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平台网址直播在线

      “新年快乐!”

      温可以转过头看向低头玩着手机的仲淮,声音不大不小,

      但是周围的声音太嘈杂了,他好像没有听到…

      温可以也没有执着,

      新年夜有一个可以当面说新年快乐的人,也是一种荣幸…

      好像完成了一种仪式感…

      “新年快乐!”

      在温可以转过身打算继续刷碗的时候,背后响起来仲淮低沉的声音…

      温可以没有回头,

      她知道也许仲淮这个小子害羞了,所以他听到没有立刻的回…

      只是唇角不自觉的上扬…

      后来听不到电视的声音,听到拖鞋啪嗒啪嗒离去的声音,

      看来仲淮出去了。

      温可以收拾完了茶水间,把剩下的饭菜放到冰箱里。

      不知不觉居然消灭了三分之二,仲淮好像没怎么吃,都是她一个人消灭掉的。

      怪不得现在还撑着呢!

      温可以满足的捂着自己的胃。

      不记得听谁说过,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有吃到肚子里的食物,永远都是你的!

      看看自己因为吃得太多鼓起的大肚子,

      温可以顿时觉得,自己在新的一年,也许会腰缠万贯进!

      ---

      回到房间,打开手机,发现很多个未读微信消息,都是新年快乐之类的。

      很多明显都是群发的消息,温可以没有一一的打开看,也没有回。

      只是回了几个重要的人,就打算睡觉。

      把日光灯关上,那个一直陪伴她的叮当猫亮了起来。

      习惯的摸一下已经秃顶的叮当猫的头顶…

      温可以这才满足的躺在床上等待着睡意的来临。

      摸着鼓鼓的胃,吃饱了应该很快就能睡着了。

      外面不时的蹦出来两下鞭炮响,慢慢的一切都平静下来。

      刚才忘了问仲淮怎么会突然回来,这大过年的怎么会一天没吃饭?

      他应该回爸妈家里,三餐无忧才是。

      唉,算了,问那个家伙也不可能回答自己。

      现在想想,今天晚上居然过了一个温馨的除夕夜呢!

      难得他们两个如此和谐的一起吃饭,上次一起和谐愉快的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呢?

      时光好像一下子回到她从仲淮的初中缀学,独自一个人来到南方闯荡的时候。

      南方的那个城市叫嘉市…

      ---

      温可以虽然也是名牌大学毕业,但是毕业之后就出了车祸,

      然后失忆,莫名其妙的又上了一年多的初中。

      所以等她再进入这个社会工作,就比刚毕业的时候找工作难很多。

      毕竟都毕业一年多,一点工作经验没有,一下子不能为公司创造产值。

      公司还要花时间和人力培养你,给你发工资,实在是一个不怎么合算的买卖。

      幸好,爸爸死之前经常大手大脚的给她零用钱,

      不知道怎么的,好像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他只是说女孩子要多点钱傍身才是,免得受欺负。

      温可以都小心的存了起来。

      说小心,是为了不让妈妈裴贞子发现,虽然那时候家里表面其乐融融,家庭美满,

      但是妈妈裴贞子每天抱怨,不满足现状,弄得爸爸和温可满心的疲累。

      说是存款,在嘉市这样的一线城市租了房子,付了押金也没有剩下什么了。

      每天坐地铁,吃饭也是很大一笔费用,后来找到了工作,工资都不够付房租。

      有一次她出差去清市给了仲淮自己的电话号码,

      两个人就时常的短信断断续续的联系着。

      从清市回来一个月后吧,那天正好是周末,温可以休息。

      一大早就收到仲淮的短信

      仲淮:【为什么嘉市的超市买烟还要身份证?】

      温可以怎么觉得这家伙人现在在嘉市呢!

      温可以:【你在哪里?】

      躺在床上用手机胡乱投着简历的温可以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仲淮:【在嘉市】

      果然…

      温可以:【需要我帮忙?】

      毕竟曾经是同学,在学校没少帮自己。

      仲淮:【需要。】

      果然…够…仲淮…够…不客气。

      温可以:【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总不能让一个外地人来找她,虽然她也才来了没多久。

      仲淮报上的地方就在她租住的小区不远,温可以让他在那个超市门口等着,不要乱跑。

      从北方到南方,从干冷到炎热潮湿,

      温可以看着站在屋檐下高高瘦瘦的男孩,突然觉得他们好像一起走过了很久很久的时间,

      但是其实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说过的话更是屈指可数。

      算起来现在应该是刚放暑假,前几天仲淮刚刚给她发过暑假的成绩单。

      他居然人生第一次的进了百人榜单,

      今天没有下雨,但是天气阴阴的,雾蒙蒙的,

      南方就是这样,很少像清市那样艳阳高照,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来了!”

      穿着简单的棉麻白色衬衫,浅蓝色的牛仔裤,牛奶白的布鞋,

      皮肤白皙,唇齿鲜艳。

      好像一个掉落凡间的翩翩少年。

      “嗯…”

      温可以再看看自己,以为出门着急,胡乱的套了一件白色棉布连衣裙。

      因为洗的次数太多,有些泛黄了。

      但是也不影响他们走在一起,被认为穿的是情侣装。

      两个人走在一起,穿过小巷,路过的有心人都会忍不住驻足,回头,

      为的就是多看两眼长得出色的两个孩子。

      温可以:“你吃饭没?”

      好像已经快过中午时间了。

      少年摇头…

      正好两个人走到了一家川菜馆的门前,

      “那咱们来这家吃?”

      这家川菜馆有些年头了,木制牌匾上的字都快辨认不清了,

      门脸的漆掉了一半,斑驳破旧,能来这吃的,也多是回头客。

      仲淮:“好…”

      温可以没好意思说,自己总来着吃,这里的辣椒让人喜欢。

      她是无辣不欢那种人。

      平常没觉得这个餐馆破旧,仲淮往这一坐,

      怎么就有种皇子体验民间疾苦的感觉。

      因为中餐时间快过了,餐馆里除了他们只有一桌客人。

      他们各自点了面,然后面对面坐着,都没有说话。

      各自尴尬…

      温可以:“怎么会突然来?”

      毕竟还是初中生,难道和父母来的?

      “过来看朋友!”

      仲淮的眼珠飘忽了一下。

      温可以的眼神好像在问,那为啥自己跑这里来了?

      好像想掩饰什么,仲淮继续补充说:“现在时间还早,没有到约定时间!要到晚上。”

      算是解释。

      少年的两个手交叉的放在桌子上,说明此刻的他也是忐忑紧张的。

      温可以:“你自己来的?”

      仲淮毕竟才十四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