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浪app成年色版

      《寻枪》的故事很简单,警察马山在妹妹的婚礼上喝多了,把自己的枪丢了,最终为了寻找到这把枪,而丢了姓名。

      唐言昨天一天把陆钏的前九稿剧本都看了一遍,其实前面都没有多少意义,典型的好莱坞模式的悬疑片。

      从第五稿开始,才有了成片的意思。

      一直到现在的第九稿,其实准备地来说,只能是半部悬疑片。

      重点不再是悬疑片普遍的模式,虽然还是马山寻枪的过程,不过那把枪压根不重要了,谁偷了、怎么偷的,也都不重要了。

      剧本变成了信念崩溃和重新建立的过程,着重马山这个人,而不是那把枪,不是怎么找枪、破案。

      跟原片已经很接近了,不过陆钏和江文还在为电影的风格是现实主义,还是超现实主义。

      现实、超现实,区别就是字面意思。

      新的一天争论开始了,唐言也就安静地听着,得先知道他们到底在为什么。

      “主观意识的镜头还是太频繁了,不是件好事。”

      江文别看是个大老粗,不过还挺白净,穿着休闲装,戴着个金丝眼镜。

      一手捧着剧本,一手那笔,不像是在和陆钏争什么,反而看起来像是在讲道理。

      只是,不是很强硬的语气,透露着不可置疑,有点黑帮老大的感觉

      不过,相比江文的斯文,陆钏就不一样了,他梗着脖子反驳:

      “这本身就是一个主观、意识流的故事,我要表现马山的主观视角和感受,声话结合展现马山心里的怀疑!”

      即便陆钏已经有了点面红耳赤的意思,江文还是一脸淡然,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我不是说主观镜头不好,是太多了,过犹不及,太刻意了。”

      唐言手上记下第一个双方矛盾的地方,其实通俗来讲,打个比方。

      一个人中午没吃饭,走在路上,身体突然定住看向一个地方,然后镜头顺着他的目光,给了路边上卖烤串的摊子一个特写。

      这不用说,就算没有演出饥饿,大概能看出来他很饿。

      把烤串摊子换成穿着超短裙的女孩子,也能猜出这个人好色。

      你走着走着,突然直愣愣地盯着人家大腿看,不是好色是什么。

      这也是电影很常见的手法,陆钏这第九稿剧本大量用了类似的镜头。

      当然,相比举例子的那种简单粗暴的方法,陆钏的方式还是要高级一点。

      但是,不管你再怎么高级的表达,都是引导观众的,用多了肯定不好。

      除非你表达的让观众看不懂,我走在路上不看女人了,看一老大爷,总看不出这个人好不好色吧。

      可是,这样又没有了意义。

      成片里主观镜头太多了,然后配上各种诡异的场面和音乐。

      江文的意思也是用的太多、太频繁了,不过陆钏有点反应过激了。

      一整个上午下来,差不多就是这样,江文从头到尾都在讲道理,教陆钏怎么处理更好,是陆钏太敏感了。

      就像江文只是摸了下陆钏的手,他以为江文要袭胸,甚至更进一步。

      神经有点紧张了,估计是这两个月争论不休造成的。

      还有一个更关键的点,就是双方想讲的故事也不一样。

      如果唐言总结的没错的话,江文是想做一个类似《秋菊打官司》的东西,一个人很‘轴’地去找枪,去找自己丢失的东西。

      而陆钏想表达说的是一个生活底层的人,在社会和体制的压力下,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他必须要付出生命去证明自己。

      这有点和原著小说搭上了,原著有很多深刻的社会问题,包括基层机关的各种问题,贪污、堕落之类的。

      马上就到饭点了,依然是没有个头绪。

      一看这情形,王宗磊头都大了,发了一上午的呆,才想起来今天多了个人。

      趁着江文和陆钏说累了,休息的空挡,连忙看向唐言。

      “唐言你有什么好想法,也说说看。”

      他们也反应过来,今天这多了个策划。

      江文倒是神色如常,只是有些好奇。

      陆钏仿佛找到了救星,隐蔽地对唐言使了个眼色。

      对我使眼色有什么用...唐言暗暗摇头。

      根本在于江文,只要江文不点头,这个《寻枪》就拍不了。

      华艺和中影都是冲着江文投资的,没了江文就没了投资。

      凡事要找到重点,之前《大腕》的重点在于冯晓刚。

      别看石槺争的面红耳赤,可是冯晓刚一个人就可以拍板,只是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改剧本,才吵起来了,要不然石槺吵架的机会都没有。

      江文不着急,又是长辈,所以气定神闲地讲道理。

      而陆钏,算是他有求于江文,缺了江文不行,所以显得急躁了。

      要不然,换个演员就是了,要是个三线小演员,陆钏才不废话呢。

      唐言也算是明白江文为什么能把陆钏吃的死死的了,无非是供求关系。

      供求关系,又取决于咔位,影响到了投资人。

      唐言要怎么让他们达成一致呢,一味向着陆钏肯定是不能说服江文的,他们两个人加起来还不够江文打的。

      拍《红高粱》的时候,江文就指着张一谋说他这不对那不对

      前年,已经成功名就的张一谋拍《有话好好说》,原本的女主角选的侯俊洁,因为演《杨贵妃后传》出名。

      这种角色,还能出名,那不用想肯定是大美女。

      但是男主角江文不同意,理由是侯俊洁和自己一样都是胡同性格,不合适,他心中的女主角应该是翟影那样的高个模特,才能让身为男主角的他死皮赖脸追求。

      最后,张一谋实在是拗不过江文,换成了江文意属的翟影。

      就是因为这,已经为电影染了金黄头发的侯俊洁,只能把头发染回去,回电影学院读书去。

      能换掉张一谋定好的女主角,足够看得出江文有多难搞了,除了官方,电影行业几乎没有制得住他。

      完全同意江文的话,陆钏肯定也不同意,他不点头电影照样拍不了,剧本是他的,导演也是他。

      所以,和稀泥咯。

      搞明白了是谁占主动,谁更能影响投资人,说白了还是钱的事,唐言也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江文老师,师兄,我拿到剧本的时间不长,不过也大概有点明白了,我觉得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意不是不可以融合在一部电影里。”唐言开口了。

      有戏!

      之前《大腕》不也是这样,综合了冯晓刚和石槺的想法,居中给了一些意见。

      王宗磊眼前一亮,其实他也想过让双方各退一步,可是他不懂电影啊,说个锤子。

      “说说,怎么融合。”

      江文来了兴趣,放下了手里的剧本,端坐着看向唐言。

      陆钏虽然对唐言和稀泥有些不满,不过还是想听听他有什么好想法。

      回想着《寻枪》原片里的一些镜头,唐言组织了一下语言,笑笑道:“其实,电影可以从两个角度切入,一个是马山的主观视角,以及整个找“枪”过程的旁观视角。

      把代表人物视线的真实世界镜头,和明显表现马山主观情感与情绪的意识世界镜头混淆在一起,真真假假,增添一些悬疑的色彩。

      整个“寻枪”的过程,也是有马山的主观影响和现实之分,如此大的事件,也不能忽略现实影响,二者同样可以交替出现,甚至用巧妙的剧情结合在一起。”

      这种电影,就跟《大腕》不一样了,那是纯粹讲故事的电影,而《寻枪》是讲表达的电影。

      这也是导演的区别,陆钏和江文的矛盾在于表达的方向,所以唐言不提情节,只提大方向。

      唐言说完,陆钏还有些犹豫不决,这样就不能完整体现自己的意志了。

      不过,江文看了苦苦思索的陆钏一眼,摇摇头。

      陆钏的姑姑陆星和江文都是中戏的,大他几届,是师姐,也是朋友,知道自己接了侄子的电影,陆星没少拜托江文多照顾这个侄子。

      又是第一次拍电影的年轻人,江文也不好让别人以为自己欺负新人,本来就打算暂时剧本就按陆钏的意思走,具体的拍摄时候再说。

      正好这个唐言和稀泥,争了两个月的江文,罕见地同意了。

      “那就试试吧。”

      江文点头了,王宗磊松了口气。

      本来犹豫不决的陆钏,见江文都难得点头退一步,想了想也同意。

      “唐言说的有道理,融合在一起,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先答应下来再说,陆钏心想江文只负责表演,自己是导演,分镜和故事板是自己做的。

      拍摄的时候坐在监视器前的是自己,怎么拍,行不行,拍板的都是自己,到时候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到时候再说,争了两个月的两人这一刻想法出奇地一致。

      巧了,唐言提出方案的目的不是为了帮谁,只是想快点结束争论。

      赶紧剧本定稿,筹备,开拍,他还等着抽空去现场学习学习呢。

      前世只是听说,江文掌控了片场,把陆钏都气哭了,哭着给王宗磊打电话控诉江文。

      一个演员,在片场夺了导演的权力,还把导演气哭了,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值得进一步学习。

      虽然是各怀心思,不过总算是圆满解决了,王宗磊很高兴,一个电话定好会所,吃喝玩乐一条龙安排。

      不过唐言吃了饭就提出告辞了:“王总,我这刚忙了一个月,接下来还得给那片子的剪辑把关,就不去了。”

      劝了好一会,王宗磊也不勉强,确实刚拍完一部电影,马上马不停蹄做后期,够累的,需要休息。

      “唐言,这次辛苦你来一趟了。”

      陆钏也再一次道谢,不过更多的是羡慕。

      刚才的饭桌上,他也搞明白了,唐言这个编剧、策划、监制的权力比导演都大,导演还是他找来的,剪辑也自己说了算。

      这活脱脱的好莱坞大制片人的模式,从头到尾他自己说了算。

      再一看自己,剧本都不能自己做主。

      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好在问题解决了,到了片场就是导演说了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