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餐厅第一季

      易天在城里穿梭,根本没有人注意过他,他开始觉得幕风的担心有些多余,正当他准备穿过市集,去调查团基地附近看看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叫喊声:“抓小偷!”

      尽管那妇人声嘶力竭地重复叫喊,嘈杂的市集还是很快地把声音吞噬,除了易天还在好奇地张望,大部分行人好像都没听到似的,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

      几秒后,从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来一个比易天大几岁的男孩,没等易天反应,男孩已经把包袱扔给了易天,紧接着就是刚才的妇人带着一个治安员向易天跑来。

      谁能想到刚进城就遇到这样的事儿,就算给易天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一秒迟疑后,易天放下包袱拔腿就跑,跑着跑着发现刚才的男孩已经消失在巷子里,身后的治安员只追着自己。

      南源城的街道易天是真的不熟悉,没办法立刻甩掉追他的治安员,只好利用身体比较小的优势,转角后钻进了巷子的狗洞,把自己藏了起来。

      还好那个治安员并不是很想抓住他,毕竟东西追回来了,要是真抓回去了,对这种混街巷的孩子无非就是教育一下,除此之外自己还得花时间写报告。

      易天怕给幕风惹麻烦,躲在巷子里紧张得不行,天色开始暗了下来,易天从狗洞探头出来,再次确认了一下治安员应该不在附近,刚准备起身离开,就看到巷子口有三个混街头的孩子走了过来。

      带头的就是易天后来的好兄弟黑子,只不过那时黑子的个子看起来和其他同龄的孩子差不了多少,而三人中的另一个人易天很确定就是嫁祸他的人,易天趁没被发现,赶紧把头又缩了回去。

      虽然远处有街市的喧闹声,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到些什么,从他们对话的只言片语分析,刚才偷东西只是为了转移治安官和其他人的注意力,真正的目标是旁边一个管商会仓库的工头,趁着那会儿的喧闹,另一个人已经把钥匙偷到用并用磨具记录,再借着人群的拥挤把钥匙丢在了那人旁边,让工头以为钥匙是被挤掉下的。

      搞了半天他们是随机嫁祸,只因为易天在街上四处张望的样子,看起来傻傻的,易天又无奈又觉得气愤,他可不愿意吃这不明不白的亏,等那三人离开的时候偷偷跟了上去。

      这次毕竟易天主动,用幕风教他的一些跟踪方法,很轻易地跟到了目标仓库,工人卸完货锁上仓库正准备去吃饭,带头的黑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复制的几把钥匙给试了出来,还没等易天跟上去,那三人全都进去了,而且把门给反锁了。

      易天有点想不通,没留人放风,而且大门也反锁了,虽然不会被怀疑这段时间有人进去过,但要是突然有人回来,他们怎么逃跑?

      突然易天脑袋里蹦出一个想法,他围着仓库绕了一大圈,果然在仓库后巷看到一扇铁窗,从外面是锁死的,必须从里面开,而且地下还有这么多提前放好的垫子,看来这里应该就是他们计划逃跑的地方。

      十几分钟后,铁窗如易天预想的一样被打开了,虽然黑子他们动作很轻,但铁窗由于生锈,声音在僻静的后巷里听得一清二楚。

      黑子踩着架子吃力地从铁窗向外面的巷子探头,看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便准备按计划把仓库搜刮的东西往外面的垫子上扔。

      虽然铁窗的大小刚好够黑子他们出去,但毕竟有些高度,扔两袋战利品就花了他们好几分钟,力气消耗也不小。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仓库的工人差不多要回来了,黑子把其他东西放回原位,准备提前结束今天的狩猎,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些声音。

      黑子反应很快,踩着架子向上跳,用双手抓住窗户用力地伸直了头,只见一个用布遮住脸的孩子正在翻他们的战利品,黑子气急败坏,跳下来示意伙伴加快搭撤离平台的速度。

      易天没想到里面有瓶子,只碰出了一点声响就惊动了里面的人,于是他赶紧拿起选好的东西,朝着离开这条后巷的方向跑去。

      虽然易天先黑子一步离开,但这里毕竟是黑子从小长大的南源城,哪条巷子能抄近路,哪条巷子通向哪里,黑子比治安官都清楚,追了没多久就再次看见了易天。

      黑子两个伙伴从侧面包抄,他自己从转角处窜了出来,易天怎么都没想到提前离开能被追到,他拿出包里的瓶子丢向较高的孩子,就当对方下意识接住时,易天已经到了面前,一个摆腿对方便失去重心,屁股重重地坐在地上,刚拿到的瓶子还没捂热又被拿走了。

      另一个孩子跑向了易天,准备用身体抱住易天,易天看出了他的意图,反应很快地侧身一躲,同时踢了一个路边的木棍到他脚下,紧接着就传来用脸撞击墙壁的声音。

      幕风平日教的一些基础防身技巧,易天总是敷衍应付地学,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大用场,正当他沾沾自喜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条鞭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住了易天的脚,易天在失去重心倒下的过程中,用身体护住了瓶子,和其他两个孩子一样倒在了地上,用来遮住脸的布也散开掉在一旁。

      黑子走近后仔细打量易天,才认出他就是当时伙伴嫁祸的男孩,突然心中的气愤也少了许多,毕竟黑子知道这事儿是他们先做得不地道。

      “胆子不小啊,连我们的东西都敢抢!”高个子男孩一边说,一边揉着屁股站起来,当看到易天的样子后,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尴尬地看着黑子,像是在等黑子做什么决定一样。

      “你是哪家的小孩,我怎么没在城里见过你,你父母是谁?”黑子没有继续揪着易天抢东西的事儿,他想先问清楚,这个一下子放倒两个伙伴的小孩是谁。

      “我…我没有父母。”易天感觉自己闯祸了,只希望不要牵扯到幕风,大不了自己承担。

      黑子看易天的穿着,本以为是哪个商贩的小孩,没想到竟然也是个孤儿,黑子态度瞬间变得亲善许多,收起鞭子向易天伸了一只手,示意扶他起来。

      “你手里这东西很值钱吗?”黑子用手指了指易天从他们战力品中拿走的瓶子,依稀可以看得见里面有几颗被泥土包裹的种子,黑子当时是看着好奇才拿了一瓶,其实根本不清楚这里面是什么种子。

      易天没想到他们竟然不知道自己偷的是什么,不过也不能怪他们,要不是幕风的收藏里有这个种子,易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种子。

      据幕风所说,他那颗是从遇见易天的那片树林带回来的,因为树的种类非常奇特,队员们称为“古怪树”,本想带回来卖给研究的人,谁知被浸泡后种子失去了活性,现在只作为遇见易天的一个纪念品,放在小木屋的架子上。

      易天翻那堆战利品时发现了这个瓶子,里面的树种还用土壤包裹,有几颗都发芽了,虽然幕风说过以后找机会带易天去那片树林,看能不能回忆起什么,但谁知道得到什么时候,说不定在那之前这几颗种子都种出来了,后来声响惊动了黑子他们,易天这才放弃其他东西逃离巷子。

      黑子身旁的小胖子可没注意易天是谁,只知道自己刚刚撞到墙都是因为他,而且现在黑子问话,竟然还迟迟不回答,他正冲上去准备开揍,就被黑子给拦了下来。

      黑子的举动挺让易天吃惊的,按理说应该先把自己臭揍一顿,现在却态度和善地问问题,真是和城外那些整天捉弄他的农家小孩差远了。

      易天站起来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给黑子他们讲关于这个未知世界古怪树的故事,基本上就是把幕风讲的故事再复述一遍,不过对于第一次听的黑子他们,都觉得非常有趣,孩子毕竟是孩子,刚刚那些不愉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全都消失了。

      小胖子睁大眼睛全神贯注地听未知世界的故事,刚才还不好意思的大个子也开口问后来的故事,而易天则是添油加醋地把古怪树和幕风讲的其他故事串起来讲,毕竟第一次有同龄人亲近自己,这感觉还真是不错的。

      聊着聊着天都快黑了,黑子他们感觉易天就像一本新的故事书,脑袋里全是些他们不知道的趣事。不打不相识,从那天以后,易天成了这些街头孩子中不可缺少的一员。

      现如今城外街头帮秘密基地的那颗古怪树,就是曾经那个瓶子里其中一颗发芽的种子。虽然后来幕风偷偷带易天去过未知世界那片枯树林,也在附近试着让易天回忆,但没有任何想起来的迹象,而那棵古怪树变成了街头帮友谊的象征。

      易天与黑子相识的后几年,南源城贫富差距逐渐拉大,城里很多店铺都被商会和权贵用各种手段盘了下来,幕风养父的店铺所在的那条街,也因为被划为开发区,整条街都被强制拆迁了,而店主们拿到的补偿更是少的可怜。

      类似的情况非常多,原来城里的居民大部分只能被迫转行,变成廉价的劳动力,给商会权贵打下手来养家糊口。

      幕风虽说在拆迁以前就把从养父那里继承的店铺转手了,但在城外建那间小木屋花了挺多钱,加上医师的费用,打听消息的费用,钱的确也所剩不多了。

      这次是为了生计,幕风在调查团工作也越来越忙,没办法花太多的时间陪伴易天,所以易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黑子他们待在一起,虽然幕风知道黑子他们都是些令治安员头疼的捣蛋鬼,但看着易天变得开朗许多,便也没多说什么。

      后来幕风带领小队完成了好几个难度很高的官方探索任务,他们调查团圈子里的名气也大了起来,身为队长的幕风也得到调查团内部的晋升,开始执行一些官方直接下达的探索任务。

      当然在这几年里,易天和黑子他们完全没有辜负“熊孩子”这个词,不仅让城里送货的商贩很是头疼,而且几乎光顾了南源城所有的商会仓库,连城里的治安员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街头流浪的孩子越来越多了,经过易天和黑子的筛选,许多性格和能力不错的孩子也加入了街头帮,规模不再容他人小觑,街头帮的孩子也开始有了归属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