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兰酱甜味灌水十分钟

      大半夜这月灵玉回来了,陈南生自然是躺在新换好的床单上,已经睡着了,但在被一阵摸索中给吓醒了。

      他还做了一个梦,以为是师姐呢,正在准备和师姐共度春宵,突然就被这外面的人给叫醒了,陈南生一看,身旁赫然是那月灵玉。

      当真吓人,现在看着这人就怕。

      陈南生笑道;“月师姐回来了!”心虚啊。

      月林玉道;“小师弟可是有想我”边说边在乱摸乱波的。

      陈南生赶紧道:“在想,特别的想,刚才还梦到了月师姐了。”假话。

      月灵玉道;“我感觉到了小师弟的心跳,小师弟可有想法?”

      陈南生摇头道;“没有那世俗的欲望了”。真心话。

      月灵玉道;“小师弟的身体可不是这样想的啊,我看小师弟是害羞呢!”

      陈南生一慌,这人太恐怖了,现在修为比不过,恢复不过来,等神念恢复了定要她好看。

      陈南生道:“那只是世俗的看法罢了,非我本心!”

      月灵玉嗔道:“小师弟和其他男子一样总是口是心非”。

      陈南生道:“师姐可是答应我的,等到明晚,如何?”

      月灵玉道:“我是答应了小师弟了,但是身体可是没有答应陈师弟呢!”陈南生心想不好。

      就在这时候月灵玉突然躺下了,道:“和小师弟开个玩笑,我还等着小师弟日后的新修炼法呢!”说完靠了过来准备休息。

      今日还好啊。心虚一场。

      次日:这月灵玉在陈南生脖子身前乱波,陈南生一阵的无语,道:“月师姐可是忘记了呀”。不敢生气。

      月灵玉道:“自然没有,这功法期间,不是我的本意呢”。

      陈南生忍耐着,感觉这一刻时间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

      忍辱负重啊。

      唯一好的就是这月灵玉没有下一步动作了,陈南生一松。

      心中想着等明日,不,后日有这小妮子的好看。

      有打油词:

      拉金下马,回手恢复,灵气加持,浴火缠身,却马拉弓,身正形影,转化气血,我想与你再战三百回合。

      ……

      午时吃饭。

      这月灵玉显然是可能要突破的样子,可能就在这几日就会到筑基期,陈南生感觉都是他的功劳,其实也不全是,人家也是修炼了不少时年。

      二人正在吃饭,这月灵玉就在一旁,练气十五层顶峰去了,差一点就突破了,都可以半把年不吃了,全程看着陈南生在吃着。

      陈南生明知故问道;“月师姐不吃吗?”

      月灵玉道:“我看着小师弟就已经感觉饱了呢!”话语里带着那温柔,引诱的语气,一直盯眼看着陈南生,仿佛这眼色可以吃人。

      陈南生继续吃着,道:“月师姐可真是会开玩笑呢!”有些心虚了。

      这时候月师姐手一挥,一旁站着的三位女子都下去了。

      月灵玉本就和陈南生坐在相隔的两颗凳子上,这月灵玉更是靠了过来,都要贴着了。

      陈南生赶紧的去吃那饭。可能会出事。

      月灵玉动手动嘴关键还想动脚,陈南生感觉不好,站起来将碗中的饭吃完道:“我好了”。这再不躲避可能会被压制加压榨了。

      月灵玉一手拉住了陈南生的右手,自己并没有起身,坐着道;“小师弟已经吃好了,人家还没有吃呢!”陈南生心道不好。

      陈南生慢慢坐下道:“月师姐不是不吃嘛!”说这些话都是拖延时间的,今日晚上他就解封了一部分了。

      月灵玉已经脚搭在了陈南生的怀里,道;“人家是不吃的,但是突然就感觉腿软的慌呢!”示意陈南南生给她按按。

      陈南生道:“那月师姐要我如何做?”这都是废话,拖延呢。

      月灵玉眨了一只眼道;“小师弟给我按按呗”。

      陈南生被迫营业中。

      这月灵玉突然几下就坐到了陈南生怀中,道:“不要动”。

      陈南生自然是不敢动啊。

      月灵玉一下就将头埋在了他的右肩头,紧紧的抱着他,陈南生不敢动作,主要是拖延,拖延再拖延。

      要是没问题他早就上手了,哎。

      现在是这月灵玉的主场,过了一会都没有动静,陈南生保持着。

      月灵玉在他耳边弱弱道:“小师弟可愿意一直跟着我?”

      陈南生犹豫了一下,道:“愿意的”。这是在讨好呢。其实他不愿意,他想的就是等修为恢复就跑路了。

      但是宗门可能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前两天就被消息传出他加入了合欢宗,要不是因为那一群高层都在秘境中,他可能会被宗门除名了。

      月灵玉靠在陈南生右肩头弱弱道:“小师弟我感觉好困,想要你抱着我到房间里休息”。说话的热气正在陈南生脖颈出一阵流动。

      陈南生心想不好啊,这是要坏事,道;“我背着月师姐道院中转转如何?”拖延。

      月灵玉道:“也好,可以缓解疲劳呢!”说着没动。她会疲劳?

      陈南生道:“月师姐可是睡着了?”他感觉到脖颈处有均匀的呼吸气息。

      月灵玉道:“没有,但是人家就是不想动。”

      陈南生道;“那就这样好不好!”反正不能回房。

      月灵玉道:“也好”。不知她是如何想的。

      陈南生没有说话,这才一会功夫,月灵玉突然就动嘴到了脖颈处,正在进攻。

      陈南生感觉又不好了,赶紧的将她抱起来向院中而去。关键时期要注意。

      陈南生抱着这月灵玉走了一会,他感觉特别的不舒服啊,浑身都是不喜欢的感觉。无赖啊,直摇头。

      月灵玉一直埋头在陈南生怀中,陈南生道;“我想背着月师姐可好?”抱着累。

      月灵玉道:“好啊”。说着陈南生马上将她放在了地上,蹲着等她上背。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熬到傍晚。

      陈南生背着月灵玉就在这院子中走着,到了花更多的后院。

      陈南生无语的走着,还好这月灵玉暂时还没说话。

      这不才高兴,这就来了,月灵玉道:“小师弟,你觉得和我一起开心吗?”

      陈南生想都没想道:“还算开心吧!”

      月灵玉突然就一下从背上下来了,一下将陈南生给拉着,看样子是准备往房间而去。

      陈南生感觉不太好了,心想完蛋了,他刚才那句话也是想了好久的。

      要是说开心可能就直接会被拉走,要是不开心可能也是结局不太好,这才取中说了还算开心,三种可能原来都是不好的结局。

      要还是这再被压榨,陈南生怕他会修为皆废。

      人被压制在屋檐下只能被屋檐束缚着,因为接受了她的保护。

      陈南生被拉着到了房间中。

      月灵玉转身对着陈南生道:“小师弟觉得这修炼之路应当如何?”

      陈南生提着的心一下就下来多了,道:“这个要看师姐的目标如何了”。转移话题。

      月灵玉往新换好的床单上一坐看着陈南生道:“小师弟的目标在那里?”上钩。

      陈南生自然是要站着的,道:“随缘吧,现在暂时没有想法,哼哼”。忽悠。

      月灵玉道:“也是,小师弟可有道侣?”这话是何意?

      陈南生一皱眉道:“还没有”。

      月灵玉突然就往床上一躺下,往后一退全身上了床。陈南生心里已经感觉不好了,不过还是要表面保持正定。

      月灵半身侧着手撑着头拍了拍一旁的位置。陈南生感觉已经没救了。

      陈南生没有动,月灵玉眼神看了一眼,道:“小师弟来嘛,我又不会吃了你的,昨晚我们就说好了的!”

      陈南生还是没有动,不过再不动可能就真的要玩。

      马上主动的脱鞋躺了上去,月灵玉一下就已经到了身上,有可能修炼之途就此断绝。

      陈南生赶紧道:“月师姐可以饶我这一次吗?可以不催动功法吗?”在求饶中。

      月灵玉一笑道:“小师弟觉得我会对小师弟干什么吗?”这都到陈南生身上了,实在是不敢不往坏处想啊。

      陈南生道:“自然是相信月师的,月师姐说不会干什么就不会干什么”。已经觉得没戏了。

      月灵玉上身已经和他贴着了,这仿佛就是修炼之途吧,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放弃,就算是没有希望。

      突然,月灵玉没有了多余的动作,一手在陈南生心口处,感受着心跳。

      陈南生自然的不能多动。

      这一刻时间好像定格了,陈南生觉得好慢,好慢,比之前还慢。

      两个时辰后,二人没事,这月灵玉遵守了承诺,陈南生终于感觉身体的恢复速度快了起来。

      他的春天来了,已经开始驱动功法吸收天地灵气,最多后日这神念就可以自动恢复了。

      到时候就可以跑路了。

      感受着这怀中睡着的月灵玉,陈南生继续在吸收着灵气。

      其实刚才陈南生慌了,这二人衣物一直在身,如何会再次发生什么,也是陈南生不太够冷静,这就是成长中的一环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