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www福利

      黑面鬼王原本如黑炭一般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瞪圆的眼珠几乎要飞出眼眶,张大的口中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身体僵直似通了电一般的剧烈颤抖。

      孙源瞬间抽出匕首暴起,一刀再次插进黑面鬼王的咽喉。

      噗嗤——

      鲜血激射而出,喷了孙源一脸。

      孙源却没停下动作,而是一把将黑面鬼王按到在地,匕首对着黑面鬼王的脖子一刀一刀的刺入。

      凶狠,毒辣,残忍!

      这一幕别说把孙雷看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就是周围一众黑面鬼王的手下也都是呆若木鸡丧失了思考能力。

      “嗡——”

      突然,脑海中一阵震荡。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启动激活了一般。

      但孙源没有去关心脑袋里到底是什么,依旧疯狂的一刀一刀捅着黑面鬼王。直到将黑面鬼王的脖子完全桶烂,孙源一刀挥下割下了黑面鬼王的头。

      而后,孙源抓住黑面鬼王的头发捡起他的脑袋,满脸血污的对着一众黑面鬼王的手下露出森然的冷笑。

      “敢打劫我?这就是下场!”

      “鬼……他是鬼……他不是人……”

      “跑啊——”

      山贼顿时发出一阵惊叫,惊恐的跑回密林之中消失不见。

      直到所有的山贼都消失,孙源才仿佛脱力一般的喘息起来。

      孙雷满脸惊恐的看着孙源,无法相信这个残忍的把人活活捅死,而后再割下头颅的人竟然是自己温文尔雅,拥有神童才子美名的儿子。

      一直以来,孙源在他的心中是温柔,涵养,风流倜傥才华过人。可方才的一幕却彻底颠覆了他的一切认知。

      “源儿……你……”

      “爹,不这样怎么能吓得住这么多山贼,难道真要娘去做压寨夫人啊?快,我们一起把树杆搬走。”

      “噢,好,好……”孙雷顿时反应过来。

      父子两人合力将树桩搬开,孙源再次驾车沿着山路行去。

      无论是马车内的孙雷夫妇,还是马车外驾车的孙源,此刻的心都久久无法平静。孙雷他们不能接受儿子的转变,或者说不能接受儿子所说的一切似乎在一步步的转变为事实。

      哪怕他们跟着孙源来到了浮华府城郊外,他们心底深处都没有相信。只当是陪儿子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可方才儿子竟然杀人了?还杀的这么残忍?

      虽然山贼该杀,可……儿子怎么敢杀人?他连鸡都没杀过啊!

      马车外的孙源,对杀人没啥感觉,却对脑海中到账的金手指很是激动。

      心脏不自控的如战鼓一般不断的敲响,手不受控的剧烈颤抖起来。

      金手指,临死前觉醒的金手指……不是幻听。

      孙源扬起头,不让眼泪留下来。

      视野中,一个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页面。一个简单到极致,但却又美丽到极致的页面。

      欣赏这个页面,让孙源有种看E=MC2感觉。

      页面主页,一个搜索图标,边上的文字提示,机缘搜索。只是搜索按钮目前是灰色,处于不可用状态。

      下面有一个能量槽,槽中有七小格,最前面的一个小格出现了一点点光亮。

      孙源不明白能量槽代表的是收割的生命,还是惩奸除恶的功德?还是别的东西。反正可以确定,那点光亮是斩杀了黑面鬼王才有的。

      在能量槽的下面还有两个按钮,修炼,疗伤。

      简单粗暴却很强大。

      每一个功能按钮,孙源都能理解其用途。但可惜,孙源想按的按钮按不了,而其他两个按钮又不敢按。

      现在的孙源,就是位于悬崖边上。稍微踏错一步就是粉身碎骨。所以每一个机会,孙源都不能滥用,哪怕金手指。

      “果然,我的穿越并不是无缘无故啊……”

      看着页面的背景图标,孙源心中一叹。

      那天看到校车翻入河中,孙源想都没想的跳下水中。拼尽全力救下了七个孩子,自己却筋疲力竭沉了下去,但却在弥留之际看到了河底的光芒。

      那是一面刻着玄妙神纹的玉片,而后再次醒来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现在,页面的背景图标就是前世看到的那面神纹玉片。

      孙源不停的挥舞着长鞭,驷马在山道间飞奔着。山路崎岖,马车如打桩机一般的剧烈颠簸着。

      太阳也升越高,孙源的马车突然如猎豹一般越出山间密林,来到了笔直的官道之上。

      马车突然平稳了下来,孙雷掀开帘布看着眼前一马平川。

      “源儿,我们到浮华城了么?”

      “已经进外城了,但距离城区还有一段距离。”

      “哦!”说着抬头看了眼周围方方正正的田野,“现在正是农忙时节,田里一个人都没有……”

      “爹,你还不信我说的?城内百姓都被送到城东集中营了。”

      “不是爹不信,而是爹不愿相信啊。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一直都好好地怎么突然就……”

      没一会儿,内城的城墙就出现在了眼前。城门大开,城门内也是一马平川不见一人。

      孙源驾着马车,如一阵风一般闯入城门之中。

      要换了平时,进了内城敢在主道上纵马狂奔?最轻的都是三年,要是撞死个人少不得当头一刀。但现在,宽阔笔直的主干道任由健马撒腿狂欢。

      突然,主道尽头迎面有数匹快马疾驰而来,孙源连忙勒住马缰。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对面的快马也很快的来到跟前,马背上的全部是暗色调制服的镇夜司斩妖人。

      “你们是什么人?”

      “大……大人……我们刚刚从贼窟逃了回来……怎么城里人都没了?”孙源一脸紧张害怕的问道。

      “车里是什么人?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为首的斩妖人冷漠的问道。

      “我爹娘还有我妹妹,我们被黑面鬼王给劫持了,今天趁他们不备又逃了出来,身上血污是杀了职守的山贼溅到的。”

      “头,算了,这些不是我们该管的事。”另一个斩妖人说道,“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为首的一人想了想点了点头,“你们跟我来!”

      听到这个话,孙源悬了一天一夜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只要跟着他们进了集中营,一家子的命算是保住了。但以后能保多久……

      孙源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毕竟记忆中孙源虽然没有死在妖魔乱潮中,但也在三个月后战死在送补给的路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