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mht

      把设立基金、分配资金等财务方案确定下来后,夏景行单独留下了亚伯。

      亚伯还以为老板有什么要紧事要交代,结果对方问道:“鸭脖,你们去尽调阿狸,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鸭脖点头,一脸凝重道:“有,我在调查报告上面也写了,我怀疑这家公司有严重的宗教狂热倾向!”

      夏景行嘴角抽搐,抬抬手,示意鸭脖继续往下讲。

      鸭脖一脸认真的说道:“他们那个老板杰克,就像一个宗教的领袖,员工好像一见到他,就陷入了一种无比的狂热……

      还有,他们的那些办公室也起了一些很奇怪的名字,叫什么“桃花岛”、“黑木崖”,我专门找人打听过了,这是出自一位小说家笔下的武侠世界。

      在那个武侠世界里,有邪教教主,我看杰克马就有点像教主,员工都成为了他的教众。”

      夏景行忍住不笑,“那你觉得这是好,还是不好?”

      鸭脖迟疑了一下,他想起前段时间杰克带自己逛遍了临安城,品尝了那么多美食,对自己等人,那是相当的礼遇。

      但,夏景行才是给他发薪水的人。

      想到这,他毫不留情的把杰克马给卖了。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杰克马打下了太深的烙印,不是好事。我敢说,离开了他,这家公司绝对会动荡,甚至是迷失方向。”

      夏景行点头,“很正常,很多企业离开创始人之后都会这样。”

      鸭脖继续道:“但如果阿狸未来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杰克马离开了,那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

      我们投资了近7亿美金,入股的却是一家不那么成熟的公司。

      我指的成熟,是指离开创始人后,它仍然能很好的运转。”

      夏景行知道鸭脖这是在客观分析,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个暂时不去管它,我自有安排。说说你吧!”

      “我?”

      鸭脖一脸愕然,不知道老板突然说自己干嘛。

      “对,立秋基金和处暑基金接下来都会交由你来管理,前者8亿美元规模,后者至少15亿美元规模。

      相当于,远景资本有一半的钱在你手上管理着。”

      鸭脖胸一挺,腰杆打得笔直,正色道:“首先,感谢老板你对我的信任。

      我在摩根士丹利也曾经经手过这么多资金,保证不会出什么岔子,耽误了老板你的大计。”

      夏景行微笑,鸭脖手上管理资金虽多,其实也就是个空壳子,或者叫招牌。

      立秋基金的8亿美元已经差不多花完了,只剩下最后几百万美元;

      处暑基金是母基金,相当于一个管理平台,资金都会抽调进入各个子基金,真正决定投什么项目的,也是子基金。

      鸭脖主要扮演的角色,就是做好投后服务和资金通道。

      术业有专攻,鸭脖有十年的PE经验,所以夏景行才选中了对方担任目前远景资本最大的两支基金管理人。

      “安卓在美国,阿狸在中国临安,处暑基金在香港,接下来你可能要三地跑了,得做好心理准备。”

      鸭脖毫不在意的摆手,“老板,你不用管我的,这点工作强度其实不算什么的,想当年我在摩根士丹利,曾创下过一周时间,飞了二十座城市的记录。”

      夏景行“呵呵”笑道:“是吗,我果然没看错人,等过两天,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卢森堡。”

      “去……去卢森堡?”

      鸭脖的脸色一下垮了下来,“老板,不是……你不是说等阿狸尽调完,给我半个月的假期吗?”

      说到最后,鸭脖的声音越来越小,渐不可闻。

      “我有说过这话?”

      夏景行一副想不起来的表情。

      鸭脖神色哀苦,他在阿狸搞了两个多月的尽调,一天都没休息过……

      好吧,他承认,就刚到临安的时候,杰克马带他们玩了两天。

      其余时间,他真的一天都没偷懒,从早忙到晚,就没见过临安的太阳是什么颜色的。

      夏景行平时的恶趣味不多,除了喜欢逗一下员工,也没别的恶习了。

      看见鸭脖如丧考妣的神情,笑着说:“好了好了,就去卢森堡敲定一下斯盖普的出售事宜。等事情结束了,我再多放你五天假。”

      鸭脖懂了,这是要帮老板去干私活。

      不过,远景资本除了对冲基金外,其他的基金全是老板独资,说远景资本是老板的私人家族办公室都没什么问题。

      也不存在什么干私活被处罚的问题。

      相反,老板拉自己干私活,这是要重点栽培自己啊!

      想到这,鸭脖也不苦着脸了,嬉皮笑脸道:“哎,老板,你早说啊,我好久都没去过欧洲了,正好跟着老板你去见见世面。”

      夏景行看着前言不搭后语的鸭脖,笑而不语。

      …………

      …………

      在出发去卢森堡之前,夏景行让鸭脖带队,跟杨浩涌把赶集网的Pre-A轮融资给敲定了。

      按照1000万美金的投后估值,计划由新设立的惊蛰基金投资赶集网100万美元。

      融资完成后,夏景行个人对赶集网持股将从25%下降至22.5%,但远景资本中国还会持有赶集网10%股份,实际持股还是上升了的。

      对于这个估值,杨浩勇很满意,因为半年前赶集网估值只有160万美元,眼下相当于涨了5倍不止。

      拿着这笔钱,赶集网也可以请广告公司,拉上刚刚登上时代周刊亚洲封面的春哥,一起拍广告片了。

      在赶集网的办公室里,一派祥和的气氛下,鸭脖、夏景行、杨浩勇三方签署完了投资意向协议。

      杨浩勇拉着夏景行的手,一脸真诚道:“戴伦,你们这次可真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啊!”

      夏景行不动声色的把手收了回来,两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现在钱也到位了,代言人也有了,赶紧把广告片拍出来,快速进军其他三大一线城市。”

      说到这,夏景行顿了顿,“框架传媒那边,你就别找了,让谭智给你介绍江南春吧,投分众传媒的电梯广告。

      土豆网的广告,你还可以投一投,价钱你自己跟王微谈。”

      杨浩勇品这意思,框架传媒是要卖掉了?

      他没有多嘴询问,只是点头,表示知晓了。

      夏景行把杨浩勇拉到一旁,低声道:“土豆网马上也要完成A轮融资了。”

      “啊,他们多少估值?”

      杨浩勇对跟他们同一时间起步的土豆网很关注,两家公司都是由夏景行共同投资的,虽然他跟王微关系也算不错,但也有别别苗头的意思。

      夏景行比了一个大拇指。

      “六百万美元?”杨浩勇问。

      夏景行笑了,“六千万美金,还只是投前估值,阿克塞尔领投一千万美金,我们远景资本跟投五百万美金,投后估值7500万美元。”

      听到这里,杨浩勇已经无心听下去了。

      他本来还有点沾沾自喜,可转眼就被无情打击了。

      夏景行察言观色,宽慰道:“你也别灰心,时间还早,我相信赶集网一定可以厚积薄发的。

      等过两天,你去魔都找王微喝喝酒,拍点马屁,趁他高兴,你让他少收你一点广告费。”

      杨浩勇长叹一口气,“好,我懂的,我肯定不会端着的。”

      夏景行就是这意思,杨浩勇人不笨,很快就领会到了。

      所以夏景行也就不用去挑明了,拍了拍杨浩勇的肩膀,带着鸭脖一行人,快步离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