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桃运小神医下载

      第56章 对她动了杀意

      只是可惜,等陈默陪着小爱国梳洗完回来,又恢复了一副正经又淡漠的样子。

      路繁花在心里暗暗可惜,但也没再为难陈默,三人平平常常地一起吃了早饭。

      等收拾了碗筷,她这才想起厨房里突然多出来的一包东西。

      她将东西拎到陈默面前,道:

      “对了,我刚刚在厨房里发现了一包这个东西,你知道是哪里来的吗?”

      陈默疑惑地打开包裹,随即摇头:

      “这不是我拿过来的,你确定是在厨房里发现的?”

      “是啊,就放在门边上。你说……这会不会是和平昨天留下的?”

      “不会,他昨天上门的时候手里并没有拿东西。”

      “那……那这是谁的?怎么放在我们家厨房里头?”

      路繁花愈发不解了,她刚刚还只猜会不会是孙和平趁着他们不留意的时候留下的。

      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

      他们昨天才刚搬过来这里,除了孙和平,也没有其他人来过啊。

      “先放着,看看情况再说。”陈默道。

      虽然他现在也不在队里了,不存在行贿受贿的说法,但突然家里多了这么一包东西,总还是要谨慎点。

      “好。”路繁花点点头。

      关于这一点,她也是赞同陈默的。

      她转身将这包东西又重新拿回了厨房。

      之后又背着她的小背篓上了山。

      虽然今天说好了要回路家,但是白日里他们都要去生产大队上干活儿,去了也见不着人,所以只能等晚饭时间过后再去。

      今日与往日不同,往日路繁花只在山上呆白日,下午多半都是在家呆着的。

      要么处理挖回来的药草,要么处理野菜之类。

      但今日她却在山上呆了一天,中午回来吃了个午饭,下午就又去了。

      只因为她发现,这山上的灵气竟比其他地方充沛。而且,越往深处走,那灵气越是充沛。

      她不禁啧啧称奇。

      以前她也听说过,所谓的“宝地”。

      那种地方人杰地灵,易出天材地宝,连灵气都格外纯净,与旁的地方不同。

      她总觉得这种说法过于夸张,只是传说。

      大概也就只是乡下的空气,比城市里的空气,更为清新之类的差别。

      但到了今日,她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宝地”一说!

      更巧的是,她眼前的凤凰山竟然就是这样一块宝地!

      既上天把这样好的一块宝地送到了她的面前,她岂有不利用的道理?为了能够尽早恢复异能,让她日日夜夜呆在这山中她都愿意。

      经过一整日的吸纳,她明显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了许多,连脚步都轻盈了。

      这种感觉,自她穿越进原主这具身子后还是第一次!

      路繁花整个人只觉得说不出的兴奋。

      连带吃完了晚饭,同陈默一起回路家的时候,她眼中的那种晶亮与兴奋也依旧没有减少。

      陈默从昨天提出回路家,一直到现在,他都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路繁花的反应。

      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无所畏惧。

      但很遗憾,虽然昨晚她一开始表现得很惊讶和意外,但对于要回路家的事情,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丝毫抗拒。

      尤其现在,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愉悦和激动。

      如果她是假的,又怎么可能会丝毫不紧张?

      难道……真的是他误会了?

      还是说,她有足够的自信,自己一定不会被路家人看穿?

      如果是前者,自然最好。

      但如果是后者……

      想到这里,陈默的眼神骤然阴沉,凌冽的杀气一闪而逝。

      路繁花只当没有察觉,她和陈默一样,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四周的杀气?

      虽然陈默有所压制,但她还是清楚地感觉到了,他对她动了杀意!

      看来,他果真怀疑她了。

      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不成……把她当成了敌国派来的奸细?

      要不然,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动杀意?

      路繁花暗自轻笑了一声,这回怕是要让陈默失望了,她的来历虽然诡谲了些,但却真没什么阴谋诡计。

      两人各怀心思地到了凤凰北村。

      虽然路繁花原身也是凤凰村的人,但却一个南村,一个北村,陈默是凤凰南村的,路家住在凤凰北村。

      路家的家境也不算太差,住着三房一厅的院子,院外还有个小菜圃。

      两人刚走到菜圃附近,路繁花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一男一女:

      “你别忘了,当初是你让我……”

      “好了……我答应过你……不会忘记,你先回去……”

      “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我就把你做的那些事情……”

      “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们都是……我出事了,你也讨不到好处!”

      因为距离隔得有些远,对方的声音又刻意压的很低,路繁花只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内容。

      但单就她听到的这些内容,也不难猜测这两人之间必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好奇心重的人,对于无关紧要之人的秘密委实没什么兴趣。

      只是……

      路繁花微微皱起眉,刚刚那男人的声音……似乎有几分耳熟……

      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正当她想要再听个仔细的时候,身旁的男人却突然开了口:

      “怎么了?”

      路繁花一愣,低下头,发现陈默正探究地看着自己。

      她刚刚听到谈话声,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但身为普通人的陈默却是听不到谈话声的。

      显然,她刚刚“怪异”的举动,再度引起了他的怀疑。

      她敛了思绪,回答道:

      “没事,我就是有点‘近乡情怯’……你还没有跟我说过呢,我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他们好相处吗?”

      陈默深沉地看了她一眼,缓缓收回视线,道:

      “岳父是个老实人,家中多是岳母主事。

      “你是家中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龙凤胎弟弟,以及一个妹妹。”

      “同胞弟弟?”路繁花的脑海里不由闪过一张与原主极为相似,每每见着却都透着冰冷厌恶的脸。

      正是陈默口中提到的龙凤胎弟弟——路似锦。

      按理说,两人既是亲姐弟,又是双胞胎,应该感情极好。

      但是,原主的这个弟弟却对原主厌恶之极。

      “也不知道他……”

      路繁花正欲说话,突然看到一道纤细的身影从一旁的篱笆桩后面绕了出来。

      她眸光微微一闪,那个方向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