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的起不来是什么原因

      白云楼暗中看了东方师妹几眼,说不上是心动,只觉得舒心。

      如此清艳脱俗,心思通透的女子,修真的路上能相伴前行,何其幸甚。

      念及于此,白云楼只感心神畅然,前行一步,立于舟尾,俯瞰苍茫大地,山脉纵横,大江蜿蜒,一丝火红渐渐染遍东方天际,一轮红日跃出云端。

      顿时一种豪情溢满胸腔,既然得机缘入修真,自当拔剑向前,披荆斩棘,不问鬼神,但求本心。

      看着白师兄立在舟尾的背影,东方紫嫣察觉到自己那平静的心境竟微微震颤,混沌识海中观想的那朵莲花,莲瓣微动,仿佛捕到了一丝大道之韵,多了几许生气。

      看来是白师兄心境有了突破,引得大道共鸣,一旁的自己也得了不少机缘。

      东方紫嫣前行一步,立于白云楼身旁,看着白师兄眼前之景,感受着身周阵阵道韵,道心剑意与之相和,刹那间,身周道韵暴涨。

      正在修炼的夏师姑心神一振,从修炼中醒过神来,看飞舟上并无异样,忽然想到什么,用心神向舟尾处探寻而去。

      只觉舟尾处两道气机冲天而起,一道气机煌煌如日,一道气机稍弱,却蕴有一种坚韧之气,两道气机交相辉映,引动大道波动阵阵。

      再看夏朝阳和南宫家的小子皆将蜃珠内的蜃气炼化完毕,正静坐入定,在道韵中入了悟道之境。

      夏师姑不由暗赞,这一代弟子天赋绝顶,机缘深厚,也不再修炼,观摩起道韵中的气机变幻。

      半炷香后,四人陆续从悟道中醒来,白云楼回过神来,只觉识感清透异常,神识增强了一大截,韧性也有所提高。

      不禁侧头看下东方师妹,正迎上东方紫嫣那秋水般的眸子,引动大道的气机感仿佛还在,两人间似多了一丝心有灵犀之感,微微相视一笑,转身向后看去。

      小胖子和夏朝阳还都有些迷糊,短短时间神识壮大数倍,是需要适应一下。

      小胖子先清醒了过来,甩了两下头,惊喜的道:“感觉好像一下醒了过来,仿佛以前活在梦境一般,对了,朝阳商会,发展筹划,好像可以做的更好。”

      说完翻出纸笔,去一旁写写划划去了。

      好半晌后,夏朝阳这才回过神来,夏师姑上前关切的问道:“朝阳,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行,就是额头微微有些发涨,适才好像顿悟了一个神通,让我想想……”说完扶着额头认真回忆了起来。

      看着夏师妹,白云楼不由嘴角一扯,这个师妹运道是不错,就是有些太迷糊了。

      过了好一阵,夏朝阳跳起来说道:“我想到了,原来是这个神通,哈哈,果然我就是悟性高绝的二师姐,小飞扬呢,悟到什么神通了?”

      转头看见小胖子在奋笔疾书,根本没向这边看一眼,不禁有些泄气。

      “朝阳师妹,你领悟到何种神通,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参详。”白云楼好奇地问道。

      满意地看了一眼白云楼,夏朝阳笑着从小布袋中取出一片叶子,微施法诀,随手一抛,那片叶子稳稳飞向小胖子。

      叶子在小胖子身周绕了两圈,又飞回夏朝阳手中,收回叶子后,夏朝阳得意洋洋的说出一段话来。

      小胖子很惊奇的看了过来,原来夏师姐说出的一段话和自己刚写出来的一段一字不差,赶忙跑过来一问究竟,这才知道夏师姐顿悟了一个神通。

      夏朝阳新领悟的神通,就是将一缕神识附在叶子或树木之上,十数丈内自由探查,可以说是之前木听神通强化变异来的。

      新得了神通,夏朝阳也没闲着,一番尝试,发现要想附上神识,得是有带着生机的木植才行,像木凳桌椅就不行。

      叶子虽然被摘下,但还留了几分生机,虽然这份生机会渐渐流逝,但保存得当,留个几日也不成问题。

      正把玩着新神通,夏朝阳忽然传出一声惊呼:“哇,好大一座雪山。”

      夏朝阳收了神通,几步跑到飞舟船头,几人也纷纷向西看去,只见一座高大雪山屹立群山之巅。

      峰顶积雪如盖,晶莹剔透,洁白如玉,此山穿透云层,直入云霄,如通天之柱。

      数条高大山脉如巨大龙脊,最终汇于一山。

      “这就是仙山昆仑,据传终年藏于云中,不见真容,不想今日窥得了全貌。”夏师姑惊叹道。

      “仙山昆仑。”白云楼不由轻声念到,神识微微颤动,不过想到此行有要事要探寻,就按下了心中前往一探的念头,站在船头欣赏起仙山的风姿。

      夏师姑道:“传说昆仑仙山有神仙洞府,十数年前,山长来此山探寻过一月有余,却无甚收获。”

      “过了昆仑仙山山脉,就是无尽沙海了。”

      听到无尽沙海快到了,众人不禁松了口气,飞舟上的景致虽绮丽浩然,但第一次在天上飘这么久,有点怀念脚踏实地的感觉。

      翻过了一座座雪山,出了昆仑山脉,雪水化作溪流蜿蜒而下,沿河散落着一些城镇村落。

      再往西,越过一大片戈壁滩,天将正午,终于在无尽沙海的边缘看到了一座城池,凉州城。

      飞舟停在半空,众人立定观望,这是一座孤城,城墙四立,高大雄伟,守护着城内的人们。

      西侧的城墙格外长,沿着沙海边缘一直修建,南北各自延伸了十数里。

      西侧的城墙外是茫茫沙海,墙内除了一些荒滩,竟有不少麦田和果园,看来这数十里的城墙,不仅守护了城池,还挡住了沙海的侵袭,给这座孤城带来了无限生机。

      夏师姑找了城外一处偏僻之地,将飞舟落了下来,白云楼四人早已收拾停当,待得飞舟落地,纷纷纵身跳下飞舟。

      四人打算在凉州城休整一日,顺便打听一些市井传说,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夏师姑简单嘱咐几句,递过一封通关文牒和一个玉符,言道:“山长给你们准备了这两个物件,有任何需要可以拿这个文牒找凉州城里的总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