般的嗡鸣,金色丹元凝而不发,论声势比起荆轲的剑显得极为普通。

      然而这看似普通的一棍,却是在那迅如疾电的剑光抵达前后发先至。

      似蛟龙腾渊,与剑光气势未至巅峰之前,轰然砸下。

      “砰”

      气芒交织震动空气发出大炮般的轰鸣,荆轲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

      尚未落地,一道残影随形而往。

      见识过这一招的荆轲脸色骤变,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果不其然,随着残影凝实,霸道棍影伴随着一声“烈火”,从天而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