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por超碰

      “让我来看看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村子里会发生什么。”

      总结完毕,长风一时心血来潮,开启万花筒写轮眼。

      缓缓转动的左眼,开始将预知到的一幕幕,反馈回脑海里。

      忽然间,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眉头也忍不住轻轻皱起。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看到了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之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长风瞬间没了泡澡的心情,裹着白色浴巾走出浴室。

      刚才使用预知未来的能力的同时,长风的脑海里,也出现了部分闪回现象。

      也就是在使用左眼观察的时候,不仅能够看到未来发生的事情,也能顺带看到一小部分,在短暂的过去所发生的事情。

      他看到,大约十五分钟之前,宇智波止水在根组织的总部与团藏见面,并接受了调查云隐使者事件的任务。

      而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止水的调查对象,居然是宇智波富岳!

      很显然,止水把富岳当成了第一嫌疑人。

      “当时的小疏漏,居然会造成这样的影响……”

      长风坐在沙发上皱眉思索。

      根组织的人之所以会发现凶手不是日向日足,必然是因为自己使用了火遁,且在现场留下了痕迹……

      但当时日向日足和其他人赶来,自己也没时间去清理现场。

      团藏老贼看穿了这一点,打算趁机利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来对付宇智波一族么……

      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越是不想它来的事情,却反而来得越快!

      话说回来,团藏真的不愧是老银币,这样都能被他抓住机会整宇智波一族!

      每天活在高层的猜忌和频繁出手打压之下,根本不知道,哪天一不小心就被阴了。

      面对如此巨大压力,宇智波一族不造反才怪了!

      把王者号完成了青铜,木叶这几位高层,真的让人佩服得十体投地……

      幸运的是,止水只是奉命调查富岳和其他宇智波高层,并未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但目前只能看到一个小时以内发生的事情,再远的就没办法了。也不知道事情最终,到底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算了,担心也没有用,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变强吧!拳头硬才是王道!”

      一念及此,长风匆匆穿上衣服,快速出门而去。

      ……

      宇智波族地中部,族长府邸。

      “是止水吗?”

      宇智波富岳的声音,从風雨文学顶上的止水心中暗叹一口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不管自己如何隐藏气息,在富岳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前,如此近的距离还是很难不被发现。

      所以止水刻意主动暴露自己的存在。

      “咻——”

      他从屋顶上翻身而下,进入书房之中。

      “富岳大人。”

      对着富岳恭敬行了个礼,止水目光快速在书房里一扫。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有事吗?”

      富岳并未注意他的异常,起身看着止水问道。

      “的确有一件事情,要来向您汇报。”

      “哦?”

      “是关于云隐村使者遇害的事情。”

      止水一边说,一边细心观察富岳的反应,而后者闻言,则是眼神一动,不经意地皱了下眉头。

      根组织耳目众多,情报手段非常出色。

      自己安排止水潜伏在木叶高层身边打探消息,难道说,高层已经得知了什么吗……

      不会是关于己方近期的计划行动吧?

      富岳这小小的举动,被止水完全捕捉,他不动声色继续开口。

      “根组织在现场找到了一些线索,这些线索指向的是杀害云隐使者的真正凶手。”

      “什么意思?”

      “你是说,杀死云隐使者的人,不是日向日足么?”

      富岳心头一松,但眉头却反而皱得更加深了。

      高层一直对宇智波充满警惕,直觉告诉他,止水这番前来,恐怕是得到了高层针对宇智波一族的消息。

      不太妙!

      果然,止水立刻点点头。

      “是的,团藏让我来负责调查这件事情。”

      “目前从根组织手中掌握的证据来看,真正的凶手,似乎来自我们宇智波一族。”

      “富岳大人,您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

      止水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着富岳。

      果然看到富岳听完这些话之后,表情开始迅速发生变化。

      “宇智波下的手?”

      他两眼一转,快速思考。

      “团藏这是打算栽赃陷害我们?”

      富岳脸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心里首先想到的,就是团藏打算把这次的事件嫁祸给宇智波一族。

      从事件爆发开始,他们就想过这种可能,没想到想什么就来什么!

      可恶!

      一瞬间,他内心升起怒气。

      “不,恐怕不是的。”

      “我亲自检查过了,杀死云隐使者的凶器,的确是我们警备部队专用的苦无,另外一个则死于火遁忍术。”

      “目前的证据都指向……”

      “止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把苦无能说明什么问题?想要伪造的话,以根组织的手段完全能够做得到!”

      “再说了,火遁忍术也不是宇智波一族专有的吧!其他忍者难道就不会使用火遁吗?”

      富岳终于按捺不住了,音量提高了两分,并且怒气溢于言表。

      听止水的语气,似乎他相信团藏的说辞!

      难道这家伙不知道,宇智波一族和团藏之间的关系向来十分僵硬,彼此完全不对付么?

      如今宇智波一族,被迫迁移到木叶村的边缘地带,备受村民们的排挤,说起这样的处境,团藏可是功不可没!

      见到富岳如此反应,止水神色微微一怔,眼眸中的异芒一闪而逝。

      每一次提起团藏大人,富岳大人的反应都如此激烈呢。

      宇智波一族绝大部分的族人,对高层的不满与日俱增,和富岳大人采取的对立态度也不无关系。

      身为一族之长,却带领族人和村子搞对立,破坏难得的和平稳定,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止水的内心,此刻充满失落和淡淡的失望。

      每一次和富岳见面,他都会生出这样的感觉,同时对自己家族的认可,也随之淡漠几分。

      此时富岳意识到自己激动了,脸上的表情迅速舒缓。

      “抱歉,我语气重了一些。”

      “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也是宇智波的族人,止水。”

      他深吸了口气,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缓和语气又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