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丝瓜?迎?到官方下蒌咀址

      阿奇正沉浸在自己的激动中,听妹妹喊自己,就下意识回头。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精准再现的近景小魔术。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阿奇吃惊询问,眼睛里噼里啪啦冒出兴奋的小火花。

      阿巧耸了耸肩膀,她很想跟哥哥说“再简单不过了”,但又怕伤了哥哥的感情。毕竟,你只需要把“魔术都是骗人的”理解通透,一切就容易多了。

      魔术,不过是障眼法。

      因此,你以为的左手握住右手的无名指,只是你以为的,实际上——左手握的是左手自己的无名指。

      阿巧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在哥哥面前做了分解动作。

      “原来秘诀在于把左手自己的无名指掰到虎口!”阿奇兴奋极了。

      反复做过几次后,恰巧隔壁的朵朵翻墙过来玩。阿奇便当场做给朵朵看。朵朵是个胖胖的小笨妞,心思很单纯,又多少对阿奇怀有崇拜。

      她只顾着看眉飞色舞的阿奇,压根没看几眼阿奇手中的魔术。

      当魔术结束的时候,朵朵配合地惊奇大叫,使阿奇格外满足。

      “朵朵,你知道我是从谁那里学来的?”

      “你爸爸那里?”

      阿奇刚才还眉飞色舞的脸,顿时僵住。爸爸和妈妈,在南方繁华的城市打工,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开始还寄钱,这几个月,连钱也不寄了。

      “对不起。”朵朵道歉。即使呆萌如朵朵,也知道在奇巧兄妹俩面前提父母,是一种冒犯。

      “你不用道歉。”阿奇转过头,看向风吹动的菜园,脸色带着小小少年特有的骄傲,“告诉你吧,我是从陌生人那里学来的。今天早上,我一个人去见了陌生人,他是一位魔术师。”

      朵朵脸上瞬间开了表情铺子。有骄傲,有担心,有惊奇,有后怕。

      “你怎么能一个人去见那个陌生人?”

      “我不怕他。”

      “可万一他把你拐走怎么办?”

      “我有果果保护我。魔术师怕果果!”

      朵朵说不出更多的反对的话,她将目光移向阿巧。她知道,阿巧只要愿意,可以轻松说服阿奇。可,阿巧看上去并不反对阿奇去见陌生人。

      “巧巧,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因为脚长他身上,好奇心也长在他身上。”阿巧回答。

      朵朵要多想一会儿,才能充分理解阿巧的话。

      她看向阿奇,多想对阿奇说,请看在我的份上,收敛一下你的好奇心吧。然而,这话说出来,好像也是一种冒犯。

      冒犯阿奇自由的感觉。

      毕竟她和他只是邻居。

      10岁的朵朵,满心忧伤。

      “我们一起去吧?我是说,当你再想去见陌生人的时候。”朵朵嗫嚅。

      “好啊。我现在就想去见他!”

      二十分钟后,三个小伙伴和一条杂毛土狗,再次出现在星月湖畔的鹅卵石沙滩上。

      陌生人坐在一张看上去很舒适的便携椅子上,双腿长伸,赤脚搭在鹅卵石上,两手捧了本书,正在日光下看书。四周是鸟叫声。

      阿奇刚想上前,被阿巧拉了一把。

      阿巧张大眼睛,吃惊地望着眼前的陌生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坐在湖边看书的场景,是这么动人。

      湖面银光闪闪,山林静谧,鸟儿热闹地在歌唱,魔术师置身其中,认真投入地看一本书。恍若一副画卷!

      阿巧因此对魔术师好感大增。

      土狗果果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安静站住,抬起头看向小主人,呜咽着叫了一声。

      魔术师仿佛受惊,突然从椅子上跌落在地,惊慌四顾,满脸惊恐,直到看到三个小孩和一条狗,才镇定下来。

      他尴尬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哈哈笑起来:“你们好,大狗我不讨厌你,但你别过来!”

      “你为什么怕狗?”阿巧劈口问道。

      魔术师目光望向远方,好像是在追忆往事。

      “我确实怕狗。”他坦诚回答。

      “为什么?”阿巧追问。她是这样,向来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我曾经亲身经历过一件极其残忍、恐怖的事情。”

      “跟狗有关?”

      “是的。”

      “你能跟我们讲一讲吗?”阿巧喜欢看书,也喜欢听故事。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更喜欢看书,还是更喜欢听故事。

      魔术师脸上一哆嗦,但,当他对上阿巧清澈的目光时,他很快改变主意,决定挑战自己。

      魔术师开始讲他亲身经历的“极其残忍恐怖”的事情了,阿奇、阿巧、朵朵和果果,三人一狗坐在魔术师的对面。

      魔术师说,他生活在一座以文明著称的城市里。在那座城市里,人人都爱狗,连流浪猫,都得到很好的照顾。

      人们给狗狗买时尚的衣服,买潮流的鞋子,买金银珠宝项链,把它们送到动物美发中心,不光修剪它们的毛发,甚至对其进行染色。

      阿奇听到这里,吃惊得无法言语。他手搭在果果后背,将果果搂在自己腿上。就算他能想象果果穿衣服的样子,也难想象果果穿鞋子的样子。

      朵朵手抓头发,眼睛瞪得溜圆。她绝对不向任何人坦白,那一刻,她羡慕城市里的狗狗了。

      阿巧歪着头,认真地听,她将魔术师讲故事时的表情,一并记下来。

      有一天——魔术师说——他走在路上,看到一条半人高的、皮毛浑身雪白的大狗,它娇小的女主人在它背后吃力地牵着它。它是那么白,一出场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一位妈妈带着女儿,推着儿子,从狗狗身旁路过。

      小女孩的目光,牢牢被狗狗吸引:“妈妈妈妈,你看这只狗,多么漂亮啊,它身上连一根其他颜色的毛发也没有,像雪一样白,像夏日最晴朗的天上的云朵一样白。”

      一定是小女孩出色的语言表述能力,感动了妈妈,她停了下来,等待女儿欣赏大白狗。

      对面走来一条狗——因为这是个爱狗的城市,所以随处可见各种狗,哈士奇、贵宾犬、牧羊犬、吉娃娃、秋田犬、杜宾犬、博美犬、斗牛犬、萨摩耶、腊肠、罗威纳、卡斯罗……狗的种类,实在太多了。

      魔术师不是狗狗学家,因此不知道那只漂亮的大白狗是什么品种。

      谁也想不到,新来的狗狗那么小,却那么凶,它冲大狗狂吠。

      大狗倒是没有叫回去,而是直接上了口!

      它嗷呜一口咬住了小狗的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