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时尚>

      左工,你怎么样了?”肖月赶紧蹲下来,从地上扶起了他。

      左建军虽然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保全了女朋友的照片,依旧感觉很欣慰。他连连对肖月说自己没事。

      那个‘黑佛’这时候突然对那两个家伙有嘀咕了几句话,那两个家伙立即把左建军和肖月往外推···

      “您们要把我们带到哪去?”肖月向‘黑佛’大声质问道。

      她扶着左建军,并不想往外走。

      那个‘黑佛’就又嘀咕了几句。那个瘦子于是用英语告诉肖月道:“我们头领说了,这里是交战区,要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你们最好听从我们的安排,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肖月这才惊魂稍定。她和左建军又被带上了那辆吉普车,还是有那三个家伙押送他们开出了村落。

      “这都深更半夜了,他们会带咱们去哪呢?”肖月不禁疑惑道。

      左建军沉思了一会,便猜测道:“这里还不是他们的地盘,那个村子只不过是他们临时占据的地方。工地的领导发现咱俩不见了,肯定会通报当地政府军。到时政府军会深入搜救咱们的。他们只好把咱们转移到他们后方大本营了。”

      肖月听左军分析有道理,不由得点点头。

      汽车又行驶了好几个小时,天色都已经亮了。肖月早就困乏了,便把头靠在左建军的怀里打起了瞌睡···

      天已经亮了,肖月娇美的芳容在朝阳映衬下,显得格外妩媚,就连车上那两个押解的家伙都不住往肖月身上打量着···

      这让左建军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那两个家伙跟开车的司机叨咕了几句土话后,那个司机便把吉普车停靠在路边了。

      等车一停,肖月陡然睁开了眼睛。

      她揉揉眼睛道:“咱们到地方了吗?”

      左军左右看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三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只见那个稍懂英语的司机走下了驾驶室,他一拉肖月的手,并命令道:“快下车!”

      肖月看出了情况不对,立即拒绝道:“我不。你们还没把我们送到地方呢。”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车里的一个家伙就硬把她推下车去···

      “你们要干什么?”

      左建军刚要伸手去帮助肖月,可自己却被车上另一个家伙用枪逼住了。他不敢动弹了。

      那个家伙把肖月推下车后,接着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看肖月还死活不跟他们走,便一弯腰,把肖月的身子横抱了起来,向路边的一块草丛走去——

      肖月整个身体倒在对方怀里,无处借力了,便拼命蹬动双脚并高喊:“救命!”

      左建军眼看肖月被一个黑人武装分子抱着走进路旁的草丛中。虽然肖月极力法抗,可是却力不从心。他自己也苦于被另一个武装分子用枪逼在了车里,而那个开车的也跟着抱走肖月的武装分子一起来到了路边。他当然是想分一份‘羹’。

      肖月被那个家伙平放在一块平坦的地方。还没等那家伙做进一步反应,肖月身子一着地,就立即爬起来要跑。

      可还没等她站起身来,那个家伙用手一拉肖月,她的娇躯便又重新跌在了地上。那个司机见状,便也狞笑靠过去。他按住了肖月的双手,这样,肖月再也动弹不得了。

      她眼看那个家伙开始解自己的衣服,自己的清白瞬间就要毁于一旦,眼泪立即流了出来,她岂能‘束手待毙’?

      但是她知道在这个不被政府军掌握的地区,不会有别人救自己了。可自己还有一个同伴,尽管她知道左建军也被控制着,身不由己。但是在没有向其他人可以求救的情况下,她不禁大声叫道:“左工,你快来救救我呀!我的身子如果被这些坏蛋玷污了,还不如杀了我呢···”

      她的双手被那个司机牢牢握住,自己的双脚也被那个家伙用身体压住了。她现在唯一自由的就是自己的嘴巴。所以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左建军见到这样的惨状,他的心也碎了。他决定宁可自己先死了,也不忍心看小肖受到他们的糟蹋。他此时不再惧怕顶在自己脑门的枪支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绝望的左建军此时已经完全把自己性命都豁出去了,还会惧怕那个荷枪实弹的家伙吗?

      他突然握住了顶在自己太阳穴的枪管,并大声喊道:“我跟你们拼了!”

      那个看守左建军的家伙没料到他会突然爆发,一时间有些猝不及防,手里的枪支被高高移开了。

      那个家伙以为左建军要抢手里的枪支,便拼命往自己怀里夺。但他忘记了自己站在车的一侧,由于向后用力过猛,他的身子一下子就栽了下去。左建军并没有夺他的枪支的意思,而是握着他的枪筒往外推他,当对方身体往车下栽倒时,他本人也被带了下去

      但是,左建军是在他上面,那个家伙背后向下栽倒,本来就够呛了,现在又加上左建军的体重,这下子,他可真的就惨了。由于是后脑勺先着地,再经左建军身子的一砸,他顿时晕死过去了,一切都是一个‘寸劲’。

      左建军看他没有反应了,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用手摆弄了一下他的脑袋,发现就像死猪一样了。就当他愣神时,肖月的呼救声又不绝于耳地传到了他的耳畔。

      左建军此时热血沸腾了,从晕死的那个家伙手里取下了那只冲锋枪,立即向路边冲过来···

      肖月的外衣已经被那个家伙解开了,内衣已经暴露出来了,那个家伙马上就要去摘掉它了。肖月虽然表情已经陷入绝望之中,但依旧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求救着。

      左建军就像一只发疯的雄狮一样,抡起冲锋枪,用枪托狠狠向那个家伙太阳穴砸去——

      那个家伙心思全在自己身下的如花似玉的东方美女身上,眼看肖月身体内部肌肤就要呈现自己眼前了,哪里提防身后会有人对自己下手?

      那个按着肖月双手的司机倒是看得清楚,当看左建军像一只雄狮一样猛扑上来,便有些懵了,刚想提醒那个家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扑哧”一声,那个家伙的脑袋被枪托重重一击,顿时把脑浆都砸出来了。

      他连哼一声都没有,就从肖月身体上侧栽了下去。

      那个紧握肖月双手的家伙见状,显得惊魂破散,立即松开了肖月,转身就跑——

      肖月本来已经成了正在被宰的羔羊,一看情况突变,她猛然从地上爬起来,看到左建军还握着那把冲锋枪发呆,就喊了一声:“快把枪给我!”

      左建军一愣。肖月顾上整理自己被解开的衣服,快速从左军手里夺过冲锋枪,并把枪对准了那个刚跑出几步的司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