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必用直播在线

      渡劫这件事让她不能一丝一毫的分心,以至于没发现,小胖子与万幻在这过程中,与她签立了灵魂契约。

      玄青大陆。丰国。国都邑城五十理外的乐游山林。

      听名字就知道,这里是邑城权贵公子哥们最喜欢来狩猎的天然猎场。这个山林离邑城不算远,里面的灵兽等级也不高,最高也就三级灵兽,正适合相邀几个千金小姐一起出游,好在他们面前展现自己的男性魅力。

      这一天一如往常。要说有什么不同,就只是从来只在邑城横行霸道的丰国镇国公府大公子,居然要来乐游山林里狩猎。当邑城的百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老天终于开眼了!叶公子终于有一天没有在邑城待着了!

      至于邑城今天出门的人额外多。时不时的还会跟不认识的人对视一笑。看谁都更加亲切三分。

      在林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要不是周围有人高的野草遮挡,估计早就被灵兽啃食了,再仔细看去连胸口微微的起伏都没有。

      扑通,扑通……

      突然她又有了心跳。

      叶九天吃力的睁开眼,明媚的阳光晃的她脑袋还有点晕。

      这是哪里?叶九天看着四周,试图确认自己所在位置。

      最后一道天雷我不是没挨过?我没死?

      刚刚能思考,原身的记忆就开始像走马灯一样给叶九天放映。

      原身也叫叶九天,是丰国镇国公府的大公子。

      要知道,这大公子叶九天自五岁被测出经脉堵塞,此生与灵士无缘。刚开始镇国公叶一忠虽然不太能接受这个消息,叶家在丰国所依仗的便是自己的实力,以及上战场的十万叶家军骁勇善战。每一代叶家子孙都是可以名入史册的将领。这才有了当下镇国公府的强盛。

      但是这个世袭百年的公府,这几代开始出了问题。先是叶一忠的儿子儿媳在边关莫名失踪,后是独孙叶九天不能修灵!

      这对镇国公府来说,就是离衰落不远了。

      叶一忠缓了许久才接受自己唯一的孙子不能修灵这件事。看开之后,便觉得自己的子孙,能够活的顺心随意就好。只要叶一忠一天没有倒下,这镇国公府就不会倒下!

      对于叶九天这个孙子,叶家上上下下就一个字:宠!

      从小便是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就差上天给他摘星星了。

      废物?纨绔?米虫?

      这让叶九天两眼放光,这不就是为她准备的身份吗?混吃等死,无忧无虑,简直不要太爽!

      前世她为了师父的嘱托,为了青玄阁背负了太多。明明是一个花样年纪的少女,却不得不约束自己,不得不一心向道。

      而现在,虽然从女子变成了男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镇国公府的叶九天,她可以随性生活了。

      开心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她刚准备起身就发现腿疼的不停发抖,身上的金丝衣袍也破烂不堪,还带着自己的血迹。不出意外的话,她身上应该还有许多伤口!

      她眼神变冷,细想起来。感觉到这件事有些蹊跷。

      以原身的性格,绝不会自己来这乐游山林。

      而且因为自己不会修练,所以爷爷给叶九天配了两个三阶灵师。就算是自己真要来这个地方,以这些灵兽也绝不可能伤到自己!现在只有自己一人躺在这里。跟他一起出来的人都不见了!

      叶九天闭眼回想着,试图找到一些线索。

      一天前,她正准备睡觉,突然从门外飞来一封信,说乐游山林有关于她父母的消息,若想知道,就亲自前往。她才迫不及待的来这个地方。

      “……”叶九天感觉到有点郁闷。

      本以为自己可以当个米虫,混吃混喝的度过这捡来的一生了。结果还有人想要自己死?这怎么能安然的当个米虫啊!

      “哼唧哼唧。”在被草遮住的视线外,突然有像猪叫的声音。

      叶九天检查了自己现在的模样。跑是不可能了,又不知道自己的灵力还顶不顶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她默念了一个基础的隐身咒,有些吃力。身形便开始一点点的变得透明,刚隐身,便看见一只二阶的长毛猪冲了过来,差点和她撞上。

      她只能尽量减少自己的气息,免得刚活过来又被猪弄死了。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只猪没有发现什么便离开了。

      咒语解除,她又重新出现在原地。

      “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我,小爷不活剥了他的皮!”她大骂了一声,从幼时入青玄阁至今,她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谁见到她不得低头哈腰的叫一声叶阁主?今天居然要在这里躲一只猪。

      “呵呵。”头上一声好听的低笑传来。

      叶九天转头看去。

      只见此人站在树上,第一入眼的便是一身玄衣与一张很狰狞的阎王面具,随后玉簪束发,性感的薄唇微微上翘,貌似在说此人心情不错。

      “谁?”叶九天见来人并没有恶意,语气稍有些缓和。

      “全身筋脉堵塞,还能有此等功法,你有点意思。”男人的声音低沉无情,就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又像是得到他一句“有点意思”已经是天大的赞赏了。

      “站在树上这么久,就为了看一只猪和我,你也有点意思!”呵,瞧不起谁呢?

      “那有意思的小家伙,希望我们还会再见。”男人并没有被她的话激怒,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唯有那颗他之前站过的树,让叶九天知道他存在过。

      ……叶九天无语。

      那个男人站在树上这么久她都没有发现,还有那一身虽然内敛,但是还是被自己警觉到的气息,可见是现在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他走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当下赶紧摒除杂念,运转天灵诀来详细的检查自己身子。对于那只猪,那个男人。不过是在她生命中出现过一瞬的甲乙丙丁而已。

      是的,男人与猪相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