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的黄瓜视频二维码

      沈良的迷之微笑,其实在别人看来是有些滑稽的,穿越过来的这副躯体面像和前世已经大不一样了,像这种风淡云轻的微笑,如今的这副皮囊以前是从未做过的,所以沈良以为能传达出风淡云轻的表情,其实是一个尴尬的迷之微笑。

      “噗嗤”王氏见了沈良煞有介事的表情,忍不住一笑,不过赶紧捂住了嘴,并没有被他人察觉。

      “沈良?”张典眉头紧锁看着沈良奇怪的表情。

      “丈人,小婿失礼了。”

      “你有什么事?进来。”

      沈良进了屋内,和张迎互递了一个眼神,找到一个椅子坐下。道:“方才,听夫人的意思,是要不再插手家中的生意了?”

      “我只是说下邳的生意如果做不成,我便不再插手家中生意。”

      “但夫人对家中生意感情至深,这大家都看在眼里,夫人确定能割舍的下?”

      王氏见沈良如是说,打断道:“沈良,生意的事是我们张家的家事,这件事劝你还是不要插手。”

      张典道:“沈良既已和迎儿成亲,便是自家人,家中的事出些主意有何不可。”

      王氏闭嘴不语,呼吸明显急促了些,想来是生张典的气了。

      要是早些时候,王氏是不会把沈良放在眼里的,毕竟沈良木讷无能,让他帮张迎也是帮倒忙,王氏求之不得,但最近沈良的表现令王氏多少有些忌惮。

      见张典如是说,沈良试探道:“方才听王夫人的意思,如果迎儿能够将下邳的生意保住,家中的生意原来由迎儿管理的部分现在还是继续由她管理。”

      “是又如何。”

      “丈人,此话当真?”

      “沈良,如今这种情况,保住下邳的生意哪有这么容易,不要轻易与人约定。”

      张典劝阻沈良,其实对他们拿下下邳生意没有一点信心,如果他们拿不下下邳的生意,张迎因此不能参与到家中生意来,这些是张典不愿意看到的,无论对张迎还是对张家的生意都是坏消息。

      “夫人,不知你意下如何。”沈良问张迎。

      “你有把握吗?”张迎反问。

      “算有吧。”

      ......关键时刻,沈良连个准话都没有,又惹得王氏和张跃轻蔑一笑。

      没想到,张迎还是给出肯定的回答:“那便就这么定了!”

      此时再挽回下邳的生意,无疑是机会渺茫,见张迎应下挑战,王氏暗喜。

      虽然是生母,刘氏也不看好张迎,但认为如果此事以后张迎不再插手家中生意,安分做一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几人相继离去,最后徒留下张典一人,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摇首叹息。

      ......

      时间不多了!

      如果要保住下邳的生意,在规定的时间把酒送过去,那么最晚明天一早就得发运。

      从张典书房出来的路上,沈良和张迎已经在盘算这件事。

      “酒你有办法了吗?”

      “放心,都没问题了。”

      “那好,明天一早我们发运。”

      “嗯,没问题,到时跟着我去取货就行。”

      “一百坛?”

      “如果需要,不止一百坛。”

      “一会儿通知马护卫,让他清点几个得力的人,这次护运的酒务必安全送到,莫要再出差错。”

      “好的,交给我你放心吧......”

      两人一路交谈着,说的差不多了,沈良点头离去,当然是去找马护卫安排明天发运的事。

      这一夜,似乎异常的慢,有许多人在这一夜睡的不踏实。张典在为自己的女儿担心,张迎喜欢做生意,对家里的生意更是有感情,这些他都清楚,他害怕这次真的和下邳的生意做不成,以后张迎怕是无法参与到她倾注了诸多心血的生意中了,当然这对张家生意也是一种损失,生意交给张跃几乎是必然被他败了的。

      王氏则盼着明日早早来,让张迎早日失败,达成她清除异己的目的,当然她还有其他的心事。但越是盼着明天早早来,越感觉时间过的太慢。

      刘氏则在两种思想中矛盾徘徊,她希望自己女儿得胜,又怕以后女儿太受累,张迎毕竟是一个女子,倘若接管了家中生意,要付出的又将是男子的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努力了,想来令人心疼。

      张迎、小莲、马护卫......每个人在今夜都异常的焦虑。

      ......

      就在这么一个令人焦虑不安的夜晚,有一个人却呼呼大睡了,甚至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这个人就是寄居在张家的穷婿,沈良。

      张迎望着自己身边的这个打着鼾的夫君,无奈的摇了摇头,明天之后的事,将关系到张家在整个下邳的生意,也关系到以后张家生意的掌管人到底是谁。

      如此重要的事,这个夫君竟然没事一样,呼呼大睡了。沈良或许也不太想这样,但折腾了一天,实在有点太困了。

      张迎望着这个酣睡的夫君,叹到:“心还挺大,睡就睡吧,谁让你帮我借来了酒呢。”

      但事情似乎没这么顺利。

      ............

      翌日,天刚亮的时候,张家院内便赫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叫骂声。

      “你是不是傻!”

      ......

      “你现在就把我们的贩运行程路线都抖落出去,不是故意招强人来抢吗?”

      此时,家中贩运队伍已经出发,不知怎么的张迎听见下人有在议论这次贩运的事,一问之下原来此次的贩运路线,时间,何时何地在哪里休息,他们都知道了。

      通往下邳,本来有三条路可以走,路途远近大小不同,有好走的有难行的,此次贩运如果怕被再次抢劫,最好要将行走的路线时间都隐瞒最好,没想到却有人到处胡诌,都给说出去了。

      这个人,便是沈良!

      此时,张迎正气呼呼的当众责骂他。

      “夫人说的是,我也是一时说漏了嘴!”

      “你是诚心的吧,搞砸了生意,好让我从此失去经济来源,这样就显得你挣钱养家了,成全你一家之主的愿望。”

      “夫人,我......”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

      “夫人,强人也不一定会每次都出现的。”

      “滚!”

      ......

      张迎本来不是什么小家碧玉,在外人看来略显泼辣,此时大声叫骂,整个张家都听了去,一时间成了张家下人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事自然很快传到王氏耳中,王氏再次暗自,看来这一次必然能除掉张迎了,以后张家家业必然由他儿子一人继承,这次之后张迎要慢慢的彻底与张家划分清楚界线。

      张迎骂了沈良一通,气冲冲的转身离去了。

      张迎在前,沈良在后,两人一前一后朝着他们的房间而去。一路上,张迎都在不停的数落沈良,沈良则半低着头,时不时的认着错。

      “你说你......笨死了......”

      “夫人教训的是。”

      “怎么这么不长脑子呢!”

      “对对......”

      直到进了屋,反手关上门。

      见张迎的情绪稍微平静了,沈良上前道:“夫人,其实我把咱们的行程都散播出去,是有意为之。”

      没想到,张迎偏过头来,淡淡的回了一句:“知道,刚才我大声叫骂,无非帮夫君把戏演的更真一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