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典美文>

      古老的昆仑神山横亘于世界岛的中央,通天彻地,绵延数百万里。神山有一主二副三座主峰,分别是紫虚峰、太虚峰、若虚峰。

      太虚、若虚二峰一青一白,一明一暗,如昼如夜,阴阳相抱,终年没入云端,高何止万丈,宛如两柄分割天地的创世神剑,威严神圣,睥睨着世间万物。

      主峰紫虚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并没有人真正见过。传说中紫虚峰无始无终,若存若幻,下制黄泉,上达天门,既是神、人、魔三界的通道,也是三界之间的屏障,乃历代帝王权贵求取长生仙术的必寻圣地。

      昆仑神山除了三座主峰之外,还有二十八条巨大的山脉。

      这二十八条山脉,上应宇宙二十八星宿,如巨龙入海,绵延数百万里,直至世界岛的边缘。

      昆仑神山仿佛一棵巨树,二十八条山脉就是这棵巨树的树根,假如从太空中看去,整个世界就是昆仑神山这棵巨树怀抱中的一个水球。

      此时,在昆仑主峰东南万里之遥,一场空前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战场已经变成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尸山血海。

      无数戈矛歪歪斜斜地插在血海之中,每枝戈矛上都穿插着面容狰狞的头颅。

      不仅是人头,还有牛、蛇、虎、鹿等神族、魔族、兽族、妖族……的头颅,每个头颅的眼睛里,都充斥着愤怒和不甘。

      阵阵刺骨冰寒扫过,血海快速冷却并凝固着,浓烈的血腥依然令人作呕,没有什么能够掩盖这一场战争的残酷和罪恶,除了时间!

      “神又如何!八部大神又如何!”

      一个身负玄甲的男子手中横握着一柄鲜血淋漓的骇人长戟。

      这长戟足有二丈余长,成人手臂粗细,如同男子身上的铠甲一般通体漆黑,只有月牙刃时不时泛着幽蓝冰冷的光芒。

      男子仰着头似与天对峙,长发飞扬,浑身浴血的他已经看不清面容,只能从他横戟长啸中听出大概才刚刚成年。

      此刻他身上的玄甲已被多处斩破,破甲缝里源源不断地向外冒着暗红色的浓稠血液……

      “魔族余孽,受诛!”

      战场之上,将玄甲男子围在垓心的八人同时大喝,随之八柄巨剑剑气纵横,大地和空气皆被斩出密集的裂痕,霎时,无尽剑气编织而成的天罗地网向着玄甲男子急遽收缩。

      “伏魔剑阵吗?”

      玄甲男子嘴角一丝轻蔑。

      言未尽,戟先动,血光涌,旋风起。

      只是简单一挥长戟,带着无尽枪芒的龙卷风便挡住了大部分的剑气。

      即便如此,剩下的剑气仍在男子身上留下了几处触目惊心的创伤,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男子萎靡了吗?并没有。

      此刻他的脸上并无半分痛苦,反而流露出疯狂之色,“哈哈哈哈,来啊!”

      八人乃六男二女,皆是年轻的绝世容颜,只能从声音判断出大约都是中年。

      “孽畜!”

      身着黄甲的男子仓促斩出一剑,勉强挡住了枪芒,不过也被震得连连后退,嘴里却大喝着,“休得猖狂!”

      如同黄甲男一般,身披金、绿、紫、红、蓝、白铠甲的四男二女也被一一震退。

      “魔族已灭,何必徒然挣扎!”

      黑甲中年冷漠开口,与其他七人不同,黑甲中年只轻轻挥了一剑,枪芒便消失了。

      虽然同是黑色,玄甲男子的铠甲和长戟的漆黑中却闪烁着光芒,而黑甲中年从头到脚都被包裹在黑甲之内,黑甲如同黑洞,连光也不能照亮半分,仿佛空间中的一处人形裂缝。

      相比浑身黑甲,中年男子手中的黑色巨剑更加骇人,每一次挥出都能斩灭光明,久久不可恢复。

      “暗部大神绝灭,有点意思!”

      玄甲男子嘴上轻蔑,心中却谨慎起来,暗暗道:“这暗部大神果然好生了得。”

      “既知我名,还不伏诛!”

      暗部大神绝灭并无多话,话语里更无半分情感,只是挥剑斩出,混黑剑气将空间斩得七零八碎,好像随时都可能崩溃。

      “想杀我,你们还不配!”

      玄甲男子气势丝毫没有减弱,堪堪舞戟抵挡,心中却暗叫不好,“八部大神果然厉害,尤其这绝灭,早就听说他虽名为大神,实力却早已突破天神境,即便一般的天神境至强者也拿不下他。”

      “还不伏诛!”绝灭冰冷的语气再次响起,比之更冰冷的是哪混黑恐怖的剑气。

      “怎么办?”

      玄甲男子举戟挡住了剑气,却被震退了千米之遥,虎口阵痛,长戟嗡嗡作响。

      “伏诛!”“受死吧!”“……”

      其他七部大神终于缓了过来,并立即投入到对玄甲男子的围攻之中。

      八面剑气,天罗地网,玄甲男子左冲右突而不得,铠甲上火光四溢,不时就有新的破口在铠甲上出现,“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大仇未报,仇人全都活着,我怎么能死!”

      玄甲男子因恨而怒,因怒而狂,一边不断提升着自己的战意,一边两只眼睛审视着眼前局势,心下无数的破敌方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又被迅速否决,“怎么办?怎么办?”

      “伏诛!”“受死”“……”

      八部大神不带任何情感地攻击,在剑阵的加持下,摧毁力更加肆无忌惮。玄甲男子身上的伤口不断的增加着。

      “嗯!”突然,玄甲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嘴角一丝笑意,“原来如此。”

      “就这样!”玄甲男子盎然而立,右手挥戟,左手掐诀,嘴里念念有词,硬抗住几道剑气,一大口鲜血喷出,脸色一阵苍白,但嘴角却不经意掠过一丝笑意。

      “就是现在!”男子大喝一声,“万魔幻影!”

      突然,战场之上出现了无数的玄甲男子,他们挥舞着长戟向四面八方冲杀而去,这就是传说中的一人包围八人。

      八部大神大惊,连忙举剑抵挡,可一切皆在刹那之间,哪里来得及?待八部大神斩出剑气之时,长戟男子的真身已瞬息间左冲右突,完成了血腥收割。

      剑气到,魔影破灭。战场上多了三具尸体。

      雷部大神韩天催、电部大神紫链身首异处,云部大神颜易非被斩为数段。

      可怜三部大神,纵横三界数万年,一遭殒命,尸陈血海,与人、兽、妖、魔又有何异?

      若说这雷部大神韩天催、电部大神紫链虽也英俊非常,但毕竟在神界也就中上水准,死不足惜。

      只是可惜颜易非,本为神界三大美人之一,摄魂夺魄的面容,惊世骇俗的腰肢,就连妖王也不敢说能胜过半分。可怜一着不慎,竟被斩为数段,如花红唇,香消玉殒,只留下……

      这一切仅在刹那,八部大神哪能想到会有如此变故。

      但这一切却在玄甲男子的精确计算之内。先前被围攻时他就发现,这所谓八部大神,却也并不是铁板一块,自己这颗头分量有多重自不必说,大神们都在争这份大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在韩天催、紫链、颜易非试图抢攻之时,不惜耗费神力施展万魔幻影,一举收割三人,只是战争残酷,也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了。

      “啊!你找死。”

      冰部大神寒千秋见颜易非惨死,怒发冲冠,挥舞着手中的冰之剑悍不畏死地扑向玄甲男子。所谓“一朝为红颜,生死且不顾”,说的便是此刻这寒千秋!

      “等的就是你!”

      玄甲男子看都没看寒千秋,一是要故意卖一个破绽,二是他的目光实在不敢离开绝灭,因为他知道这里最危险的只有绝灭,其他人现在已经不构成致命威胁了。

      “千秋退下!”绝灭大喝。

      显然,绝灭已经看出了玄甲男子的企图,可是又有何用。

      寒千秋怒火攻心,见玄甲男子破绽尽出,想都没想便朝着其后项砍了过去。

      一剑挥出,万千冰刺铺天盖地袭向玄甲男子,可是,剑未到,寒千秋胸口却平添了一个大窟窿。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圈套,好一个霸王回头回马枪!

      “杀!”绝灭终于动怒了。

      虽然依旧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混乱不堪却势不可挡的剑气就是怒气的最好证明。

      在剑气铺天盖地碾压而来之际,绝灭背后神影虚浮,气势大盛。

      “宰了他!”

      金甲风部大神扶摇、绿甲雨部大神鳌润、红甲火部大神祝休,全都念念有词,神像浮现,一起向玄甲男子扑杀而来。

      “哼!”

      一声冷哼,长戟男子背后魔像尽显,三头六臂顶天立地。此刻已斩四神,阵法已破,压力小了许多,就算绝灭又如何,即便不能全胜,想要杀自己谈何容易?

      “八部大神吗?”

      玄甲男子目光冰冷,长戟嗜血狂鸣。

      “来战!”

      四方剑气围杀而来,魔像六只手臂分别持戟抵挡,玄甲男子目露狰狞,战意冲天,渐渐转守为攻,道:“来吧!如今父亲生死未明,族人惨遭屠戮,这一切都是我害的……今日就与你们,玉石俱焚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