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xvideosinchinese

      晚上十点,张观澜等四人回到家。

      天禄“滋溜”一声钻到猫猫宠物房里,太白金星见状就势往沙发上一趟,“嘿嘿,白泽帝君不好意思,我要睡觉了。”

      白泽本来的确打算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的,但见太白已经躺下,只好挪到一旁的凳子上坐。

      张观澜道:“我去书房看会书!”

      看书对张观澜来说是休息和思考最好的方式,当他沉浸在读书状态中时往往能忘却时间以及外界的一切,只将注意力放在他需要关注的点上!

      时间一晃一个小时,当张观澜从书房走出来沙发上的太白金星已经打起小呼噜,不过白泽倒是还在看电视,他似乎很喜欢电视节目。

      “还不睡?”张观澜随口道。

      “嗯!”

      张观澜没再理会白泽,而是走到餐厅,从家里冰箱取出一瓶酸奶,往卧室走去。

      张观澜的卧室有阳台,他决定到阳台上把酸奶喝完,然后睡觉。

      “主播!”然而张观澜喝着酸奶的时候白泽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啊?”张观澜一愣,急忙回头,就见白泽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张观澜道:“你怎么进我卧室了?”

      “我没进你卧室。”白泽道:“我直接到的阳台。”

      张观澜满头黑线,“那什么,你有事吗?”

      “主播!”白泽直勾勾地盯着张观澜,突然一句话都不说了。

      张观澜的小心脏噗通噗通跳着,目光在白泽的眼睛、鼻梁骨、鼻尖和嘴唇上来回浮动,完全没有焦点。

      长久沉默之后,张观澜突然叹息一声,“我猜你是猜到了!”

      “是的,我猜到了。”白泽道。

      “嗯。”张观澜缓缓低下头瞧着自己脚尖,“毕竟是你!”

      “那咱们还打哑谜吗?”

      “不打了!”张观澜道:“我坦白,我的确没有跟奎木狼说实话,非但如此,我还进一步挑动奎木狼心中的怒火,叫他更恨西方教!”

      白泽眉头轻皱,“你在助力第三方势力?”

      张观澜点头。

      “说说你的意图!”

      张观澜道:“我考虑了一下,第三方势力要挑拨西方教和截教势同水火,他们好渔翁得利,这一计划同样适用于咱们。”

      “是,西方教和截教势同水火,这于天庭开展封神有利!”

      “所以咯,我就顺水推舟,叫奎木狼认为打伤他的的确是西方教的人,那么截教弟子自然会同仇敌忾,不会加入西方教阵营,最终争夺这些人力资源的就只是咱们和第三方势力!”

      “可是第三方势力是谁,咱们还不能完全确定!”白泽道:“敌在暗,我在明,怎么与他们争夺?”

      “所以我才不将目犍连、尸弃是假冒的这件事告诉奎木狼!”

      白泽眼中精光一闪,顿时想明白了,“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没错!”张观澜道:“第三方势力不是想叫奎木狼认为打伤他的是西方教的人嘛,好,我不揭穿,让他们的计划照常进行,如此一来截教和西方教就势同水火了,第三方势力的计划就成功了。然后他们就该拉拢截教弟子了吧,不管他们使什么招,总之得行动,只要一有行动,他们就不在暗处了。相反,第三方以为咱们没识破他们的计划,但其实咱们识破了,于是当他们在拉拢截教弟子时,咱们暗中观察、收集资料,了解他们的一切,如此一来咱们就变成在暗处了!敌明我暗,局势对咱们有利!”

      张观澜在说话的时候白泽连连点头,等张观澜的话说完白泽感觉自己都快变成磕头虫了,他不得不感叹,“主播,你是玩阴谋的一把好手啊。”

      张观澜笑道:“这算什么阴谋,我不过将计就计而已!”

      白泽道:“我现在相信一句话了!”

      “什么话?”

      “说相声的哪有好人!”

      “呃!”张观澜表情略显尴尬,“那其实是舞台上的自嘲,不能当真。”

      “明白明白,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不过我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本来白泽被张观澜说得激动了,表情异常丰富,可现在他说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表情顿时又变得严肃,目光也逐渐深沉。

      张观澜道:“我知道,你想问我为什么对你们隐瞒!”

      “不是隐瞒,是欺骗!”白泽道:“你说你对奎木狼说的是实话,但其实你没有,这是欺骗。”

      张观澜尴尬挠头,想起自己之前呵斥白泽、天禄、太白金星时的场景。当时大家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不再对彼此隐瞒任何事。可现在张观澜到底对白泽三人隐瞒了没对奎木狼说实话的事情。

      “好吧,我错了!”张观澜坦言,“我之所以对你们隐瞒是因为我对这事情没把握,其实当我说我去见奎木狼的时候我还没确定自己究竟要不要对他说实话,等我见到他,在言谈当中我才决定助力第三方,不将事实说出来。等我从屋中出来,你问我是不是说了实情,我随口回答是的,那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你们开口,只好先瞒着。就这么简单!”

      白泽微微点头。

      张观澜道:“你这家伙既然当时就看出我在说谎了怎么不揭穿?”

      “我没看出来!”白泽道。

      “嗯?”张观澜挑眉,“那你什么时候猜到的?”

      “你喝茶的时候用手挡住了眼睛记得吗?”

      “记得!”张观澜道。

      “这个动作有点多余,我觉得奇怪。”

      张观澜满头黑线,“你是通过这个动作猜到的?”

      “不,我就是觉得这个动作奇怪,我其实并没猜到什么?”

      张观澜愕然,“你的意思你没猜到我其实没对奎木狼说实话?”

      “没有!”

      “那你刚才盯着我那么久不说话做什么,我以为无声的审问呢,还说什么你猜到了,这都是啥意思?”

      白泽道:“我刚才看电视,一个心理节目,说你盯着熟人时间长点,故作深沉,熟人心理防线就会崩溃,会交代隐瞒你的事情,我就是拿你试试,没想到真管用!”

      张观澜无语,自己这才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