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轮流灌满np

      “有必要这么恨我吗?”

      唐宿看着即使是他在上路边带,而他队友全在下路推高地的情况下,都要来逮他的敌方五人,有些哭笑不得。

      “你这叫恶贯满盈,众矢之的。”

      夏语昔一边无压力地拆着敌方的水晶一边笑看上路局势说道。

      “我这叫什么恶贯!”

      唐宿连忙一个急停躲过泰坦丢来的船锚,甚至他的身体都跟着卡萨丁的动作扭了一下。

      “满盈!”

      接着他再用虚空行者极限地和琪亚娜推出的大招擦肩而过。

      “啊。”

      “啊!”

      一直在绕后的青钢影终于赶到了战场,虽然他离卡萨丁还有不少距离,但是架不住他位移远啊。

      一段钩锁+二段钩锁+闪现+海克斯最后通牒

      唐宿只能惨叫一声后被青钢影画地为牢框在了里面。

      泰坦也马上赶到,二话不说直接给卡萨丁套上大招。

      “快拆!快拆!”

      唐宿已经对自己的逃生不抱希望了,他当即将希望寄托在已经开始输出基地的队友身上。

      “哎呀,我这枪管子怎么卡壳了啊。”

      夏语昔瞬间停下了自己的攻击,然后用一种极其浮夸而且抑制不住笑意的语气说道。

      “别啊!我这死了,MVP可就没了啊!”

      唐宿已经被逼用出了大天使,而且在敌方的围殴下,这点护盾也撑不了多久。

      “那如果你死了,MVP是谁呢?”

      夏语昔把头一偏,眯着眼笑道。

      “是......”

      唐宿按出秒表拖延时间,再按开table键看了看数据面板。

      “是......你??”

      (o゜▽゜)o☆

      “BINGO!”

      “狠......”

      Shut Down!

      Victory!

      退出对局。

      评分

      虚空行者 13.4

      皮城女警 13.5 MVP

      “果然是我C了啊。”

      夏语昔满意地看着自己名字上面那个小一号的MVP字样点了点头。

      唐宿也只能小声地说道。

      “妈妈说的对,漂亮的女人,心都狠。”

      夏语昔也听见了唐宿的嘀咕。

      “我就当你在夸我啦,来来来,下一把!”

      ......

      “还好把这卡萨丁杀了!”

      亚索玩家在退出游戏后,对着刚刚在追击卡萨丁的行动中立了大功的青钢影玩家庆幸地说道。

      “差点就给对面先把家推了。”

      “确实。”

      青钢影玩家点了点头,不过他有些若有所思地说。

      “但我怎么觉得我刚刚应该是R不到这卡萨丁的啊,好像他故意S了一下。”

      “怎么可能。”亚索玩家马上否认道,“这卡萨丁难不成还想死啊。”

      “也是。”

      青钢影玩家被亚索玩家说服了。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

      “那我先下了啊。”

      唐宿依旧是到点准时下线,理由还是买菜做饭。

      “嗯,拜拜,下次再一起。”夏语昔说道。

      “下次一定。”

      唐宿说完就直接关上了游戏,虽然下午和夏语昔的游戏时光还是很快乐的,但是他应该不会再主动去找夏语昔玩游戏了。

      还是前面的那个理由,唐夙的朋友,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哥!”

      唐宿才刚刚把电脑关上,唐橖的声音就从客厅传了进来。

      “你要去买菜了吗?”

      接着就是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后,唐橖出现在了唐宿的房门前。

      “是。”

      唐宿准备换衣服的动作被迫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唐橖问道。

      “怎么了?你要一起去吗?”

      “是要变成姐姐再出门吗?”

      唐橖敏锐地捕捉到了唐宿的动作。

      “嗯。”

      唐宿只能点头。

      “那我要去!”

      “要去就换个衣服,我在客厅等你。”

      “好哒!”

      ......

      “买个菜要跑这么远吗?”

      唐橖跟着唐夙走下了公交车,看了看周围虽然不陌生但是比较不常见到的建筑群问道。

      “其实不用。”

      唐夙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家附近就有一个菜市场,虽然规模没这里大,但是满足日常需求还是够的。”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唐橖追问道。

      “因为这里远啊。”

      (′?w?)?

      “开玩笑的。”

      唐夙见唐橖没有听懂她的上一句话,就没有继续解释,而是说出了她们今天来这里的另一个原因。

      “因为今天我们要买的东西稍微超出了一点日常需求的范围。”

      “什么东西?”

      唐橖本来被菜市场奇异的气味有些压低的兴致,因为唐夙的这句话又重新地高涨了来了。

      “等等你看到就懂了。”唐夙笑着卖了个关子。

      “好吃吗?”唐橖追问道。

      “当然好吃了,为了奖励你在学校的优异表现,这可是我专门托老板搞来的。”

      ......

      唐夙带着唐橖走到海鲜区,找到其中一家较大的店面后,停下了脚步。

      “宋叔!拿货了!”唐夙对着店铺里面喊道。

      “来了!”

      老板马上快步从店里走了出来,双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看见是唐夙站在门口,就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小唐啊,东西在里面,刚刚看见你给我发的消息,我就帮你把它们先冰着了,暂时还不会死,不过你动作最好快点,它们放在冰里也活不了多久了。”

      “没问题。”

      唐夙给老板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那行。”

      老板点了点头,就走进了店里。

      过了一会儿,他拿了一个泡沫盒子出来,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我刚把它们从冰水里拿出来,现在差不多已经冻得很僵了,我在里面也加了几块冰,你马上赶回去应该还来得及。”

      “嗯。”

      唐夙打开盒子看了一眼确实是她订的东西后,就对着老板笑着点了点头。

      “尾款我等等给你,那我先走啦。”

      “没事,不急,下次你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大部分海鲜都能搞定。”老板也很豪气地说道。

      “那下次再见咯。”

      说完,唐夙就拿着盒子带着唐橖离开了市场。

      “到底是什么啊?”

      唐橖虽然乘着唐夙打开盒子验货的那一会儿看到了盒子里的东西,但是还没等她看清楚,唐夙就把盒子关上了。

      “虾。”

      “虾?什么虾?”

      “爱尔兰鳌虾。活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