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时尚>

      穿好衣服下地,桌子上母亲给他留下了饭菜,用手一摸还是热乎的,李明伟的眼睛湿润起来。

      他的母亲叫刘小琴,一个淳朴得不能再淳朴的农村妇女,含辛茹苦把他和妹妹拉扯大,母亲卒于2008年,常年的劳累让她的身体垮了,李明伟想起母亲临终前合不上的眼睛,一直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其实母亲最惦记的是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又无法给他留下任何家产,含恨而终。

      一想到这里李明伟心如刀绞。

      母亲的病是被钱耽误的,如果能早点治疗不至于那么快就去世。前世自己根本就帮不上忙,眼睁睁看她身体一天天虚弱下来却束手无策,母亲死后他悲痛欲绝,跪倒在她的墓前,久久不愿意离去。

      李明伟含着泪把早饭吃完,收拾完书包朝市里走去。

      自己还有一年就高中毕业了,当年拼命学习参加高考,现在想起来似乎很可笑。这个学上不上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但此刻李明伟想辍学肯定不行,父母对他抱着所有的希望,希望他能够考上大学出人头地,自己绝不能让他们伤心。

      好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再坚持一年,边上学边寻找挣钱的方式,对他来说还不算晚。

      现在才不到8点,时间还早。李明伟转身朝山城市郊的农贸市场走去。

      农贸自由市场是80年代改革开放的产物。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和城市恢复了曾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的农贸自由市场。经常饱受短缺经济困扰和国企菜店冷落的老百姓,以一种欣喜的心情接受农贸自由市场的到来。

      农贸自由市场坐落在热闹繁华的山城市区一角,一条不长马路两边都是前来摆摊的农村人,把自己种的土特产带来销售给市里的居民,那时候还没有正规化的集市管理,谁来的早谁就占据一个好位置,来的晚的农民只能挤在一边,这也是他的父母为什么要起大早赶集的原因。

      一大早农贸市场已经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了,人们手提着菜篮子在马路上穿梭着,与农民们讨价还价,集市上各种蔬菜,鸡鸭鱼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那时候的菜农很实在,蔬菜都是最新鲜的,鸡和肉类也都是土生土长的,而且价钱都很合理。

      李明伟一边走一边看着,现在的农贸自由市场只是一个雏形,只有几个戴着红袖标的市场管理人员来回溜达着,那时还没有正式的市场管理部门,他们的作用不是来收取管理费的,说白了就是来维持次序的,哪里发生争执就去哪里协调解决纠纷。

      其中一个人李明伟认识,也姓李,李大矛,轮辈分来说他还得管那个人叫一声叔叔。

      李大矛有三十多年纪,此人能说会道,在这里很是吃得开,成为市场管理员后,前来卖菜的农民都会讨好他,见了他点头哈腰的,塞包香烟给个肉菜什么的,一分钱不要。

      没办法,谁叫人家有权呢。

      那年头人还相对老实,尤其是菜农们从来不敢招灾惹祸,得罪了李大矛这个菜市场你就别干了。李大毛也不像现代的市场管理员那么牛逼,耀武扬威,蛮不讲理。都算是乡里乡亲的,得过且过,所以在市场上还算是个口碑不错的人。

      要是在平时李明伟也不愿意搭理他,自己是一个中学生和人家也挨不上边。不过现在不同了,李明伟迎上去笑眯眯的打着招呼说:“李叔叔好。”

      李大矛长的五大三粗的,穿的整齐,胳膊上戴着红袖标,看见李明伟先是微微一楞,马上想了起来,也回个笑脸说:“是明伟侄子吧,今天怎么没上学?到市场来帮爹娘卖菜来了?”

      李明伟继续笑眯眯地回答说:“今天起早了,还没有上课呢,到市场来看看,李叔您辛苦了。”

      李大矛听着很受用,嘴里却说:“忙碌的命,对了大侄子,明年就要高考了吧,你比我们强,将来上了大学做官,去大城市,光宗耀祖,可别像你叔叔一辈子只能猫在这么一个破地方,没多大的出息了。”

      李明伟说:“叔叔你可是这里最好的管理员,我爹娘经常夸奖你办事公正,而且心肠好,很多菜农都得到过你的帮助,我先替他们谢谢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李大矛笑着回答说,脸上却喜形于色。

      李明伟趁机说:“李叔叔,以后我有什么事情请您帮忙,您可不能推辞哟。”

      李大矛说:“没说的大侄子,只要我能办得到就行。”

      “那就先谢谢你了。”

      李明伟说这些话可不是无的放矢,他现在只是一个学生,家里又穷没什么钱,这第一桶金怎么挣?他把目光放到了这个农贸自由市场。1980年全民经商的年代还没有到来,伟人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是五年以后的事情了。

      自己刚刚赶上这个年代,那就得抓住不放了。与李大矛搞好关系是第一步,今后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李明伟继续往前走着,发现人最少的地方是鱼肉摊,猪肉颜色新鲜,鸡鸭都是活的,鱼被养在水桶里面,抓出来活蹦乱跳的。这里靠近大江,不少捕鱼人撒网抓鱼后直接拿到市场来出售。

      这时城市里人还不是很有钱,很多人并不是每天都能够吃上鱼肉类的食物,相比之下,摆鱼摊的渔民比顾客还要多,而且都是席地而坐。客人买了鱼用绳子一穿拿回去,没有宰杀刮鳞去内脏一说。

      李明伟站在那里看了一会转身离开,心里已经有了数。

      顺着市场走着就看见了自己的父母与妹妹,李明伟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躲在一边看着他们。

      李明伟的父亲叫李有贵,种了一辈子的菜,家里的菜地让他伺弄的井然有序,父亲种出来的蔬菜如西红柿、黄瓜、豆角、胡萝卜、土豆青菜等都是一流的,每天他与母亲把最好的蔬菜精心挑选出来装车拉到农贸市场,所以家里的菜在销售上从来就不用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