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黄

      “呜、呜、呜————”连绵不绝的哭泣声在耳边响起,黎澄只觉得头痛欲裂,而且不知是何缘故,浑身如同被大型车辆碾压过后的酸软疼痛!她有些烦躁地抬手遮住刺眼的眼光,“嘶————”只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便仿佛撕扯到什么伤处一般,不过疼痛倒是让她清醒了几分!

      好容易挣开沉重的眼皮,入眼是刺目的红色,这什么地方?再转头,对上床边那张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可不就是她妹妹黎滢吗?只见娇软的小公主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白裙子,一双眼睛已经红的如兔子般了!她此刻正双手捂着嘴,试图压住自己的哭声!只是那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可怜!

      “滢、滢滢?”黎澄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好不容易撑起上半身,却见娇惯的小公主猛的扑倒她身上,用那瘦弱的小胳膊将她紧紧搂住!黎澄霎时间脸色便白了!

      艹!她精致的脸瞬间扭曲险些将斥骂吐出口!

      好疼!!!

      怎么回事?

      “哇!!!”黎滢抱住自家姐姐放声大哭,用已经破音的嗓子哀嚎道:“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我对不起你!哇啊啊啊啊————”她哭的撕心裂肺,险些将黎澄的耳膜震裂!

      这般便也将浑噩的意识驱散,黎澄无奈地伸手堵了堵耳朵,随后将视线转向房间内的另外两人,一身黑色浴袍面色铁青的是她的准妹夫秦毓墨,至于另一个言笑晏晏一身精致白色西装的,是靳家的靳流觞!等等,这两个人,不是一向不对头的吗?

      只是,她忽然看清秦毓墨敞开的胸膛上印着成串斑驳的咬痕?!!

      她刚想开口质问,却听见黎滢哭声愈发尖锐,无奈只得将抬手安抚身上的小哭包,只是刚一抬手,却见因过分宽大的衬衫袖口滑落而暴露在空气中的那节白色的小臂,其上缀满了斑驳的吻痕和不堪描述的暧昧痕迹!

      黎澄的手僵在半空,她瞪大了浅绿色的眼睛将慌乱的目光对上秦毓墨,却只有他森寒冰冷的眼神!

      “咯噔!”她的心霎时间跌落谷底,一种极为强烈的不安在她心中蔓延……

      半个小时后,秦家大厅的,黎澄换了一身干净却极为不合体的黑色衬衫长裤站在满堂长辈跟前,一道轻蔑嫌恶的眼神不断打量着她疲倦不堪的身体,夹杂着不休的私语声,仿佛她就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肮脏东西!!!

      “啪!!!”地一声,一叠厚照片并文件砸在她身上,她承受不住地后退一步,却遭来阴阳怪气的嘲讽声:“哟,这会子装什么柔弱啊!昨晚你可是好大的手笔哟!!!”开口的是她二婶,黎家老二的妻子!也是一贯看不起她这个占着名分却毫无干系的养女!

      黎澄尴尬地抿了抿唇,然后强忍着身子的酸疼弯腰捡起地上的那堆东西!只消一眼她便慌乱地撒了手,“这!”她惊诧地抬起头,对上秦黎两位老爷子严厉的眼神,“这,是什么……”不断压低的尾音,似乎也证实了她心虚!

      黎老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忍,却还是冷声开口道:“这是什么东西,你难道自己不清楚吗?黎澄,我黎家养你教你,谁曾想教出了你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畜生!你那龌龊肮脏的心思,难道有脸做没胆子认吗?!!!”

      龌龊?肮脏?

      黎澄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她此刻顾不得身上的不耐,焦急地翻看那些照片和资料,一张一张,皆是她同秦毓墨的亲近,可这根本不可能!还有那些暧昧的情书,露骨的画稿,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照片,是修过的!这些,也、也不是我的字迹!我更加没有,没有画过这些东西!”这都什么呀!她跟秦毓墨?这怎么可能!

      黎澄惊慌地抬起脸,迫切地想要证实自己的清白:“父亲,爷爷!我真的没有!我发誓真的没有做过这些!”

      “可你睡了你妹妹的未婚夫!!!”黎父冷冽的声音如一道惊雷砸在黎澄心头,她整个人瘫软在地,一双浅绿色的眸子已经呆滞无神,她张了张苍白的嘴唇,似乎想要辩解什么,可再多的,都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

      “是……”黎澄闭上了眼,应下这个不容更改的事实!她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过是黎家不受重视的养女罢了,秦毓墨是秦家唯一的太子爷,他从小便喜欢黎滢,所以才有了秦黎两家的订婚!

      昨天,本该是两家联姻的大好日子!

      她已经不想去回忆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因为根本没有意义!她跟秦毓墨睡了!她黎澄跟自己的准妹夫秦毓墨睡了!!!

      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黎澄双手撑地,将头埋地极低,她不需要再去争辩些什么了,在这场荒唐的婚宴中,她除了担下责任,根本别无选择!

      攥紧手中这些“证据”,听着二叔二婶小声的冷嘲热讽,她无话可说!

      老当益壮的秦家老爷子打量着跪在地上的那个孩子,一双威严的虎目不禁有些疑惑,他若是没有记错的话,黎澄这孩子,是个心性纯净的!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

      秦夫人看看自家那冷面的儿子,再看看地上的发抖的可怜孩子,终还是不忍心地开口道:“澄澄,你就没有,别的要说的吗?还有你,毓墨,你是个男人,这到底……”到底还是女孩子吃亏一点的!

      秦毓墨显然不会怜香惜玉,更何况,他一向不喜欢黎澄!“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昨夜之前,我们的关系不过是她会些简单的医术,我能用得上罢了……”昨晚本该是他的好日子,结果却跟未婚妻的姐姐纠缠上了!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的!

      黎澄死死咬住干涩的唇,他说的是实话!他们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有药吗……”她低低地开口道。

      “什么?”秦夫人不解地问道。

      “十二小时,还没过吧!”黎澄已经缓和好了情绪,冷静地抬起那张过分苍白的脸,“我从未想过,余生和秦毓墨牵扯纠缠!不管你们信不信!”她如今明白了,当初选择留在这里,留在黎家,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十年所修所学,更加一文不值!!!

      黎澄,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黎二夫人小声嘟囔道,她打开手边的包包,将一盒药甩到黎澄跟前,“虽然不是我们黎家的人,但是好歹学一些黎家的风骨!也不枉我们家苦心教养你这么些年!”这个臭丫头闯了这么大的祸,肯定是要被逐出家门的!这样也好,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黎家的家业还轮不到这个野种来沾染!

      黎澄伸手捞过那只浅粉色的药盒,打开抽出一板白色的圆形小药,随意掰折几下便将拆除的药一股脑塞入口中!

      “唔————呕!”从昨天到现在,她尚未进食,又被欺负折腾了大半夜,喉咙早就哑了!胃部一阵痉挛险些将强塞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咳、咳、咳!”黎澄咳得厉害,却还是强迫自己将东西咽下去!

      秦夫人看着心有不忍,欲倾身向前,却被丈夫拦下!他朝着自己的妻子默默摇了摇头,两位老爷子还在呢,轮不到他们开口!

      更何况,秦毓墨那小子不是杵在那里吗?

      黎澄放下空空如也的掌心,用另一只手擦去因剧烈咳嗽而流出的泪水!她用双手支撑起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站直了身,用一种极为平静的的目光扫视过在场的一张张脸!秦黎两位老爷子、秦将军秦夫人,养父、二叔二婶!还有……

      她偏头去看秦毓墨,他倚靠在一座博古架旁,半张脸隐在阴影之中,他不曾对上黎澄的视线,似乎是多看一眼都嫌脏!

      黎澄迈着沉重的步子朝他而去,一步一步、越来越近!当靠近足够的距离之时,她抬手一个耳光猛的甩向秦毓墨脸!

      “啊!要死了,黎澄你个疯丫头干什么!”黎二夫人尖叫出声,众人也随即站起身,可是黎澄的手腕却只在半空被秦毓墨截住!“你干什么!”他看着跟前这个瘦弱的女人,她浅绿色眼睛中的平静让自己莫名心慌!

      “唔!!!”秦毓墨瞪大了漆黑的寒眸,僵硬地将视线下移,“滴答!”纤细葱白的手紧攥着一小块锋利的玻璃碎片刺入他的左腹,鲜红的血液顺着她不断颤抖的手淌下!

      黎澄一个用力挣脱了被扣住的那只手腕,白皙的皮肤上已经留了一圈红痕,只是这根本不重要!“我们两清!”她头也不回地擦身而过,徒留高大英挺的青年留在原地……

      她没有去管身后慌乱的脚步和高声尖叫!也没有人来阻拦她的步伐!跨出这座大厅,无视倚在一旁看好戏的白衣青年!她不曾回头,属于黎澄可笑的流恋,该结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