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暖暖看完整全免费直播app下载

      越岷终究是离开了,金一仙取出五行道简,开始巩固三行生克给自己带来的变化。

      所幸五行道简还能维持一个半月左右,他也不浪费,一边将五行道简与天一峰顶显露的五行变化进行比对验证,一边开始修炼起来。

      然后他立刻发现三行生克带来了一个好处,他的修炼速度比刚筑基时快了三倍左右。

      “若是进一步领悟五行生克,加快修炼速度,或许真的能在百岁前结丹,我这该死的寿元便能增长到两百余岁。”

      金一仙心中感叹,他如此执着于领悟大道意境,便是为了加快结丹进度。

      生命本源亏损就像一头紧紧跟在屁股后面的老虎,稍一松懈便会狠狠咬他一口,可他至今也没有解决方法。

      在天一剑派六年有余,金一仙倒是听说了一些增长寿元的左道之法,但大都是吞服寿丹、夺舍重生、断绝潜力之类的,这些他是死也不会去做的,其实,他的主意还是打在了领悟大道意境上,就比如时间大道!

      根据天一剑派典籍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精通时间大道者,寿命要远高于不通时间大道者。

      就比如分神真君的寿命可达三千岁,而顺德道君的极限寿命可达一万两千岁,金一仙猜测,修士到了顺德境界,便有足够的寿命去研究时间、空间之类的至高大道。

      如此互相增进,寿命翻个三四番不成问题。

      但他不行!

      以金一仙如今的修为,还远远不是接触时间大道的时候,如果强行参悟,恐怕到寿元尽了也不得其门而入。

      不过最近些年,他通过在造化树附近修炼的一些老筑基剑修得知,造化气能延缓衰老。

      低阶修士大都还是怕死的,很多寿命即将到达尽头的筑基剑修们为了多活几年,往往会在造化树附近结庐修炼。

      但金一仙从来没在天一剑派典籍中查询到造化大道能增长寿元的记载。

      是真的不能?还是别有隐情?

      金一仙怀疑是后者,天一剑修从得水祖师留下五行化太虚的法门后,数万年来基本走在先悟五行、后化太虚的路子上。

      不是其他大道意境不行,而是剑修道统终究是和道门正宗不同,剑炁不过是五行金之道意的一个变种,拿来结成剑丹尚可,若成就剑婴,那几乎是断了顺德之路,毕竟谁也不是得水祖师,能够硬生生趟出一条成仙之路来。

      筑基剑修领悟五行难不难?难!但好歹有两三成的几率能够领悟部分。

      结丹剑修领悟五行化太虚难不难?更难!但好歹有太虚道碑可用于辅助参悟。

      领悟五行的结丹剑修去领悟造化难不难?同样更难!但成婴后学不了《太虚一炁剑》,只能转向法修一脉。

      当了数百年剑修,谁又愿意为了长生彻底放弃剑修道统,投向法修呢?

      至于领悟了五行化太虚后仍有余力去参悟造化的结丹剑修,那是妖孽中的妖孽,怪胎中的怪胎,数千上万年都出不了一个,不能以常理论之。

      何况你都有余力去参悟造化了,为什么不去参悟杀戮、毁灭、生死之类的大道?

      毕竟这些凶厉的大道才是剑修能越阶斩杀的根本所在,造化大道嘛,还是比较适合追求长生的法修们。

      ——————

      三月期满,五行道简悄然破碎,金一仙则是头也不回的下了天一峰。

      他有很多事要做,“言出法随”、“法象万千”两种境界需要各自提升,还有考虑了很久的造化之密也需要暗中探听。

      得水宫,夏文睁开老眼,神识传道:

      “师兄,那极道小子走了,据我所查,他已领悟三行生克,估计成婴前完整领悟五行大道不成问题。”

      “嗯,此子的确惊才绝艳,极道仙宗有这样的后辈是有些气运的。”

      夏景淡淡道:

      “上驷和重明那两个家伙回来了,这几个月颇不安分,我看宗门计划也该进一步实行了,还要麻烦师弟亲自跑一趟,毕竟你和上驷的交情不错。”

      夏文苦笑道:

      “我和上驷大概打不起来,可那婆娘不是吃素的,估计到时还得斗过一场。”

      “那就打一架!”

      夏景语气森然,剑意冲天而起,仿佛要捅破整座得水宫,可眨眼间又消失不见:

      “应歌师叔如今正在闭关推演,没有数百年时光不可能出关,而且天一之事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他老人家。

      师弟此去只需将来龙去脉一一说个清楚,我天一剑派需要什么,能付出什么,他极道仙宗能得到什么,要付出什么,尽可打开天窗说亮话。”

      夏文叹了口气,道:

      “话说开了也好,免得他们以为是我天一剑派要从中得利,故意挑他们送死。”

      夏景冷哼一声道:

      “我们天一剑派不能动,其他几家上门也不能动,除此之外,六花世界还有谁能当此重任?我不过给了他们一个能浴火重生的机会罢了。

      抓得住,未来或许会多出一家上品宗门,抓不住,那就随大势湮灭吧!”

      夏文点了点头,随即鸿飞冥冥,得水宫中复归平静。

      金一仙丝毫不知自己离去的那一刻,天一剑派拨动了某个计划中极为重要的一步棋子,这几乎影响了他未来一生的道途。

      此刻他正把《扶摇九天》施展到极致,向雷鸣山洞府奔去。

      原因无他,后面有人在追。

      “兀那中孚,我乃宛源,特向你发起挑战!”

      一名黑衣道人御剑紧跟,他年纪不小,但还是筑基中期境界,符合天一剑派弟子间挑战规则,故而死追不放。

      金一仙则是冷笑连连,道:

      “你追上我再谈挑战,否则就莫要贻笑大方了。”

      宛源气急欲狂,可他即使修炼了数十年剑遁术,在金一仙风灵种、风之道意和《扶摇九天》的叠加下依旧望尘莫及,最后看着人消失在天际。

      一名道人从侧面赶来,见宛源有些丧气,不禁劝道:

      “师弟,此子遁速之快,已经堪比筑基圆满,你还是放弃吧。”

      “可是...唉!”

      宛源长叹一声,抱拳道:

      “小弟有负所托,无言再见各位师兄,这就去了,日后若有同门战败了那中孚,再来与师兄把酒言欢。”

      说罢,径直离去,只留那师兄阴沉沉的无言以对,良久才恨恨道:

      “也罢,就让此人再嚣张几年,等他到了筑基后期,不知有多少师兄弟在等着他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