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视频网站入口

      “所以,那些在各地掳走了百姓的木人,便是出自你那墨阁中的八姐之手对么?”

      在最高层的天字房内,融阳在太九和小枫身上打量了一眼又一眼。

      “然后便是因为有了你这线索之后,剑元师兄才打算加快调查的步骤便直接去了那小石村...结果在今晨却遭遇到了断魂馆的袭击。”

      说着,他很是缓慢地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后,将手中的这杯茶给放下。

      “呵,有趣。”

      他,看了一眼剑清和融枂。

      “剑清,融枂,你们可以出去了。”

      剑清闻言却是径直站了起来。

      “融阳师叔!师傅说了,他相信太九!”

      她不由得有些急了。

      “剑清,出去!”

      可融阳却依旧只是拿起那杯盖来轻掠过茶杯让这茶水的热气散去,瞧都没有瞧剑清一眼。

      不待剑清还想张口说些什么,一同进来这天字房听取详情的融枂对着她摇了摇头,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和双手,小声地对她说道。

      “剑清师姐,顶撞师叔...并非良解。”

      她拉着剑清的手,来到房门边上。

      “相信融阳师叔的判断吧。”

      剑清看了一眼融阳,又看了一眼拉住她双手的融枂...然后还看了一眼太九——处在话题中心的太九却没有多少担忧的神色,反而像是在宽慰剑清一般,向她露出了一抹微笑来。

      “唉...明白了。”

      摇了摇头,最后她终究还是跟着融枂来到了这天字房外头。

      融枂和剑清两人,便守在这房门外...向楼下望去,看看那些已经被融阳下令回到自己房间的净火洞弟子们有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顿时,房间内便只剩下了融阳和太九两人。

      待剑清和融枂两人将这天字房的房门给阖上的那一瞬间,这天字房内的温度便骤然地下降了起来。

      那本来尚有热气升腾的茶水,更是在这瞬间就冷却了下来。

      “呵,完全与你无关么?”

      融阳将这杯完全冷下来的茶水递送到嘴边来,喝了一口。

      “可要是听在第三方的耳里,反倒像是你在向剑元师兄一点儿一点儿地洗去他对你的怀疑,让他开始信任你。”

      茶杯尚未放下,有神的双眸径直地射向太九。

      听着融阳的话,太九只得再次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从出了墨阁下山之后,带着小枫的他,从其他人那边感受到最多的便是这怀疑了。

      但能怪其他人去怀疑他么?

      毕竟,在其他人看来...莫说是怀疑了,小枫的存在已然算是确切的证据了,谁叫这机关木人仅此一家呢?

      “墨阁...太遥远了。”

      融阳,笑了笑。

      “不过现实却是此时在我这眼前就有一具能够灵活行动的木人,这般想来那墨阁倒也没有那么遥远了。”

      他盯着太九,不放过一丝一毫的面部表情变化。

      “只是你口中的那位八姐...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他眯起了眼睛来,摇头晃脑地接着说道。

      “机关制物之术,冠绝今人;武学造诣之才,天下无双。”

      又再喝了一口茶。

      “更别说,方才离开墨阁下山没多久,就已然是跟断魂馆有了某种联系,就我在这里听你所说,倒像是在驱虎吞狼——这所驱之虎,不单单是那断魂馆怕是连我这道门三派也被算在其中,如此看来你的这位八姐她那谋略手腕,可也相当高明呐。”

      他,冷哼了一声。

      “只是这种人真的存在吗?也太过完美了吧?”

      太九想到了在墨阁时,与太八之间的点点滴滴,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追思的神情来。

      当然,这抹追思神情的变化,自是被融阳收在眼中。

      “八姐她,便是如此完美。”

      若非如此,太四又何必将她禁锢在墨阁之中不知道凡几岁月呢?

      叹了一口气,太九摇了摇头对融阳说道。

      “倘若八姐的存在是小子胡诌的,那么竹剑前辈所砍下的那块劝小子离开的竹片又该如何解释呢?”

      哪知一听太九说这话,融阳却是露出一副就在这儿等你的表情来。

      “那竹片上的字,是什么字?”

      太九,沉默了一下。

      “是...墨阁的盲文。”

      融阳点了点头。

      “既是墨阁,又是盲文。”

      他,还是那般盯着太九的表情变化。

      “那可不是随你怎么编么?”

      太九闻言,却是笑了。

      他已经听出来,这位血梅前辈只是在试探他...换言之,这是在尝试着相信他!

      “好吧,文字内容或许真的能够随我心意胡说八道。”

      紧接着他又开口说道。

      “可刻在上边的字,仅凭小子这身功夫可没有办法能让竹剑前辈一夜都不曾发现这其中异样。”

      太九顿了一下,如负重释地对着融阳露出了一抹微笑来。

      “竹剑前辈的实力,怕是只有血梅前辈您才真正知晓其中深浅吧?”

      融阳轻轻地笑了一声,对于他所问的话,不置可否。

      “那关于这竹片,你的解释又是如何?”

      太九又露出苦笑的表情来。

      “说实话,小子也不知道。”

      他,叹息一声。

      “硬是去猜的话,也只能想到...或许我家八姐还是有在关心小子的安危,仅此而已。”

      这么说着,太九又想到了太八离开墨阁时的那一日...她给他上的一堂课。

      “希望...是如此。”

      太九不由得,呢喃自语道。

      而一直观察着太九表情变化的融阳,并未就此结束审讯。

      “好吧...就算她真的存在,又如你所说的这般强大。”

      顿了一下,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那么我又如何知道,你是否不为她所特意布下的一枚棋子呢?”

      在融阳这话语中,太八俨然是一位不择手段,无情无泪的女魔头。

      太九很想就此进行辩驳,然而他却做不到。

      往日有关于太八的回忆,固然是对他照顾有佳,但太八却同样从未讳言过她已入魔——虽然从她的角度看来,在太四教导下的太九,才算是入魔。

      可她已然是对自己要做的事,有了充足的觉悟!

      “棋子与否...小子,也不敢保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