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人app污相似的

      说实在的。

      赵云龙不太相信眼前的一白六黑会这样做,不相信这七个人敢在大白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作死绑架人,装作没有看到长发女孩的求救眼神。

      他决定如果事情不对劲的话,就第一时间帮对方打报警电话,也算是尽到一个好市民该尽的义务了。

      “好了,大家没事别乱看热闹。”

      为首穿白衣服人皱眉对边上看热闹人群喊了一句,然后低身恭敬对坐地不肯起身的女孩说:“小姐,您跟老板斗气很正常,但是您不能为难咱们。您们是父女,之间就算在怎么闹也不会有隔夜仇,但是我们几个不同,我们是打工的,您这样做的话,我们几个随时会丢掉饭碗不说,还会让家人三餐不继。”

      长发女孩不承认说:“我压根就不认识你们的老板,你们的老板之所以叫你们来抓我,就是因为贪图我的美貌。”

      “唉!”

      白衣服人听到长叹一声,无奈走到跟前说:“小姐,竟然你还是这样倔,那我只能得罪了!”

      他说完亲自抓住女孩的胳膊,试图将她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其余六个黑西服人看到老大动手,没敢迟疑。

      他们一起围了上来,想要控制好这位有些调皮的大小姐。

      赵云龙和四周人群看到一白六黑七个人对女孩子畏手畏脚,动作如同屠夫挑豆腐一样一点重手都不敢用,知道白衣服人真的没有说谎。

      “我就说朗朗乾坤怎么会有恶性事件发生,原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出逃,豪门世界跟我们这些人的世界还真是不一样……”

      很多人明白过来,放下准备报警的手机,津津有味看电视剧里面才有的画面。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没想到我这样的穷屌丝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电视剧里面才有的好戏。”

      赵云龙也一样。

      他第一次见识到狗血真实版豪门闹剧,兴致勃勃看对方“表演”。

      六个黑西服人可能是以前张扬惯了,当中一个觉得一边站着的赵云龙有些碍事随手扒拉了他一下。

      说真的。

      赵云龙完全没想到黑西服中的一个人会拨弄自己,惊愣中胳膊一甩不小心撞到平板车车沿上,手上戴着的那串佛珠当即散掉,哗啦一下掉到地上的泥土中。

      他反应过来立即蹲下身子,将沾满发硬泥土的佛珠捡起,小心翼翼擦拭-干-净,还对着阳光看了看,这才认真的揣到口袋里。

      十几秒后。

      长发女孩反抗无效被强制押着走人。

      她双眼满是不甘,愤恨看着无视自己的一白六黑。

      “弄坏东西就这样大刺刺走人,有钱人的手下果然跟电视剧里面一样牛逼轰轰!”

      赵云龙看到一白六黑就这样离开决定向这几个人要个说法。

      他对几米远的七个背影低沉说:“喂!我说你们几个,真的很不地道啊,大白天玩绑票的狗血戏码跟我没关系,但是无缘无故弄坏我的佛珠大刺刺走人就不对了。”

      白衣服人听到身后响起的说话声站住回头。

      他看了一眼说话人不出声,从怀里掏出钱夹,抓出一把票子随意丢到了地上。

      “前面扒拉我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羞辱我!”

      赵云龙看着快速落地的红色钱币皱了皱眉,眼神渐渐变化。

      他看到边上正好有一颗小石子,嘴角微微翘起,左脚直接踢了出去。

      咻…

      小石子消失在地面。

      它出现在一个黑衣服人屁股后面。

      不知道那位弄断了佛珠的黑西服人是不是就是这么倒霉,这颗石子正中-菊-花-。

      他捂着屁股跪地,痛到呲牙裂嘴。

      “有希望了!”

      长发女孩看到有人出手攻击身边的人立即知道机会来了。

      她扭头对赵云龙喊:“大哥,是我啊,快救救我,我按你的要求带着面具来这里,你怎么就装作不认识我了?我卡上还有三十万呢,你这样不出声我就无法把钱给你了啊。”

      “啊?什么?什么三十万?什么无法把钱给我?!”

      赵云龙蒙圈看着满嘴谎话的长头发女孩。

      他真的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

      长头发女孩看到赵云龙的样子好像想起什么。

      她不满埋怨说:“大哥,不是我说你啊,你怎么不把手机里面的相片删了?难道等着给警方留下证据好抓你?”

      剩下的五位黑西服人听到小姐说的话,还没等赵云龙说咱俩没关系,我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你之类的话,直接围了上去。

      他们不想跟先出手伤人并且好像是要绑架小姐的人说理。

      现在只有开-干-才能搞定一切。

      “我靠!”

      赵云龙终于反应过来。

      他郁闷看着几米远的长头发女孩想:“奶奶的,这个妞太狠了吧,竟然直接把我抹黑成真正的绑架恐怖份子,看围住自己的五个黑衣服人样子,现在我是跳脚黄河都洗不清了啊。”

      说真的。

      赵云龙真的没想到会莫名其妙被第一次见面的长发女孩污蔑,超级无语看着她。

      他明白现在无法善了,抬头望天无奈想,这个时候出手伤人的话,师傅在天上就算看到了,也应该不会怪怨自己,反正自己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

      五位黑西服人没有说话对视一眼同时出手。

      他们分别攻向赵云龙的上中三下路,完全封死他的所有退路,一看就是地道的练家子。

      “呦!不错……”

      赵云龙满意点头称赞对方的身手。

      他错字出口,身子突然一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过五人打过来的拳头,抬起的右脚顺便踩出去五脚。

      急速残影中。

      啪啪啪啪啪!

      五道响声同时响起。

      五位黑西服人的脚背同时被赵云龙右脚踩中。

      说句不好听的。

      这五位黑西服人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当然了,这个幸运是相对于第一位被爆了--菊--的那位,因为他们仅仅是被赵云龙给踩了脚。

      不过!

      这个踩脚可不是一般的踩脚。

      五位黑西服人额头狂冒冷汗坐地,双手死死捂住发出剧痛的脚背,疼到瑟瑟发抖。

      他们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吃亏。

      “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这么扎手的人!”

      白西服人看到手下的样子瞬间知道遇到硬茬子,眉头皱了起来。

      他不知道赵云龙是不是故意真的准备要将大小姐给绑走,根本不相信随意碰到的一个人身手竟然会这么了得,决定出声问弄清楚对方底细再做打算。

      “朋……”

      白西服人的“友”字还没有出口,眼前一花发现几米远的赵云龙竟然到了面前。

      他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鼻子一酸,好像鼻孔被人给插了一下。

      紧接着,他又觉得双眼一疼,赶忙将眼睛给闭上,好像即便是闭上,眼前又冒出来好多的金星。

      赵云龙捅完白西服人鼻孔,弹完他眼睛,挥起右手在他脖颈上轻轻一砍。

      “你……”

      白西服人只说出一个字就老老实实的躺了下去。

      赵云龙与双方接触时间,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三秒。

      就是这白驹过隙的时间。

      六个黑西服人跟白西服人全部被撂翻。

      四周围观人群完全没有看清楚赵云龙是怎么出手的,只知道抓长头发女孩的一白六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真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那个年轻人的武功竟然这么厉害!”

      “身穿普通衣服推着平板车,怎么看都像是送货的苦力,没想到身手这么恐怖!”

      “这个人太可怕了,我刚才完全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

      四周围观人群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传说中的世外高人,难以置信看着赵云龙。

      “搞定!”

      赵云龙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从地面散落的钱堆里面找出一张五十元钞票,然后在口袋里翻出三十块零钱扔到地上。

      他起身对四周震惊看着自己的人群说:“大家刚才都看到了吧?我刚才的行为和动机以及还击力度都是属于正当防卫范畴的。地面上的钱我也不要多,只要这二十块,回去买根好一点的绳子串佛珠。走了、走了,大家不送不送啊。”

      赵云龙说完推起板车用最快速度往家方向前进。

      看戏人群看到表演“圆满”结束,小声议论刚才看到的事情。

      他们直接无视掉地面上的数十张红色钞票。

      事件原本的主角。

      那位大小姐此时非常傻眼,呆呆看着几米远的战场。

      不!

      正确的说。

      大小姐是彻底懵掉,震惊到不会说一个字。

      她完全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画面。

      这些人可是爸爸精心给自己挑选的保镖啊,咋变得这么稀松,一下子就被全被人给撂倒了?

      大小姐为了确定是不是做梦,伸手掐大腿。

      她感觉有些疼,为了确定自己真不是看差了,又揉了揉眼睛。

      真的没有看错!

      大小姐看到身边的保镖们捂屁股的捂屁股,脱鞋揉脚丫子的揉脚丫子,昏过去的接着昏,嘴巴张开久久不能合上。

      她还处于刚才画面带来的震撼中,没有发现自己诬陷的“绑架犯”已经不见踪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小姐终于回过神。

      “那个人呢?他去那里了……”

      大小姐发现赵云龙不见,立即望四周寻找。

      她看一下发现没有,注意到远处地面上有浅浅往远处延伸的两条车轮印,想起刚才赵云龙身前的平板车,立即往他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