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av无码

      斗比大陆,灵兽山。

      西北靠崖,残阳将斜,火红色的光芒照映在无数摧折的古树上,色调虽暖,气氛却有些仓冷之意。

      周遭,兽尸横野,鲜血浸没在杂草间,产生刺鼻气味。

      青楚斌一袭道袍染血,此时正颓然倚靠在断树下,奋力喘息着。

      在其面前,另一青年执剑而立,剑芒直指前者,声音冰冷道:

      “楚斌,别挣扎了。

      念在同门一场的情分上,你若将苍狼幼崽交给我来饲养,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你做梦!”

      楚斌扯着嗓子道:

      “林筹,收手吧!你敢暗算同门,此事刑罚阁的长老一旦知晓,定会重重惩罚你,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楚斌忍痛捂着染血的胸口,眼前发生的一幕,他至今还有些难以相信。

      ......

      为了在四大宗门联合举办的狩猎大赛中夺魁,楚斌与林筹作为灵山宗道友,一路上联手抗敌、斩杀妖兽,互相帮衬之下,逼退了强敌,也从狼群中脱险,甚至联手将狼王斩杀。

      一路上,他们见到不少同伴的尸体,感受到了弱肉强食,也感受到了铁血铮铮的情义。

      其实,早在狩猎大赛开始之前,楚斌便做足了准备,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狩猎啸月苍狼幼崽!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同门道友林筹,同样在参赛前做了准备,只是他这份准备的目的,竟是狩猎楚斌!

      以至于,正当楚斌将要摘取胜利果实之时,却是遭到了林筹的背后暗算。

      如今练气七重的楚斌,为了斩杀狼王身负重伤,这才令练气六重的林筹得逞,来了个趁火打劫!

      “楚斌,别挣扎了,我特地将你引到山崖处,就是为了令你求援无助,不然以你平日的威望,即便身负重伤,恐怕也会有人冒险前来救你。”

      “林筹,你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不成!”

      楚斌红眼道:

      “今天,就算冒着修为尽失的风险,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断!”

      说着,楚斌开始念动口诀,周身顿时有着血色光芒绽放:

      “燃血术!”

      楚斌吼道。

      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

      楚斌的聚气突然中断,神识内视自身后,发现在自己丹田内,有着一团紫气,阻挡了自己对灵力的调动。

      他面色忽地苍白起来。

      “呵呵,终于发现了吗?”

      林筹见状,暗中松了口气,同时嘴角渐渐勾勒起一抹小人得志的弧度。

      ......

      “我原本以为,方才实力发挥失常,是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过大,却没想到,是中了你的散灵毒!”

      楚斌的目光,有着一刻涣散,不过旋即便又恢复如常,恶狠狠地唾道:

      “林筹,你这个卑鄙小人,为了夺我机缘,居然敢对同门道友使用散灵毒!此事一旦被刑罚阁长老知晓,定会废你修为!”

      “刑罚阁?呵呵...楚斌道友,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啊!”

      话音落下,林筹目光陡然一狠,手中宝剑寒芒闪烁,刺进后者的胸膛!

      噗!

      鲜血喷涌,楚斌的面色,顿时变得更加苍白起来,目光死死盯着林筹不放。

      却是听见,林筹的冰冷声音,再度自耳畔响起:

      “修真世界,最是残酷无情。那些所谓的规则,本是由强者定制,只对弱者生效!

      原本,我也属于必须遵守规则的弱者。

      可在得到苍狼幼崽之后,一切便都变得不一样了......

      试问——谁愿意因为一个练气七重的外门弟子,得罪一只苍狼幼崽的主人呢?

      要知道,苍狼幼崽一旦成长到最后,蜕变成为啸月苍狼,即便在异兽榜上,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

      而我,作为它的主人,更是代表了无限的潜力!我想,等我回到灵山宗后,各大长老恐怕会强着拉拢我吧......

      至于责罚?

      呵呵,楚斌道友为救同伴林筹壮烈牺牲,外门弟子林筹,亲手斩杀练气六重的苍狼首领,成功为楚斌道友雪恨......

      我,可是英雄啊!

      试问,谁会没事找事,和一个英雄过意不去呢!”

      ......

      “你!”

      听闻林筹搬弄是非的自述,楚斌恨得牙根直痒痒。

      他捂着胸口,红眼吼道:“林筹,你不得好死,我羞于与你这等卑鄙小人为伍!”

      林筹听闻此言,如同被冒犯了心中的敏感之处一般,面色忽地狰狞起来。执剑右手猛地用力一提,剑尖将楚斌高高挑起。

      楚斌无言,只是,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他早已将林筹斩杀千百次了。

      “你再敢叫一声卑鄙小人试试!”

      “修真世界,本就残酷无情,你楚斌,一介将死之人,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指点点!”

      “在这个世道,只有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你还装什么清高道德!”

      林筹扯着脖子,一番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是啊,我输了,我输在从未将你看做成敌人......”

      楚斌睁开双目,说话时,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不过我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旧不会将你看做成我的敌人...以前,是因为我拿你当兄弟,现在,是因为你不配!”

      “林筹,你记住我的话,即便今日你能侥幸胜我,但以你的手段与心性,终究是成不了大气候!”

      ......

      “你找死!”

      林筹目光一缩,猛地收剑,楚斌的身体脱离支撑,沿着山崖落下。

      树枝折断的声音不断传来,林筹竖着耳朵听着,但令他失望的是,自己并未听到楚斌的求饶或是哀嚎之声。

      平复心情之后,他目光又看向脚下的苍狼幼崽,嘴角微微翘了翘。

      “此后,汝之兽宠,吾养之,汝勿虑也......”

      林筹弯腰,扯着苍狼幼崽后颈的毛皮,将其提了起来。

      苍狼幼崽扭动身躯,挣扎了两下,兽瞳中,尽是不甘与怒火。

      奈何它现在太弱了,林筹一掌拍向它的后脑,几乎没费什么力起,便将小狼拍晕在了怀中。

      收起苍狼幼崽,林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远处。

      他并未注意到,在他离开后不久,满地的兽尸中,一道染血的洁白身影微微动了动。

      两只洁白的兔儿率先竖起,鬼精鬼精的漆黑大眼,乌溜溜地转了转,确定没有敌人之后,它这才一跃而起、飞快地朝着向山崖下方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