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ta5.app

      能在咸阳发现越女剑的传人,对于嬴玄来说确实是个意外之喜,虽然不确定她的目的是不是和她所说的一样,但是宋红筱至少是一个可靠的帮手。

      中车府令赵高和他手下的罗网意图不明,嬴玄很久以前就开始提防他们,罗网的强者不在少数,每一个都是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剑豪,影密卫虽然也有强者,但是和罗网相比还有些差距。

      如果能说服吴越剑池作为帮手,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至于宋红筱找盖聂的目的,嬴玄反而并不关注。

      “李相,关于中车府令赵高这个人你怎么看?”

      说到罗网,嬴玄不得不关注一个赵高这个人物,说不定以后会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赵高深的陛下信任,跟在陛下身边的时间比我还要长,而且深的陛下宠幸,他手下的罗网在公子成蛟叛乱的时候,出手斩杀公子成蛟,之后帝国见不得光的事都是由罗网出手的。”

      李斯也颇为忌惮的说道:“总之,赵高和罗网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你也注意一些吧!”

      “这个我明白,”嬴玄搓搓手指头,喝了一杯美酒,突然问道:“赵高,贪权吗?”

      “这个倒是不曾发现,他在陛下身边数十年,从来没有听说过结党营私之事,也不曾与朝中大臣有来往。”李斯想了想说道。

      “他和公子扶苏的关系如何?”对于李斯的回答,嬴玄有些意外,史书上的赵高可是指鹿为马,铲除异己的狠人,这个时候居然这么安分,十有八九是忌惮始皇帝嬴政了。

      “长公子自幼由大儒教导,做事难免有些书生义气,曾多次斥责赵高,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李斯苦笑一声,不止是赵高,整个秦国朝野恐怕在长公子眼里都不是好人吧,在长公子扶苏看来,他们只不过帮助嬴政作恶的帮凶罢了。

      “不过,赵高与公子胡亥的关系极好,秦国新立,陛下日理万机,陛下对儒生也有这不满,所以公子胡亥就是由赵高看着的,关系亲密,也是理所应当的。”李斯补充说道。

      嬴玄并没有接着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斯也不好多问,嬴玄是大秦皇族,过问两位公子的事可以说的过去,但是他只是一个外臣,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可以说。

      宋红筱和沈晚蝶也知道这两人讨论的问题已经超出了界限,这不应该是她们可以听到的事情。

      嬴政还在壮年,一身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恐怕再有五十年依旧可以安然掌控秦国,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位皇族公子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直接讨论秦国未来储君,就不怕嬴政误会吗?

      但是嬴玄既然没有让她们出去,那么明知道这是个禁忌,但是也要身不由己的接触禁忌。

      过了好半天,嬴玄才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李斯,过了年,我恐怕就不会久居咸阳了。”

      “扶苏还年轻,不懂事,有时间你去他府上多转转,教他一些又用的东西吧,不要让他一天到晚和那些腐儒一起抨击秦国朝政,这对他还是对陛下没有好处。”

      嬴玄提起扶苏也是一阵头疼,他什么都好,就是太仁慈了。若是身在太平盛世,他会是不输嬴政的千古一帝,可是生不逢时,如今的乱世暗流涌动,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我知道了,但是长公子能不能听的进去,李斯也不敢保证啊!”

      李斯欣然接受,扶苏是嬴政最重视的儿子,秦国以后的皇帝一定是扶苏,这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的。

      但是扶苏对他们这些老臣是个什么态度,他们也清楚。扶苏一旦继位,他们的好日子恐怕也就要到头了。现在有个机会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李斯自然求之不得。

      “好了,不说这个了,今天是来喝酒的,不知道两位姑娘方便吗?跳个舞,唱个曲都好。”

      嬴玄听到李斯答应了他的请求,心里也有点高兴,沙丘之变中,胡亥继位若不是有李斯同意,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

      李斯也不过是一时头昏脑涨,最后也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现在如果李斯不背弃嬴政,嬴玄不介意帮他一把。

      “不知公子想听什么曲?想看什么舞啊?”

      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就都可以看出嬴玄地位超然,就是权倾朝野的左丞相李斯也比不上,沈晚蝶自然不会得罪嬴玄,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

      她一个人在醉梦楼无依无靠,若是可以有个靠山,有些人就不敢打自己注意了,而嬴玄明显是个好的靠山。

      至于宋红筱就有些淡然了,她身后有剑池,本身也是个武君强者,虽然有求于嬴玄,但也不是没有嬴玄就找不到盖聂,最多花费一点时间。秦国的水很深,咸阳的水更深,她可不想卷入到朝廷争斗中去。

      “我与李相一见如故,就来一曲高山流水,也不枉我和李相知音一场。”

      嬴玄将姿态摆的很高,但是李斯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受用。

      嬴玄不同于其他人,深受嬴政的信任,和长公子扶苏关系也不差,,加上出身皇族,未来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

      他李斯可以不看嬴玄的脸色,但是百年之后,他的儿子、孙子呢?如今已经盛极一时的李家呢?他李斯不是圣人,他不希望他死后李家就分崩离析。

      若是有嬴玄照看,李家两世恩宠,以后即便没有人照顾李家,想必家传万世也并非没有可能。

      沈晚蝶的琴艺不错,即便嬴玄是个外行人也听的津津有味。琴声悠扬婉转,有巍巍高山的雄浑,有浩浩汪洋的澎拜,更有摔琴念知音的悲伤。

      宋红筱的剑舞很是玄妙,剑乃杀人器,没有杀死的剑舞是没有灵魂的,女子的剑舞有些阴柔,表达不出男儿本色,但是在宋红筱这里,剑气纵横捭阖,杀气绵延不绝。

      嬴玄也有些感叹,这剑舞的一招一式千锤百炼,精妙无比,不愧是出身剑池,对于剑道的领悟远超他人,虽然和他相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差距。

      嬴玄以知音之名,巧妙的将李斯拉拢到自己的阵营,并不是嬴玄心血来潮的想法,而是深思熟虑的决定。

      过了今年,秦国会发生更多大事,最重要的莫过于发生在东郡的荧惑之石事件,到时候嬴玄必定出面,和诸子百家正式的斗上一斗。

      可是秦国的朝野让他有些放心不下,公子扶苏绝对不是赵高的对手,所以他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帮手稳住秦国朝野的局势,不让它脱离自己的掌控之中。

      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丞相李斯无疑就是最好的人选,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彻底腾出手来,调动影密卫精锐全力对付诸子百家和罗网在东郡的势力。

      墨家机关城被流沙攻破之后,墨家就已经不足为惧了;道家超然物外,人数又少,虽然有不少强者,但是无关大局;

      儒家小圣贤庄有三个可怕的人物,农家十万弟子,错综复杂,罗网已经渗透了不少人,是要重点观察的对象。

      自六国破灭以后,嬴玄本以为纵横家就失去了缘由的威胁,但是纵横的两人依旧拥有决定东郡走向的能力,而且纵横一脉两人实力自然踏足武侯境,也是强大的战力,若非没有必要,嬴玄真不想和这两人交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