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福利视频

      送走了光复军这个烫手的山芋,马场港这边自然是松了一口气,鉴于光复军还在济州港大营没走,吴宇等人还不敢放松戒备,但解除警戒的方案已经制定,计划马场港就留下两个陆战营,其余部队全部疏散回防,部分参加过战斗的军人将会退役,当然,退役后他们马上就会得到一份雇佣合同,沿江沿淮那些镖局都会出优厚的待遇来招募他们。

      现在已经基本定下来了,西岸社委的驻地就在马场港,社委委员刘星林、许维文、蔡海遥、王启山、吴宇及其家庭常驻马场港,刘星林还是兼任大员开发公司的总经理,俞春旺是大员公司军事负责人,司马谦是行政负责人并兼任大高港管委会主任。

      得知马场港安全形势好转之后,马场港星堡暂住的胡亦菲带着社委委员们的家属返回了海湾大酒店的居住区,今年胡亦菲可没有闲着,沿江沿淮所有的镖局和运输公司都已经成立,前期运作很好,利用金启钱庄的贷款在沿江沿淮的仓库储存了大量的物资。

      刘星林对这方面的工作其实非常关心,只是因为高丽的军事行动牵扯了自己的精力,顾不过来,现在胡亦菲回到家,他立刻和王启山找上门去了。

      因为星堡居住条件有限,大家住的都是大宿舍,按照战时管制,男女是分开居住的,刘星林、王启山见面就给胡亦菲道谢,“感谢小胡姐姐照顾我媳妇和孩子,这家伙,娘儿几个都胖了。”

      现在这些人都成家立业了,胡亦菲有两个孩子,王启山也是两个,刘星林他老婆能耐,已经有三个孩子了,目前正在追第四个,这都是被计划生育政策迫害的,没错,社团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就是生的越多越好,低于两个受批评,两个以上有补贴,高级领导必须以身作则。

      大战前,为了安全考虑,社团会员家属全部搬进了马场港星堡,等光复军离开后,社委解除了军事管制,大家也都搬回了原住宅,包括王启山等人也是刚见到自己的家人,可把楚丽儿想念坏了。

      王启山喧宾夺主,往茶台边一坐,提起红泥炭炉上的铜壶,往紫砂壶里加水。

      “亦菲啊,这高丽战事也结束了,下来工作的重点就是明朝内地的移民上了,这个方面的工作我想听听你的方案。”刘星林开场白。

      “今年移民的大收获竟然是明朝的京师大爆炸导致的?”胡亦菲说道,“金启钱庄因此对原来的贷款方案也做了调整。”

      “哦,这段时间尽关注战事了,没想到这一层。”王启山说道。

      胡亦菲接着说,“这次大爆炸对明朝的统治影响很大,天启皇帝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现在更是躲在深宫不愿参与政事了,京师据说死了两万多人,还造成多人无家可归,我们在灾区周围招募了一万余名愿意移民的灾民,已经陆续运输到了白翎岛和大员。这些人有相当一部分是手工业者和商人、文人,是比较高素质的人员。”

      “这个工作是齐金宝他们操作的吧,这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就做出了这么大的事。”王启山笑道。

      “这个工作现在是一个完整的链条来完成,包括金启钱庄,北海钞行,辽海管事都参与其中,与其说是一个运输工作,不如说是一场金融投资行为,”这个功劳胡亦菲当然要争取在金融系统内了。

      “那这么说,金启钱庄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了?”刘星林很上道,王启山在一旁直撇嘴。

      “是的,金启钱庄不但参与移民短期贷款,而且还参与了灾后重建工作,爆炸导致大片房屋倒塌,团结建筑集团今年接活接的都手都发软”胡亦菲继续往下说。

      “团结建筑集团的成本跟当地的泥瓦匠相比那要高得多啊?”王启山说道。

      “可是质量不一样啊,金启钱庄在京师的一个营业点,离爆心也就是五百米,当时周围所有的房子全部倒塌了,就剩那个营业点傲然耸立,除了瓦片和玻璃受损以外,其他分毫不损,里面的职员和顾客一个没伤,听说这事还惊动了天启皇帝。”胡亦菲绘声绘色的说道。

      “团结建筑集团一下子名声大噪,所有的贵人们纷纷找到他们改建住宅,齐金宝不是一直奉命在京师烧信王朱由检的冷灶吗,信王还让将来给他在封地也盖一间宫殿呢。”

      “对,未雨绸缪嘛,信王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多接触下是好啊,这下建筑公司那帮人都该忙起来了,这个是活广告啊,嘿嘿,水泥,玻璃啥的该卖断货了。”刘星林很赞成。

      “可不是,现在都是在抢啊,魏忠贤利用和我们的关系,把建筑公司的工程建设力量包走一半,然后加价包给那些想改建住宅的贵人,从中间捞了不少钱。”胡亦菲不满的说道。

      “那还有一半的工程建筑力量呢?”刘星林问道。

      “被金启钱庄包下了,用于爆炸地区的重建,搞得金启钱庄给运输公司和镖局的贷款也大大缩水。”胡亦菲继续说道。

      “哦,金启钱庄也搞房地产那一套了?”王启山比较机灵,猜到了一些。

      “对,这是一个盛宴啊,那些勋贵大肆收购倒塌房屋的地皮,然后以土地做抵押从金启钱庄贷款重建房屋,那里将建设成一个商业区,街道两边的建筑将全部由团结建筑集团来承建,一水的建成三层至四层高的楼房。”胡亦菲说的口干舌燥,喝了一口茶水,王启山连忙给她续上。

      “还有一个事更邪门,这一片商业区已经被预定作为青楼楚馆区了。”胡亦菲神秘的说道。

      “哦,这个有何说道?”王启山问。

      “说请了一个龙虎山的大师前来看风水,大师说此处阳气太重,说好多爆炸而死的人身上的衣物都消失了,这都是确凿的证据,为了调和这里至刚的阳气,所以就得把青楼开在这里,用那些个莺莺燕燕来调和下阴阳,而且说那里至刚的阳气能够给男人们力量,男人在那里逍遥不必要担心阳气衰弱。哈哈哈,”胡亦菲也不是一个好鸟,说起这些事脸都不红。

      这一番话让刘星林和王启山很尴尬,都闹了一个大红脸。

      “不说闲篇了,这里肯定是高层运作的,把舆论往这个方面引,尽量淡化这个事件的影响,这样人们就不会谈论死了多少人了,然后什么气数啥的,而会谈论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让老百姓的八卦之心熊熊燃起,让话题轻松些吧。”刘星林分析道。

      “正是如此,始作俑者就是魏忠贤,天启皇帝经此事件尚且惊魂未定,魏忠贤这么一运作,然后把消息告诉皇帝,那个小年轻人立刻就轻松了,不过建州部那边也会搞舆论,他们则说那次爆炸是星辰坠地导致,因为在八月份的时候,努尔哈赤薨了。”胡亦菲说道。

      “那这次的爆炸真实原因知道么?”刘星林问道。

      “据当时的目击者说道,有一个还就是在营业所的楼上亲眼目睹,应该就是一个陨石砸下来的,当时一道烟迹从西面飞来,然后就轰然爆炸,然后附近的火药仓库也发生了二次爆炸,不过那次爆炸的威力则小的多,不过官方对外宣称就是火药仓库爆炸,为此还处理了相关的官员。”胡亦菲继续说道。

      “是啊,毕竟星辰坠入京师的说法太震骇,影响明朝的正统和气数,那只能是火药仓库爆炸了。”刘星林道。

      “所以,官方也急于重建,好尽快淡化这一事件,甚至想出了用青楼楚馆红灯区来调和阳气的招,实在是用心良苦啊。”王启山说道,“这场重建工作,一下子让金启钱庄有活干了,咱们沿江沿淮的业务肯定会受影响的。”

      “可不是,金启钱庄的资金找到这个出路,就松快了,沿江沿淮的贷款受到了少量的影响,不过也正好,原来还担心嚼不烂呢。”胡亦菲说道。

      “是啊,资金量太大,人力跟不上也是白扯,给点时间缓冲一下也是好的。”刘星林说道。

      “不过工作还是挺出色的,沿江沿淮两个方向预估今年的移民能够上到两万,现在大明朝内部的人地矛盾突出,广大底层民众生存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落到实处,移民的工作还是蛮好做的。”这些数据刘星林那里也有,只是最近战事为首要,他没有多关注那边。

      沿江沿淮的移民工作,一向是淡江镖局的负责人黄春平负责的,成立的众多镖局和运输公司,也都是黄春平在协调,他是参谋出身,在军中也有些根基,因为在大员对付西班牙人时提出火攻的方法深得刘星林的器重,一直也是大员系的嫡系人员。

      关于沿江沿淮移民的工作,黄春平一直兢兢业业,他也知道移民对社团的重要性,工作的进展也隔三差五的向刘星林汇报,不时征求刘星林的意见,故刘星林对他主管的工作还是比较了解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