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女朋友

      慕容年年无奈又郁愤道:“画画,你又不是不知道,仙帝老爷子那心都偏成什么样儿了。成天忧心忡忡的,生怕我们慕容家害死他那幺儿,只要东方润说自己需要听雪炼丹养身,仙帝还会不答应?而且,人间那些事已经有只狐狸替她顶了罪,算是结了案了。”

      他说完长叹了一声。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他对仙帝和太子之间的权力博弈向来不感兴趣,可谁叫他生在慕容家,作为外戚,天生就是太子党。就算他否认,说自己只想做个附庸风雅的逸仙,怕也没人肯相信。

      连他的父母都不会答应。

      斛律画画听完怔了下,眉间滑过不悦之色,喃喃道:“那就这样放过那妖孽了?”

      “不然还能如何?”

      慕容年年浑身泄了劲儿似的,懒懒靠在椅背上,慢悠悠道:“有仙帝给东方润撑腰,他殿里的人我们动不了的。只能就此罢手。”

      斛律画画闻言亦是一叹,丹凤眼中滑过一丝冷冽,道:“来日方长,我就不信东方润能一直如此……”

      仙帝再强,也不能保他一辈子。

      她脸上露出笑来,端起茶盏又抿了一口茶水。

      慕容年年知她话里的深意,却是没有接话,反而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件事我倒觉得有些奇怪。那日东方润前脚刚救走狐妖,后脚我们便遭遇刺杀。这也太巧了吧……”

      斛律画画眉心一跳,道:“你是怀疑他……也并非没有可能。只是他一向低调,这件事不像他的风格,胆子未免太大了些……”

      慕容年年哼笑一声道:“他平日最爱在仙帝面前装病卖乖,你不会真以为咱们这位小皇子是个怂包吧?”

      斛律画画摇摇头道:“我没这么想,只是他就不怕这样做被发现,会被慕容家疯狂报复吗?”

      谁不知道慕容家主夫妇最疼爱慕容年年,连仙后都对他百依百顺的,宠惯非常。

      东方润若敢对他下手,仙后就敢顶着仙帝的威压严惩东方润。

      慕容年年自嘲地笑笑,道:“可如今结果就是,我们连谁是刺杀的元凶都查不出来。而且,这件事我看还是不要告诉姑母了,免得她大发雷霆,到时候闹得仙界人人自危。反倒不美。画画,你以为如何?”

      斛律画画笑了笑道:“你都这样说了,我有什么好反对的?”

      她终年待在雪洞,少有外出,至于狐族,她也只希望他们安稳度日,不要牵扯到帝位之争中。

      而她自己,到底欠着仙后一份养育之恩,太子和二公主乃至慕容家对她都特别好。为了他们,这趟浑水她也蹚定了。

      慕容年年闻言抚掌一笑道:“行。不过浮楼这笔仇我记下了,以后但凡遇见他们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

      他深邃的星目中露出了淡淡的杀意,虽不浓重却足以让人畏惧。

      斛律画画挑了挑眉,笑了,道:“嗯,那浮楼这笔账就交给你了。至于那个妖孽,我得想个法子好好教训她一顿。敢对你下‘眼儿媚’,她这是活腻味了!若不是东方润护着她,我定要将她灭杀,以正我狐族风气!”

      “画画,你提起这个我倒想起一段往事。”

      慕容年年慵懒一笑道:“这还是紫薇偷偷告诉我的。听说那狐妖听雪当年之所以自贬下凡,是因为她修炼了邪术,专攻采阳补阴之法。而且她胆子大到了什么地步呢……”

      他唰地展开山河扇,轻轻扇着,面上笑个不住道:“她居然用美色去勾引九阳!你也知道,九阳那小子修炼的功法走的是纯阳至刚的路子,阳气最是足,听雪想采阳补阴,选他也不奇怪。关键是九阳平日跟块木头似的,半句话都没,不知怎的竟真瞧上了听雪……”

      他缓了缓,继续道:“两人一来二去的,就偷偷在一起了。结果到最后,九阳才知道听雪跟他在一起是为了采他的阳气,一时恼羞成怒,出手就将她打下凡了。这事他没跟任何人说,不过到底有些风言风语传了出去。东方润许是也觉得面上无光,便没有再提听雪到仙庭。”

      慕容年年笑得脸都僵了,伸手搓了搓脸道:“所以,你若是想教训听雪,不妨把这消息告诉九阳。由他去料理那狐妖,说起来也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斛律画画愣了半晌,微张了檀口,讶道:“九阳真君竟与那妖孽有这般渊源,也真是……难为他了。”

      九阳真君乃是太子部下,供职于太阳神殿。经常作为太子的侍卫与他们相见,也算是熟人。而且他性格有些呆木,不善言辞,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仙。

      斛律画画不用想都知道,恐怕是听雪那妖孽对他施了媚术。他这着实是上当受骗了。

      慕容年年一脸憋笑道:“可不是……这件事也太丢人了。所以画画,你去提醒他时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咱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无意地提上一两句就好……”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陆吹梦闻言突然抬起头,冷冷插了一句道:“三公子不是说四皇子是光明正大带着那妖孽回群芳斋的吗?那也许九阳真君已经知道了。何须劳烦公主?”

      他希望公主殿下不要掺和进这些事,平平安安地待在雪洞就好。

      慕容年年一愣,不由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听出了陆吹梦语气里淡淡的不悦。

      斛律画画闻言看了眼陆吹梦,道:“阿年说得没错。依九阳真君那木讷性子,未必会关注这些事,不如小梦你去探一探,若他已知晓,自是不必我们多言。若他还不知道,你就提点两句吧。”

      公主殿下发了话,陆吹梦自是无法拒绝。便起身应了一声是,走出惜韶殿,往太子殿下居住的太阳神殿去了。

      见他离开,斛律画画才带了一抹歉意道:“不好意思,阿年,小梦他性子直,没有什么恶意的。”

      慕容年年不以为意地一笑道:“没事,画画。他也没说什么呀。而且……他这样都是为了你好。我倒觉得,你该多听听咱们这位陆小将军的话。他可不是个一般人啊。”

      慕容年年对这位靠实力在屠魔关成名的陆将军那是打心底里敬佩的。甚至有一丝羡慕。因为以他的身份,绝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去到屠魔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