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BI

      就像西因士当初惹怒民众的话说的那般。

      好的钥匙能力者不一定是好人,同理好人不一定就能成为好的钥匙能力这。

      这两个概念是无法绝对转化。

      至此,围猎可以增加成功的几率但是围猎不一定会百分百成功。

      这说的就是妲斯琪如今的情况。

      ……

      一个人一个钥匙能力对战三个对手三个钥匙能力,这个情景确实有些悬殊。

      但是一个人两个钥匙能力者对战三个对手三个钥匙能力,这个差距突然变小了。

      妲斯琪的胜算增加了。

      *“看看这个天也不是什么好天,看看这个地也不是什么干净地。”

      妲斯琪走到自己的兑换机隔壁撑着它指了指下雨的天和泥泞的地。

      这种地面这种天气总让她想起自己小时候在金砂岛四处避雨的童年。

      说到这里,妲斯琪都不等对方开口,她抬脚剁了剁地面,地面的波浪骤然停了下来。

      构造本能是类似于潘收集的“扭计筛堡”的存在,构造本能考验能力者本人的脑内映像构造能力。

      “我们尾随你很长时间,你们制约型!”

      对方刚上前一步前来对峙时,大家所踩的地面突然往天空上一冲。

      大家都慌忙之间忙着稳住下盘,南部考生的话只被说到一半。

      玩过跳楼机吗?

      跳楼机突然升空的不适感就是此时脚踩那片泥泞土地的人那刻的所有体验。

      这个平面上的所有人看着四周残破的楼层从他们余光中快速略过,最后他们甚至看见楼顶缩影。

      妲斯琪控制自己脚底下的土地,这个平面就像拔地起高楼般颓然高升之后骤然停止。

      赛场上突然间升起一栋巨大的土楼,这个超常景观立刻引起白芝公馆高层的注意力。

      *“我们制约型?看来你们里面没有制约型,我放心了。”

      妲斯琪看对方虽然脸上有惊讶的深情但没被吓到,她猜测大家可能早有心理准备。

      这栋楼的前身是妲斯琪脑内的一个构造体。

      她只是提取了自己的想象再通过生育与大地之母把它制造出来。

      虽然这构造看似轻松,其实妲斯琪心里清楚,她这一役下来会非常疲倦。

      在平台上的诸位,运动的雨滴下,这显得他们的动作格外静止。

      土楼地底下突然响起疏疏声响,它内部像是有身体机能的怪物。

      除了妲斯琪没人知道土楼里面还有什么,所以大家还是不敢贸然行动。

      高手过招,谁先动手谁就失去本来的优势。

      妲斯琪尝过万象走廊的亏,但是在那次经历后万象走廊倒是给了她不少灵感。

      她在快速的镂空自己构造出来的土楼,她打算仿制一个机关无限万象走廊。

      就在她脑内快速把这栋土楼构造成功能媲美十叶不锈钢刀组的榨汁机。

      一旦这台巨型榨汁机被她构造完。

      这些南部考生掉下去,他们的命运就堪比进入碎纸机的废弃纸料——被碎成渣。

      “她在重组土楼内部。”

      对方不是吃素的,看着对面的考生眼珠一转。

      有人的感知领域已经发现了土楼内部的形变。

      大领域感知,是单体型和精神型的专利。

      想到这里,妲斯琪的构造速度加快了,随着脚底下那种轰隆隆的构造声愈发愈响亮。

      对面的考生们脸色微沉,他们在后悔盯上了自己吗?

      不大可能是。

      他们仅仅是觉得失态棘手罢了。

      对方的钥匙能力发动,感觉到自身的感知领域出现水波纹涟漪,妲斯琪看到对方开始行动。

      一考生一马当先冲向她,从对方的速度来看可能是有单体型成分的钥匙能力者。

      看着对方跃起抬脚对着自己飞跺而来,妲斯琪双手“红靴”加持。

      她双手交叉对准对方的腿用力一挫。

      看着对方一脚跺在和自己近在咫尺的地面上。

      那位考生双脚触地立刻把地面钻跺出一个泥水飞溅的坑。

      妲斯琪飞速后退,她一面后退一面用“摘星之手”对着与她距离最近的考生一摘。

      现在她周边三个人同时行动,妲斯琪必须雨露均沾。

      她用“摘星之手”捉住的考生被她有意的摔向他的同伴。

      她的“榨汁机”还没造好,她还需要时间。

      就在她暂时解决了两个准备逼近她的考生时,她意识一阵被海潮拍打的眩晕感。

      不用问,这里有精神型!

      妲斯琪紧急伸手向身后猛然一推,地面拔起的土墙对着妲斯琪背对的那位能力者一路隔去。

      感受到对方破墙而出,精神型根本不具备攻击实体的能力。

      自己身后的那位压根不是精神型能力者!

      妲斯琪用“摘星之手”把兑换机兑换出来的“爆裂娃娃”握在手中。

      她要快速找出那位精神型。

      想到这里,妲斯琪捏着爆裂娃娃往摔在一起的两个人冲去。

      榨汁机差一点就能构造完成。

      妲斯琪一掐娃娃,娃娃爆发出难听笑声,她对着铲过来的战车扔出鬼叫娃娃。

      很可惜,对方压根不接招,看着对方快速的避开膨胀爆炸的娃娃。

      这个可能是单体型或者混合型能力者。

      妲斯琪刚手握第二个爆裂娃娃。

      她的意识出现了恍惚,剩下那个一南部考生一定有鬼!

      感受到自己的世界突然慢了下来,妲斯琪心里焦急。

      她要快点挣脱这个精神束缚。

      妲斯琪拿着开始膨胀贱笑爆裂娃娃准备砸向自己脑袋的手突然变道,她一个娃娃就往身后送。

      爆裂娃娃在她身后正式炸开,就在她意识继续被精神潮汐拍打时。

      她刚才用土墙隔开的能力者使用能力准备打她视觉盲点。

      对方被她突然后送的“爆裂娃娃”正中,其感官当场强制封闭。

      听到身后一个人轰然倒地的声音。

      妲斯琪“摘星之手”和“红靴”同时发动。

      这次她要摘的对象是自己唯一不确定钥匙能力类型的最后一位考生。

      对方被她突然变道的举动打得措手不及,感受着对方的脖子瞬间被抓在自己爆起血筋的手中。

      身无二两肉手无几分力这确实是精神型能力者的特征,妲斯琪额头青筋爆起。

      精神型能力者的精神屏障厚实,用“爆裂娃娃”打晕他们就需要重复像对付阿歪的所有步骤。

      为了不浪费珍贵的“爆裂娃娃”,妲斯琪决定用物理办法让对方陷入昏迷。

      她额头出现毛细血管爆裂的外置血痂。

      她要用自己强化后的额头砸晕这位可怜的精神型考生。

      对方被妲斯琪用力的握着脖子,他顶着窒息的恶心感刚想夺取她精神。

      谁知道妲斯琪很显然淤红异常的头槌一头下来。

      看清楚眼前光景的南部考生双眼瞪圆眼睁睁的看着石头碰鸡蛋。

      这对方的精神还没成功占领,那位精神型考生顷刻间就被一头磕至自闭。

      一声头骨相撞的声响,妲斯琪看着对方抽搐了一下两眼渐渐上翻。

      这个考生身子一沉,他像是剥了筋般软软的跪了下去。

      妲斯琪知道自己的优势,她也知道自己的劣势。

      她的优势是钥匙能力具有奇袭特效。

      她的劣势是奇袭特效会在对战时长拉开后悄然消失。

      制约型的能力分支太泛了,和人打配个太适合,可是单挑真的太难。

      所以,为了保证自己能够脱身,妲斯琪需要对他们开展特快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