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个毛片曰本

      柴丽的表情让汤天觉得很奇怪,她平时都是大大方方的,很少这样拘谨的。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原由,眉毛挑动了一下,“是不是要钱?”

      “哇!厉害!你太聪明了!一猜就中!”柴丽欢呼雀跃起来,脸上恭维的表情非常夸张。

      汤天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跟柴丽之间,只是合伙人关系,平时如果只是经营上的事情,她直接在电话里就说了,不会约到这里来的。

      两人只要是见面谈事,多半是钱的事儿,这一点他都掌握住规律了。

      “要多少钱?”他问她。

      “五百万!”

      “啊?这么多?前段时间不是还剩下180多万吗?这么快就花光了?”

      “那点钱怎么够?再说了,那些钱是之前那六家店的运营资金,我可不敢动。我最近又盘下了七家店面,只交了一点点定金,大笔的转让费都还没付呢!”

      顿了顿,她又小心地问道:“是不是我要的钱太多了?”

      “什么?又转让了七家店面?那我们岂不是有了13家店面?”

      汤天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钱倒不是问题,只要业态好就行!”

      “嗯!”听到他说钱没问题,柴丽也兴奋起来。

      她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他的面前细致地解释道:“你不是说过要做校园经济产业链吗?我专门又转让了几家关联业态的店面,包括大学生考级培训、潮玩店、鲜花礼品店、品牌折扣店……”

      “嗯!嗯!不错……”

      汤天听得连连点头,最终同意了柴丽的布局和安排。

      他和柴丽约定,周末两天内把钱打给她。

      对于柴丽,他还是很信任的。

      虽然她这次要的钱比较多,但由于之前她把财务资金管理的工作,已经委托给了第三方的会计师事务所,所以日常的资金往来,也是在事务所的监管之下的,他并不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从奇力健身俱乐部出来后,走在大街上,汤天苦笑道:“又得忙活了!我是真不想又去连续醉酒两次呀!”

      连续两次喝下半瓶酒,让他的心理本能地产生了一些抗拒。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还是朝东门方向走去,准备直接去教工小区的出租房。

      刚刚走到东门外,手机铃声又响了,是赵一诺打过来的。

      “小天,你看今天的《山海都市报》了吗?”

      “山海都市报?现在有网络,谁还看那玩意儿?怎么了?”汤天一脸迷糊。

      “就是昨晚平坝山温泉那件事的报道呀!”

      汤天这才明白过来,问道:“上面说什么了?”

      赵一诺正要给他讲:“是这样的……”

      这时,汤天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另一个女生的声音,“一诺,快点,再晚不赶趟了!”

      赵一诺赶紧说:“喔!室友在催我了!你自己买份报纸看吧!我要和她们出去一趟,拜拜!”

      她很快挂了电话,留下汤天在原地发愣。

      对于昨天晚上平坝山温泉的汤池里冒出血水的怪事,他还是很好奇,想看看今天的新闻是怎么报道的。

      正好东门外有一家报停,售卖报纸和期刊杂志的,汤天走过去买了一份今天的报纸。

      一打开报纸首页,两行醒目的鲜红大字赫然出现在头版头条。

      “平坝山温泉冒出红水!”

      “责令无限期停业整改!”

      汤天注意到,报道措辞用的是“红水”,而不是“血水”。

      他赶紧去看下面的报道内容。

      文章中解释说,十几年前平坝山北麓山脚下曾经有一个赤铁矿,里面挖出的矿石,呈暗红色,氧化铁的含量高达70%。

      后来,由于要打造山顶的天坑5A级景区,所以就把那个铁矿封闭了。

      根据地质部门提供的勘探资料,整个平坝山的北麓,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十几公里的地方,地表以下都富含着这种类型的铁矿石。

      所以有专家分析,这次平坝山温泉冒出的红色液体,多半是山体中的铁矿石被温泉过滤后,接触空气氧化出来的颜色,并不是什么鲜血。

      不过截止目前,温泉汤池中的水都还是呈鲜红色的,所以有关部门责令酒店方停业,直到水质通过检测标准后后才可以重新开业。

      文章还呼吁,请市民们不要以讹传讹。对于故意造谣引起恐慌者,相关部门将会采取强力的制裁措施。

      看完报道的内容,汤天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跟我没啥关系!我那时候流的鼻血,估计正好是赶巧了吧!”

      话音刚落,他的脑海中很突兀地浮现出一副画面:无尽的鲜血,像滔天洪水决堤般从天而降。

      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喃喃道:“到底是那些血红色液体造就了平坝山北麓的铁矿石?还是那些铁矿石造就了血红色的液体?”

      他有些迷糊,分析不清楚其中的逻辑关系,有点蛋生鸡鸡生蛋的感觉。

      现在对于那些血红色的液体,汤天也不敢十分肯定地说就是鲜血了。

      但那些液体闻起来,确实透着一股血腥味儿。

      “难道真是铁矿石氧化后的味道?”

      汤天想不明白这里边的关节,摇了摇头合上报纸,转身跨过马路,走进了对面的教工小区。

      回到出租房里后,他随手将报纸扔在了茶几上。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显示是17:08。

      坐下稍稍歇息了几分钟后,汤天打开一瓶白酒,仰脖子咕嘟咕嘟地灌了半瓶下去。

      很快,在酒精的麻醉下,他就昏迷了过去。

      两分多钟后,他再次醒来。

      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整个环境安静得像是处于真空之中。

      汤天空着手离开了房间,下楼走出教工小区,朝古北街的方向走去。

      大约三个小时后,他拉着两个大皮箱回到了出租房。

      清点了一番后,他皱眉道:“柴丽要500万,这才380多万,钱不够啊!”

      “这样的效率太低了!要是有辆汽车就好了!”

      但是这样的话语他也只能说说,不敢去动小区里或街面上停着任何一辆车。

      一旦移动了位置,要是新增一辆车出来,他反而不好处理了。

      “唉!我都快成苦力了!”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又离开房间下了楼。

      倘若他的三个室友知情,并听到了他这样说话,准得骂他网抑云装疯卖傻!

      花几个小时跑一趟,就能获得300多万,还说什么苦力不苦力的呢?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无病呻吟!

      接下来的时间,汤天来回连续跑了三趟,又拎了六个大皮箱回到出租房。

      虽然来回地折腾让他有些疲惫,但他又觉得很有必要,自言自语道:“对!就应该如此!一次性筹集到这1500多万,可以用很久了,省得经常过来醉酒!”

      处理好这些事情后,汤天准备返回学校去。

      要不是为了筹钱,他根本都不想身处这种万籁俱寂的环境中。

      这里,没有生机,没有活气,让人心里瘆得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